AE中国

《歌者》-第四章6

二月红hong 发布于 08月15日 阅读 346 本文共11121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28分钟。

以AE为技术背景的长篇科幻小说《歌者》,已获得作者授权在本站连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相关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作者:xixuesky

《歌者》-第四章6 小说 第1张

《歌者》-第四章6

 

回到公寓的时候,外面下起了大雪,这是北京的第一场雪,来的很突然。在停车场,沐云霏谢过王林之后,就独自上楼了。她走的很快,她知道等王林停好车,再赶到电梯这里至少需要几分钟的时间,而这几分钟,足够她按下电梯然后坐到自己家里的沙发上了。

王林住在沐云霏的楼上,他们这个小区属于高级公寓,上下就只有三层住户,每层都是标准的复式结构,因此也只安装了一台电梯。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回家的时候也必定乘坐同一个电梯。现在早已过了下班的时间段,在这个时段她和王林一起回来,万一碰到了他的老婆,未免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但有时候就是这样,你越担心会遇到糟糕的事情,就越会遇到最糟糕的情况。

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沐云霏还是看到了那个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女人。王林的老婆正带着孩子从外面回来,手里拎着一大堆的零食,看到沐云霏进电梯,忙让孩子喊阿姨好。

沐云霏和她有过数面之缘,但不知道王林和他老婆讲过多少关于自己的事情,沐云霏对着孩子和母亲笑了笑就赶忙回身按下了楼层选择的按钮,门关上的一瞬间,沐云霏看到王林还没有赶来,长须了一口气。

洗澡的时候沐云霏特意将水温调的很低,冰冷的水冲刷着她的身体,也在冷却着她每一根过热的神经。但,在这寒冷的冬季,水温还是太冷了。她裹着毯子,捧着热茶,在沙发上卷缩着身子,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沐云霏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她是一名职业律师,她的生活严格的遵循着每一条法律法规,即使在那些法规没有要求到的地方,她也是以最高的标准要求自己,这是她的职业习惯,她不愿意给人抓住任何一个把柄,说她做的不够完美。

但今天她觉得自己做错了,她不应该要求王林陪伴自己去公园录制舞蹈,他是有妇之夫,自己这样做是在破坏别人的家庭,虽然他们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是王林?

门铃声把沐云霏刚才胡思乱想的东西一扫而空,她甚至带着一些期待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稍作梳理就去打开了大门。

“张晓明?怎么是你?”

“瞧你这说的,你以为会是谁?你在等人?”

“没有,没有,你进来坐吧。”

张晓明是沐云霏在律师事务所的搭档,他们在一起共事了好多年,彼此都很了解对方的习惯,私下也是非常好的朋友。

“喝什么,我给你去倒”

沐云霏在冰箱里翻找昨天刚买回来的咖啡豆,他猜到张晓明会要咖啡。

“咖啡吧,加奶,三分糖,放点冰块里面,凉下来后记得把冰块去掉。”

“你真是不客气啊,你当我这是奶茶店呢。”

“我们之间,还需要客气嘛。”

“这么晚了还喝咖啡,你也不怕睡不着。”

“云霏,你真健忘,今天是周六,明天不上班。”

“不上班,你就不睡觉啊,不陪你那个小女朋友?”

听到女朋友三个字,张晓明沉默了,沐云霏也感到了张晓明的异样,问道。

“怎么了?又和你女朋友吵架了?”

“我跟她分手了。”

“又分手,你们怎么老这样。”

“这次是真的,不是开玩笑。”

“为什么呀?”

“不合适呗,还能为什么?”

“你少来,你们相处了这么久了,有什么不合适的。你说说到底是为什么?是不是因为房子的事情。”

“是啊,我哪能像你这样。能住的起这么高档的小区,能买得起这么大的房子。”

张晓明说着踱步到了阳台,沐云霏住在这栋楼的第二层,但并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第二层。这个小区在设计的时候,故意将空间利用率做到了最小,有一层多的楼高被设计为镂空的停车库。在车库上面还有一层也是不住人的,这一层是用来安装整栋楼的供电,供水以及空调系统。

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证入住业主的生活品质,不会像其他那些拥挤的小区那样感到压抑,也永远不会停水和停电。

从沐云霏家里的阳台往下看去,是有四五层楼的高度的,熙熙往往的车流也能尽收眼底。

“哎,中国的住房问题,确实压垮了年轻的一代人,他们过早的背负上了沉重的担子,步履维艰,在高傲的心气,天马行空的梦想,在现实面前,也只能怦然坠地。”

“不过很多事不能因为感觉无法企及就放弃,事物总是往好的方向在发展,自己先尽力去做,剩下的也许慢慢的就水到渠成了。”

沐云霏端着咖啡,走到张晓明面前,用搅拌咖啡的棒子挑掉了里面的冰块。“您的去冰卡布奇诺。”

“谢谢。云霏,你不懂,你是命里贵人,一生下来什么都有,你和我们不同。”

“有什么不同?”

“有什么不同?这么说吧,云霏,我的工资,18000块钱,在北京这个收入不算太低,但干这行,也就这么多了,你是知道的。我要是想买个像你这样的房子,我得不吃不喝存够200年的钱,这200年,房价还不能涨,人民币也不能贬值,可即使是这样,我也活不到200岁啊。”

“那你有什么打算吗?你一定要在北京买房?能不能考虑去附近的城市呢,现在城际高铁这么发达,到周围的城市就和坐地铁一样方便。”

“云霏,这其实不是钱的问题,上次那个新能源汽车的案子你还记得吧?”

“记得,方向盘失控,撞死了好几个人吧?说是设计缺陷。”

“对,就是那个案子。那天老冯找到我,说我抓住这次机会就发达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让我给那个公司做假证,和他们一起诬陷那个司机,把这一切都归结于她的操作不当。只要给他们打赢了这场官司,那个公司就会付给我一笔巨额的报酬,这笔报酬,是我三十年的工资。三十年的工资啊,天知道我还能不能再干30年。”

“居然有这种事情,你没跟我说过啊,但你拒绝了他们,对吗?”

张晓明看着沐云霏,举起杯子,喝了一口手中咖啡继续说道。

“你知道吗,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他们,因为我知道我不能做这样的事情,我所接受的教育也不支持我做这样的事情。但我一回头,就看到了我的女朋友,她在身后看着我,如果我有了这笔钱,我可以解决所有的个人问题,我也可以在北京买房,我也可以有自己的家庭,我也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后来在庭审之前,我见到了那个女司机,她是个单亲母亲,在法庭外面,他抱着自己女儿,她女儿哭着问她会不会坐牢,如果妈妈坐牢,她就没有妈妈了。那个女司机没有回答,我能看到她强忍着的,没有流出的泪水。即使这样,她也没有想过向他们妥协。”

“她一个女人尚能做到如此,我堂堂的七尺男儿,难道就能做出这种龌龊的,破坏别人家庭的事情吗?为了自己的家庭,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如果我真的那样做,我想我会一辈子受到良心的责备。”

“所以后来,我选择把老冯和那家汽车公司送上了被告席,老冯万万没想到我会在临了倒打一耙,估计要恨死我了。但我宁愿被恨,也不愿意昧着良心活一辈子。”

“晓明,我一直都知道,你本来就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张晓明看着马路上穿梭的车流良久。

“云霏,你说这个世界,为什么变会这样,不该贫的贫,不该富的富,那些富人有了钱,还想更有钱,他们不想承担一点社会责任,不仅如此,他们还要去欺负那些穷人,人怎么能够坏到这种地步。”

“你看看这个吧。”

沐云霏背靠在阳台上,打开着手机相册,递给张晓明看,相册里拍摄的是一些战争后废墟的照片,在一个倒塌的屋檐辺,一个女人被落石卡在屋檐下,她自己也快要从高处跌落,但手里还死死的拽住一个婴儿。

后面还有段视频,也是这个女人,她是一名医生,在残破的医院里,背着孩子,在枪声和哭喊声的交杂中抢救着其他的伤病。

“这段视频,是我的一个朋友在叙利亚拍摄的,他是一名战地记者。被拍摄的这个女人叫作哈姆,在空袭中被困在废墟里,仍死死抓住7个月大女儿的衣服,不放弃救她。她获救以后,没有躲起来,而是凭借自己的知识和能力去帮助更多在战争中受到伤害的人,她背上还背着她七个月大的孩子”

“那个母亲在废墟中,抓住她的孩子,她自己随时有可能被乱石给卷下去,但她不肯放手,为什么?因为她爱她的孩子,犹如爱自己的生命一样。但即使那样,她任然选择背负着这双份的爱,去拯救别人。为什么?因为她心中有爱,那位母亲放下了恐惧,放下了对外界恶劣环境的仇恨,才能如此的镇定。”

“晓明,这个世界存在着许多丑恶和肮脏的事情,但毕竟还有美好的部分,好人和坏人一样多。我们的国家之所以要建立这么严格的法律程序,我们的目的,就是要用法律,去保护每一个好人。让他们不受到坏人的欺负。”

张晓明把杯中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杯子里还剩余两块没有融化完全的冰块,显然是沐云霏疏忽了,他看着从冰块上反射出来的霓虹灯光,笑道。

“我牙齿不好,受不了过冷过热的刺激,这冰块,对我来说,就像恶魔一样,但如果没有它,我也享受不了这美味的咖啡。你说的对,云霏,这个世界的美好需要我们共同来守护。这也是我们的责任,我知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的,谢谢你,云霏。”

“你想通了就好,给你女朋友打个电话吧,关心一下人家,情侣之间,不是应该共渡难关吗。”

张晓明离开的时候外面的雪更大了,北京城不知道多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了,天上的雪好像抖棉花一样抖下来,雪花落在地面上已经没过了鞋底,但他的每一步都比来的时候更加的坚定。

【同一时间,北京,雷家大院。】

石佳明的坐的红旗车一直行驶在落满白雪林间小道,已是寒冬时节,室外的气温降低至零下,汽车一直行驶在落满白雪的马路上,车轮压过埋在雪里的落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这个小区这么大啊,没想到在北京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还隐藏着这样规模的四合院建筑群。”

“石博士,还没有到呢,这里是小区的外围,一会儿进了内院,汽车是没有办法行驶的,我们就只能下车步行了,然后再步行十几分钟,就能达到目的地。”

“哦”

十分钟后车停了下来,大院的门口的两尊石狮上落满了雪,两边的院墙一眼望不到尽头,墙头足有两层楼的高度,这一定就是小区的入口了。石佳明走下车,披上外套,正想让司机带路,远处一个女人向他们挥了挥手。

这女人的个子不高,披着身纯白的毛绒大衣在雪里慢慢的蠕动,她这一身白几乎和大雪融为一体,若不是她刚才对石佳明挥手,石佳明也注意不到她。

那件大衣对她来说可能太大了,远远的看去,就像一只在雪地里蠕动的大雪人,等再走近些,石佳明才觉得这女人好像在哪见过。

“石博士,你好。”

女人走到石佳明的面前,伸出一只纤细雪白的手臂同他握手,石佳明看着这女人的脸愣了一会,等反应过来也伸出手来同她握手。

“怎么,石博士,不认识我了。”

“你是?小雷?”

“是的,是我。”

“你是女孩子啊?”

“您,没有想到吧。”

“这真是没想到,竟然没有发现朝夕相处的帅哥居然是个女孩子。”

“虽然我们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在工作。但我知道,您,只专注于技术,对其他的事儿并不那么关心,您看不出来也是情理之中。”

雷晓文对司机示意这里有她就行了,司机向她点点头,表示明白了,便开着红旗车离去。

“石博士,从这里到我住的地方还要走十几分钟,那边有代步机,不过今天气温太低了,路上的积雪颇厚,使用代步机不是很安全,还得烦劳您步行一段了。”雷晓文指着不远处几个正在充电的代步机器人对石佳明说道。

“没事的,这几年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研究所里,也好久都没有呼吸过户外新鲜的空气了。正想走走,也好欣赏一下这难得一见的雪景。”

“也是,北京有好几年都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了,您这边请”

石佳明跟着雷晓文往四合院建筑群的里面走去,现在走近了看,这片四合院建筑群比刚才在车上看去规模要大的多,而且到处雕梁画栋。他四处张望,总感觉这种复古型的四合院建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石博士,您是不是觉得这里的建筑风格很眼熟。”

“嗯,是的,我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同,就是感觉和北京其他地方的四合院是不同的。怎么说呢,这里感觉更有气派一些。”

“这些,是样式雷。”

“样式雷?”

石佳明的脚步略作停顿,思考了一下,好像听谁提过这个名词。

“对,和您府上的那些,一样。”

哦,石佳明这才想起来,当初伊甸园在设计的时候,有相当一部分的建筑和这里的建筑风格完全一样,难怪他觉得那么眼熟,同时他也想到了更多。

“小雷,我记得当初伊甸园的设计稿,是你负责的吧?”

“对,是我设计的。”

“你是样式雷的后人?”

“是的,我一直以为您知道这件事呢。”

确实,按照常理来说,这并不难判断。只是在那个时候,石佳明和张璇一直沉浸在幸福和快乐之中。张璇去世以后,他就更加没有心情去想这些旁枝别叶的事了。

“石博士,您知道样式雷是什么吗?”

“知道一点,据我所知,样式雷是清朝的时候非常大的一个建筑世家,只给皇帝设计庭宫别院,没想到能传承到现在。”

“您说的没错,看来你对我们还挺了解的。”

“哦,不,我也就知道这么多了,还是听别人说的。”

雷晓文一直走在石佳明的前面,这时也停下脚步,回眸看了一眼石佳明,笑道。

“我们家族,传承了几百年,传到我这里,已经历经了几代的王朝变换。旧社会的时候,当家人的位置,是不会轻易传给女孩子的。您知道为什么吗?”

“我想是因为那个时候大多都重男轻女吧,这种思想害人啊。”

“您说的也不全对,家族里的祖训是当家人只传长子,并无家训不传女人,在清朝末年的时候也出现过几个能力超群的女当家人,其中一个就是我的曾外婆,我和她自然是比不了的。那时的中国,一直处于军阀混战的时代,国内的局势是很乱的,一个家族的命运若是要靠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来承担,那怕也是穷途末路了。对外也镇不住场面。”

“为了能保全自己和族人,从我曾奶奶那流传下来了一门技艺,这门技艺叫做乔迁之术。这乔迁之术起源于黄帝的奇门遁甲,奇门遁甲博大精深,当年诸葛亮只窥得其中一二,便已是百战百胜。”

”流传到我曾外婆这里的,就更少了。在我曾外婆的一本笔记里记载了这样的一段故事。在一次日军的突袭中,她带领家族的百十号人,协助守城的军士拼死抵抗日军的进攻,最后以少胜多。这乔迁之术中有一门重要的手艺,便是易容术,男人可以扮女人,女人也可以扮男人。”

“你说诸葛亮,我倒是想起来了三国演义里的故事。他用一堆石头就困住了孙权的几万大军,我一直以为只是电视剧里的桥段,没想到真有这门技艺,更没想到的是,还真有易容术啊,我还以为只有武侠小说里才有呢。”

石佳明跟上了雷晓文的脚步,显然他对这些也颇有兴趣,想听的更加仔细一点。

“也没有那么神秘,易容术说白了也就是一种高级化妆术,但要做到惟妙惟肖,还需要声音,体态,肢体语言,种种细节相互融会贯通。“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我曾外婆就是依靠乔迁之术,屡立战功,他也一直以男人的身份掌持着家族,她为了民族和家族牺牲掉了做女人的自由。当家人的位置传到我这里的时候,已经不在需要女扮男装了。但我们的所做的工作,您也知道,涉及的人脉和关系层面都相当的复杂,很多时候我不希望和家里扯上什么关系。”

“原来如此,你一个女孩子,也真是不容易啊。”

“没关系的,我已经习惯了,而且,我已经退休了。”

“你退休了?”

“是的,就在上周,我向李秘书提交了辞呈,他也同意了。从今以后我可以去享受一个作为女人的自由了。石博士,祝福我吧。”

石佳明没有祝福她,没有再说一句话,低着头跟着她继续往前走。他心里明白,雷晓文选择离开是在逃避,她在逃避责任,在逃避对全人类的责任。

但仔细想想,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他也要走了。他比雷晓文逃的更远,他将逃往时间的彼岸,他要逃往未来。

接下来,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雷晓文的住所。

石佳明看见,一座四合古院出现他面前,古楠大门似乎刚重新生过漆,外坐两台吉瑞雄狮,往里能望见垒砌精致的影壁,院落厝置,北面设堂座以待客。或是因为冬季偏冷,院中的花草皆凋,却仍见几株常青树在萧瑟中逞强。

走进院子的时候,石佳明明显感觉到这里的气温要比外面高出很多,空气中甚至有些燥热,雷晓文告诉他,这是因为整个四合院的地下都埋设了供水的管道,夏日供应凉水,冬天供热水,这是祖上传下来的技艺。

整个四合院就像安装了一个巨大的空调系统,冬暖夏凉。

“古人的智慧真是了不起啊,难怪在这冬季也能看到这满目葱绿,一进来我就觉得舒服了不少。只是这院子的风格,你的这一身打扮,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感觉时光倒流回去了几十年呐。”

“有时候,一口吃,一阵风,就回到了儿时。人就是这么喜欢念旧的动物。”雷晓文拢扇在手,四目环顾。

“你这院子的风格倒是老一辈的人都是偏爱古香系的老宅,年轻人都不喜欢这样的风格了,现在到处兴起的欧式风也算是一种文化的反向输入吧。”

“要说起来中国的历史要比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要悠久的多,这些老物件,还有多少人还惦记着呢。石博士,您看这楚河汉界桌,都省了摆棋盘的功夫了。”

雷晓文侧身用手抚着棋盘冰冷的石面,透骨的彻凉把她升上面颊的燥热压了下去。

“这些年我在国内,也感受到了这点。路上到处都是些穿着洋装的小姑娘。跟研究所里的年轻人出去吃饭,他们都喜欢吃日本料理,我实在是接受不了那些生冷的食物。”

石佳明摇头笑道

“您说的没错,石博士,年轻的这一辈,和我们喜欢的都不太一样了,您说这是文化入侵,也没错儿。如果一个国家传承到最后,没有自己的文化传统,那他还是原来的那个国家吗?”

是啊,如果一个国家传承到最后,没有自己的文化传统,那他还是曾经的那个国家吗。这个国家的存在是没有灵魂的。但雷晓文的话让石佳明想到了更多,这就跟人一样,一个死去又再次复活的人,也是没有灵魂的,她还是原来的那个她吗。

不,她是原来的那个她,她必须是,至少必须说服自己相信她是,否则自己做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是的,他必须相信这一切是有意义的。

“小雷啊,我觉得你说的,也不全对。”

“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说,我们所谓的文化传统。拿你这个院子来说的话,如果从本质上去分析,他是一种装饰风格。你这一身旗袍,非常好看,它是一种穿着风格。或者我们再往大一点说,那些中国传统的手艺人,他们所掌握的技艺,他们所奉行的师承,那些又是什么呢?所有的这一切,不过是一种信息,一种可以被传递的信息。就像师傅教徒弟,也是在传递某种技艺或者道德上的信息,只要我们能够把这些信息完整的记录下来,这些传统文化是不会丢失的,国家也还是那个国家。”

石佳明说的头头是道,似乎终于在心理上扳回一局。

“呵呵,石博士,那你觉得,人,也是这样吗?”

雷晓文的这句话终于触及了石佳明内心的软弱之处,但就在刚才,他已经想过这个问题,他已经做好的最坏的打算,他知道总有人会这么问他的,他早就想好了要怎么回答。

“当然了,我相信,人也是一样,大脑的记忆本质上来说也就是一种信息,它就像电脑文件一样,可以被复制,可以被输出输入。”

“这些你所谓的信息就是人的全部了?”

“也不能这么说,还是需要载体的。不过也不算太困难,我们可以根据每个人特有的基因序列克隆一个一模一样的身体,再输入她的记忆,那她又是一个完整的她了。只是现在克隆人不被法律道德所允许,但社会在进步,这些问题在未来或许已经不再是问题。”

“那照您这么说,人,岂不是可以长生不死。石博士,你相信长生不死吗?”雷晓文撑开手中的折扇,轻轻的按在胸口。

“小雷啊,我记得我上高中那会儿,物理老师问我们知道宇宙尽头是什么吗?大家都摇头”

他又接着说:

宇宙的尽头

是在10的100次方年之后,

世界达到绝对零度。

电子都不再围绕原子核旋转,

意味着所有事物都不存在了。

碳酸汽水,巧克力,泡面,

光影与声音,一切都会消失。

而对我们人类来说漫长的一百年,

也仅仅不过是10的2次方而已。

只是宇宙在走到尽头之前

一个小得不能再小

流沙一般的缩影罢了。

“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人在宇宙的终极规律面前,太渺小了,微不足道。有个名人说过一句话:只有变化才是永恒是不变的。但说这话的人,肯定不是物理专业的,因为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一样东西是永恒不变的,那就是基本宇宙规律。我们的理论之所以在变化,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找到那个终极的规律,如果找到,它肯定是不变的,就像你永远不可能推翻1+1=2一样。否则原子核将不能再束缚电子,物质也将不复存在。一切都一切都将不存在,你我也就可不能站在这里说话了。我们都将消失归于虚无。”

“我们能够在这里存在,我们说的每一句话,每一句话所传递的信息,都是基本的宇宙规律,只要了解了规律就能运用好规律。所以,我相信的是宇宙的基本规律,我相信的是数学。”

“呵呵,石博士,您不必这么激动,我,只是觉得,长生不死,太过于虚无缥缈,多少帝王将相求之而不得,又有多少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古人做不到的事情,我石佳明,一定可以做到,石佳明这样想,但是没有说出来,只是眼神里透露出的那份坚定不曾更改。

“小雷啊,你有喜欢的人吗?”

雷晓文没想到石佳明突然这么问,又扇动了手中的折扇两下,并没有回答。

“如果,你可以长生不死,如果,你和你喜欢的人都可以长生不死,如果,你们可以永远在一起,永不分开,你会选择这样做吗?”

石佳明几乎可以肯定,所有的女孩子,都会给出肯定的回答。

雷晓文一直煽动手中的折扇,看着石佳明,良久,说道。

“多少人为了为了追求长生不死,而忘却了自己拥有的大好青春,他们恰恰忘了最简单的道理,做人是没有捷径可走的。如果是我,我会选择过好当下,不去追逐那些虚无缥缈的未来。因为爱,不是靠永恒的时间来延续的。”

家里的仆人看雷晓文和石佳明站在院子里聊了半天,也没有要进屋的迹象,便端来了茶水。

这些仆人在雷家混了这么久,什么人都见过,各个都是人精,能够进到这内院的,必然是重要的客人。虽然没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但从谈话的迹象看,两人是进入了争执僵持的阶段,为了让双方都有个台阶下,便端来了茶水打圆场。

“小姐,天气冷,您和客人先用茶吧。”

雷晓文看着端茶送水的丫鬟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想来自己也是太过认真的去纠结这个话题了。便立马转了态度对石佳明说道。

“真是不好意思,石博士,您大老远的来找我,我却一直让您站在这里,这岂是待客之道,您这边请。”

说完雷晓文一个标准的请字摆在那里,请石佳明进内堂上座。

两人进入待客的内堂后分宾而坐,刚才的丫鬟又重新端来茶水和点心。

“小姐,马上就到饭点了,已经让厨房备饭了,您和客人先用点点心。”

雷晓文对丫鬟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又请石佳明用茶点。

“小雷啊,刚才是我失态了,你不要介意,我就这么一个人,对于科学理论上的东西,我从不退让半分,我知道这点很让人讨厌,也改不掉。”

“哪里话了,能听到您的一番真知灼见,对我来说是受益匪浅的,怎谈得上讨厌二字。不过您来找我,必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哎”

石佳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石博士,您是不是有什么为难之处,您尽管直说,虽然我退休了,但还是认得那么一些人,他们多多少少也能说上话,他们也都还买我的面子。”

“再过一段时间,我就会非常忙了,在那之后,我就会离开北京了。这东西,我也在闲暇之余研究了很久,这个里面确实用到了很多近代高等数学,我也觉得叹为观止,如果这个东西真的是古人造出来的话,那个朝代得有多发达的数学文化啊。”

石佳明拿出那只衔尾龙手镯放到桌上,这只手镯,前段时间雷晓文把它送给了海子,可海子解不开其中奥秘,又知此物非同一般,辗转又交给了石佳明,想请他参详其中的奥秘。

石佳明接着又拿出了一摞打印出来的彩色照片放到桌上,这些照片上打印的是手镯上图案的放大版面,显然已经经过了某些排序。

“实在是惭愧,这个镯子里面有什么秘密,我没有解出来,我看不懂这些文字,可能你需要去找一个古文字专家,但我解出了它的加密方式。”

石佳明指的照片上,那些排序的数字说道。

“2,3,5,7,当我第一眼看到他们的时候,我就觉得和黎曼猜想有关,后来我尝试性的枚举了一些大数的质因数分解,证明了我的猜想是对的。别看只有这四个数,却包含了所有数字的加密方式,有点像我们现在计算机里用到的大数分解的加密方式。”

石佳明看着雷晓文不解的看着他,又讲解到

“你可能听不太懂,不过没关系,不用去理解这个,你只需要知道结果。这些照上的排序,都是一些特定的解,我也不知道它们有什么意义,但这些特殊的解,排序出来的古文字上面都会有一个车轮的符号,其他的解没有,所以我想这些含有车轮符号的古文字段,应该是有某种意义的。”

“石博士,您,真的,很了不起。”

“呵呵,这没什么,还有一点,虽然我对古文字一窍不通,但我隐约的觉得,这些文字段,可能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是某些事件的信息,它记录的信息也许不是想传递一个什么东西。”

“石博士,这话怎么说?”

“在所有有意义的古文字段里,这个车轮的符号一直存在,但位置不同,因为这个镯子所能记录的文字数量是有限的,它能够展现的东西也很有限,每一行都是6个文字,唯独车轮的位置不同,这不像是一种语言,我们知文字的重复率不会这么高的,我们不可能每说一句话,都必定有一个字是重复的。这些文字段,倒有点像计算机的进制关系,这个车轮的符号就是一个尺度标,这些文字段全部合起来一起看的话,就好像是一个元素周期表一样,后面的总比前面的多一个质子的感觉,”

“那您的意思是?”

“我感觉这个镯子,更像是一把钥匙,这些不同的文字段,用来开启不同的锁,他们是一把一把的秘钥。”

“那锁是什么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这是你的东西。”

“呵呵,瞧我问的。”

雷晓文笑了笑,端起茶壶,又给石佳明满上了一杯茶。

“这个镯子的事儿,我也就知道这么多了,另外还有一件事,也和这个镯子有关,我用它做了一件事情。”

“您用它做了什么?”

雷晓文略带微笑,心里正在思考一会怎么给石佳明打圆场,雷晓文也属于极聪明的那种人,

她现在之所以会和石佳明共事,原因是他们在进行一个叫的冬眠计划国家项目,但这个计划缺乏大量的资金,上面又迟迟拨不下来款,项目一直受阻。

莫不是他把这个镯子给抵押了出去,换钱了。不过如果真那样的话,也倒没什么,到时候花点钱赎回来就是了,这对她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她只是觉得石佳明这样的人,也会败在现实和金钱面前,不免有些感慨。而石佳明这种人又是死要面子的,自己得先想好一会儿怎么说,毕竟别人也帮了自己这么大一个忙,不要驳了人家的面子。

“我用它锁死了人类的未来。”

“您说什么?”

石佳明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搞得雷晓文莫名其妙,她一下抓不到任何头绪,聪明绝顶的她也没猜出石佳明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刚拿的茶杯又给放了回去。

“小雷啊,你知道吗,我们现在的拥有的计算机,在很多应用,很用场景,用的是大数分解法,这个方法对于现在的计算机来说,足够了。现有计算机破解这个规律,需要几百年几千年的时间。

但随着技术的进步,量子计算机将成为可能。如果用量子级的计算机来破解现有的计算机网络,可能只需要几秒钟。”

“我们现有的加密技术,虽然有方法抵御量子攻击,但不完善。而我看到这个手镯的时候,就知道它可以解决这一切,它提供了一个办法,就像我刚才说的,这镯子本身是一个天然的质数分解工具,而且它算法的结果,是一段计算机永远不可能解出来的文字,神鬼来猜,也是无解。”

“那按照您说的,它不应该是把钥匙,应该像一把锁才对?”

“对,他就是一把锁。”

“您用这把锁锁死了人类的未来?这又是何意?”

“这就说来话长了。”

“石博士。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说说吧,我挺好奇的。”

“小雷,你知道我构想的那个信用社会吗?”

“知道一点,是一个非常好的设想,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那你看电影吗,科幻片,比如黑客帝国这种。”

“电影,我偶尔会看,黑客帝国,我看过。”

“你相信那样的世界真的会存在吗?我指的是一个由计算机操控的世界。”

“石博士,我没太明白您的意思。如果您是指像电影中那样,让人的意识生活在一个虚幻的世界中,那我觉得不太好。那样的话,人,还是人吗?”

“你真的很厉害,能想到这一层,就比很多伪学术的大师要强很多。关于建造一个虚拟世界的未来,确实有人提议过,最早他是一种科幻设想,但因为幽灵态的缘故,这些设想被真真实实的提上了台面。”

“你知道幽灵态吧?最近科学界闹得很凶的那个事件。”

石佳明端起茶杯,转了几圈,若有所思的品了一口茶。

“我知道,不过不太清楚具体的细节。”

“那我还是从头讲起吧,我想想怎么说,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也不得要领。”

石佳明看着庭院里那一丝翠绿开始了他的回忆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在网站底部地址捐赠AE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