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中国

《歌者》-第一章1

二月红hong 发布于 06月16日 阅读 2,666 本文共5111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3分钟。

以AE为技术背景的长篇科幻小说,《歌者》,已获得作者授权在本站连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相关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作者:xixuesky

%E7%AC%AC%E4%B8%80%E7%AB%A0

第一章 石佳明

石佳明赶到上海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他看了眼里程表,余电已不够返程。数月前他买这款车的时候,没想到充电成了一个难题,他环视了一下周围,想找到充电桩,没有找到。算了吧他也没打算回去。这是一趟单向旅程,他对自己说道。

这辆价值百万的车如果丢在闹市区估计不到几分钟就会有人开走,但在这里没人会知道它的存在。他又想到人也是这样。如果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知道你的存在,即使你的存在是对他们很有价值的,一切也还是徒劳。这辆车也许会永远曝晒在这里成为一堆废铁,也许会有路过的人运走他,运走他的人也许会把它便卖掉换取现金。想着这辆车的前途未卜命运,他似乎感到了一丝悲哀,这悲哀不是为了这车,是为了自己。

石佳明把车钥匙放在前挡风玻璃上,压住一张字条—赠与有缘人。他口袋里还有一封信,和一个药罐。药罐里有片白色的药片,那是剧毒的氰化钾,他现在要去把这封信交给一个人,然后就找个安静的地方吞下那片药丸,从吞下药丸到心脏停止跳动需要一两分钟时间,过程会很痛苦,不过也无所谓了。实际上他现在每天承受的痛苦要远远大于这片白色药剂带给他的,想着,石佳明胃部一阵痉挛,他扭曲着身体,咳嗽了几声,一口黑血吐在地上。他撑起身子继续往前走,在这个大暑的时节夜间依然燥热,但他还是感到了寒冷,他紧了紧上衣,回忆起自己的一生。

石佳明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小时候,父母是很恩爱的,他也有过和其他孩子一样快乐的童年。石佳明的父母在那个年代都是高级知识份子,对他的要求也相当的严苛,在同龄孩子考试60分及格的前提下,他必须考到90分才算及格。他的父母最瞧不起的就是现实社会里那些没有文化却握有大量财富的人。父母通常管这类人叫土鳖,后来他知道了,这其实是嫉妒。

再后来,他的父母离婚了,父亲喜欢上了一个跳舞的,而母亲喜欢上了一个土鳖,这两种人都是他父母当初最瞧不起的那种。母亲留给他一笔钱后跟着那个土鳖出了国,留给他的电话号码他从来就没有打过。父亲在一次车祸中去世了,他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大学的时候石佳明的一个导师有一次问他:

“怎么让初期阿里巴巴去收购亚马逊”
石佳明想了想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公式“F=P*(1+i)^n”

导师迟疑了片刻,“复利模型?很高明的想法,但你的推导过程太快了几乎等于没有。你确实有很高的数学天赋,但是,但是,但是现实往往不是你想的这样,而且你这种人是不会珍惜自己的。”他的导师一连说了几个但是,最后还想说些什么,却摇摇头没有说出口。

他导师的话说对了,石佳明就是属于不会珍惜自己的那类人,之后的研究生,博士一直读上去,再往上就到极限了,研究院里没人听得懂他在说什么,听的懂的权威压根不信他说的,也从没有采用过他的建议。

石佳明只有离开学校,这时他才明白他导师说的现实往往不是这样的这句话,在工作方面他瞧不上任何一家公司,最久的一家也仅仅是工作了两个月,就被开除,原因是不听从安排。他转而去做金融投资,但发现中国市场的任何金融投资都不符合客观的经济规律,到最后,石佳明除了他母亲留给他的那套房子,几乎穷到什么也没剩下的地步,处于要被饿死的边缘。

他不想去睡大街,只有再去找工作。结果,还是跟之前一样,回家的路上路过一家茶社,看到招聘勤杂工,要求是工作时间不允许跟其他人说话,这奇怪的要求却很对他的胃口,虽然薪资并不高,但不说话至少不会被开除。

茶社的工作很简单,每天早上会有两桶矿泉水从外地运过来,泉水据说是从杭州跑虎泉取的,配上西湖的上等龙井,用料上看的出是十分的讲究。石佳明的工作就是搬这两桶水,这个茶社从他来的那一天开始就没有客人进来过,除了搬水他无事可做。茶社的店主是一个圆脸的矮个子女生,刚开始他们之间的交流很少。

这天有客人来到他这个店里,赞赏石佳明的沏茶的功夫,但这个客人没带钱,只好先记账了,第二天来了两个人,似乎是第一天的人介绍的,他们喝完了茶又说没带钱,只好又记账了,第三天来了三个人。。。就这样过了好多天以后来了好多好多的人,他们每次都是记账,这些泉水和茶叶不用掉也是会被扔掉的,就让他们记账吧,终于有一天,这些喝茶的人全部赖账了,表示记账的不算数,自己没喝过那么多茶都不愿意付钱,店主知道这件事以后,脸气得越来越圆最后变得像一个气球那样鼓鼓的,他噗嗤的一声,笑醒了。

这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石佳明想记录下这个梦境,然后去推算它,他忽然感觉找到了什么东西。店里没有多余的电脑,店主用的笔记本每次都会带走,他的薪水还不足以买得起一台电脑,但可以买很多笔和纸,他开始在纸上推演这个过程。

店主再次来到店里时看到他落得厚厚的一堆公式算稿。惊奇的问他在干嘛,他和店主解释道,这是在解一个梦境,石佳明把梦里的事跟店主说了后,店主笑道不行,从那以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近了很多,经常能从开店聊到深夜,店主说,他不是傻,也不是天真,是他的思维太快了,快到别人难以理解。他知道店主是真正理解了他的人。

在接下来几个月,越来越多的想法在他脑海里出现,哈希算法,零条件证明算法,共识,主要是保证共识,各种各样的数字在他头脑里绘成了一幅图,每个人都是这副图里的一颗星星,这些星星相互都有某种联系,慢慢的这些星星开始扭曲,融合,连成一片,他认出了那副图,那是梵高的—星空…_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又睡着了,醒来以后,发现身上多了毯子,店主在一旁看着他哼着摇篮曲。店主告诉他,要离开几个月,去外地参加演出,让他照看好店里,他答应了。

当他店里真正的来了客人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发现,直到客人拿起了他的算稿,用英文问道,Proof of Work算法?你在解决拜占庭问题?你不知道中本聪吗?

他抬头看了看,是两个外国人,男的留着大胡子,女的留着齐腰的金发。他很惊异这人居然能看出来他在干嘛,他的推导过程跳跃性很大,而这个人只是看了一张稿纸就明白了他在干嘛。显然,他对这个东西有着很深刻的研究。

“我,我不知道。”他回答到。

“不知道也没有关系,能搞出POW算法的都是天才,虽然POW算法已经被中本聪证实并且用在了比特币上,但你居然用的是纸和笔就创造了POW算法。。。你。。。”长胡子外国人显得有些犹豫。

“这样吧,你跟我们走,我们能给你提供一个更好的研究环境,我们也是在致力解决你这个分布式账本的问题,同时我们还想更进一步…”

再后来他就去了位于德国的这家的公司,他给店主留下了一封信,信中表达了对店主的感谢,感谢她帮他渡过了低谷期,以及临时起意走掉的道歉。

下车才走了10分钟石佳明就已经感到了疲累,如果没记错的话,茶社应该就在前面了。

他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找不到店主的准备,已经过去了三年了,店可能已经搬家了,就算不搬家那样的的经营方式也应该早就倒闭了,就算不倒闭,现在这个时间也应该打烊了。如果那样的话,他就把这封信从窗边塞进去,然后转身离开。

当他看到茶社的灯还亮着的时候,石佳明先是激动了一下,随后他很快的平静了下来。茶社的门口是一个很大的玻璃雨棚,雨棚下放着一个八座的茶桌,这里原先是没有茶桌的。他看到了窗后的坐在红木椅上姑娘,以前店主是留的长发的,这个是干练的短发,难道换人了?他心里想着,走了过去,坐着的女孩也看到了他,起身也向他走过来。

“是张璇吗?”三年的时间说短不短,但对店主的样貌也不是记得那么清楚了。他试探性的问了句。
“我是,您是?”
“我是石佳明,三年前在您店里打工的那个”他高兴的用手比划着。
“奥,真的是你,看到你的时候我还在想有没有认错,来,进屋说,屋里有空调,外面热。”
张璇招呼石佳明在沙发上桌下,从里屋取了一包茶叶和一瓶水准备给他沏茶。
“这,还是从杭州运过来的?”
“茶是的,水不是了,那地方已经被环保局保护起来不让取水了,只能从网上订其他地方的泉水,这种水泡出的茶跟用跑虎泉的水泡出来的还是有差距的,懂行的一品就会发现其中的差异,但也是没办法的事。”
张璇笑着取出茶叶,放入壶中,又把泉水倒入玻璃碗里,用一个小的陶瓷炉加热。
“对了,你,当时。。怎么都不打声招呼,那么着急就走了。”
“哦,是挺不好意思的,当时事情急,我又没留你的电话号码,所以就。。”
“呵呵,那之后呢”张璇笑一笑,他的心里就动一动,但他还是立刻就抛弃了这无用的情感,他知道他的生命也就剩下这最后的几个小时,又何给别人必徒增烦恼呢。
“之后我去了一家德国的公司,专门研究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
“对,数字货币,表面上看是一种新时代支付工具,实际上是在推行一种人人平等的,言论自由,每个人的价值都能被尊重的新社会。。。”
“太深奥了,我听不懂,感觉还是很厉害的”她笑的很好看,以前怎么没注意到呢,石佳明心里想着,看到她带在手上的戒指。
“你,结婚了?”
“恩?哦,没有这是妈妈留给我的。”张璇摸了摸手上的戒指。
石佳明看到她的脸上笑容定格会儿,随即又恢复了,用木勺取玻璃碗里初沸的水来洗茶。
“你的母亲?”
“她,去年就去世了。肾衰竭,治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也没能活下来,走的时候家里唯一没被当掉的东西,就是这个戒指了。”
“那你这个店?”
“恩,店可不能当掉,从亲戚朋友那借来的钱,全靠它来还了。”

。。。。。。。。。。。。。。。。。。。。。沉默

“水面泛起涟漪的时,水可以用来洗茶,水面微微鼓动的时,水就可以用来泡茶了,泡出来的茶是最香的,等水大开就不能喝了,水就煮老了。。。”张璇边说着给他递来泡好的茶水。石佳明没有想到他走了以后,她的生活会过的如此糟糕。但从她的身上根本看不到她所经历过的苦难,就像露珠划过绿叶没有留下一点时间的痕迹。
“店里有生意吗?”石佳明抿了一口茶,他不敢喝太多,他的胃已经消化不了任何食物了,他的生命就是靠那些便携葡萄糖注射剂来维持。
“从你打工的那时候算起,也就来过两个客人吧,你,是第二个。”
“所以,你打算收我茶水钱吗?”两个人相视一笑,张璇又给他添上一杯。
“那你的借的钱怎么还,还是靠演出吗?”
“哦,我现在已经不参加演出了,就做这些东西,”她指了指桌上那些精致的工艺品。石佳明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么晚茶社还没打烊的原因,她在赶制这些东西,卖掉然后去还债,想到她的生活这么辛苦,他忽然感到很心疼,这疼痛慢慢的蔓延到他的胃部,他知道他该走了。
“你在,想什么呢?”张璇的问话打断了他。
“哦,没什么,我该走了。”
“啊,这么赶?这半夜的都没车了。”
“没事,我开车来的,我。。还有事要办,这次回国也就是为了看看你,我在国内也没有其他的亲人了,原本以为见不到你了,能再次见到你心愿已了。”
石佳明看到张璇愣着看他,自觉失语。说了句不好意思,把口袋里的信给了张璇,站了起来准备走。
“都这个点了,开车路也不好走的,客房空着呢,没人住,要不,要不,你先住一晚,明早再走?”
张璇也站了起来,手里拿着石佳明刚递过去的信。就这样看着石佳明,石佳明的心里萌生出一种从来没有的感觉,他想走过去一把把张璇搂在怀里,他想说很多很多的话,但最后理性还是占了上风,最后他对着张璇笑了笑。
“别送我了,这信很重要,你读完,保存好,千万不要弄丢了,也不要让任何人看见信里的内容。”
石佳明转身离去,张璇想追出去挽留他,但最后也没有,只是把那封信按在自己的胸口慢慢的坐下。
张璇回过神的时候,才想到读这封信,她拆开信,里面只有一张纸,几行字。

给最喜欢的店长张璇:
这是你预支给我的三个月工资6000元,后来我走了,没有做满这三个月,我用这笔钱购买了XX数字货币,它应该是属于你的,当然它现在肯定不是6000元了。我。。。。算了,没什么,所有想说的话都在这秘钥里了,你保管好它千万别弄掉或者给别人抄去了。

数字货币秘钥 KzdtC3JiTKxedqD7F4bJHsekxNyjU9n4gxtRjf4zMekk1YCucLZg 转入账户后即可。

张璇还是坐在那个红木椅上,打开笔记本电脑,在对应的网址输入了秘钥后,系统提示正在转移资产,随后她看到的她一生中见过的最多的零。

系统提示:代币数量 10000 枚,预估价值: $ 2,500,000,000

张璇看着网站上的数字,僵直的坐在那里,周围的一切都在的变化,她一个人站在了电影院里和他以前一起时的情景在电影院的荧幕上飞快的掠过,当这些画面缓慢来下,退去灰白的表面图案时,某种真实的色彩才逐渐的显露出来,电影院的穹顶突然爆裂,情感的激浪自顶而下,一时间她想抓住些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只能任由这悲伤的洪流把她带走。

她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擦掉眼里的泪水,推开门冲了出去,她跑出院子,飞奔过长长的林间小道,而他早已没了踪影。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在网站底部地址捐赠AE

喜欢 1
or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1条评论
  1. ning说道:

    牛!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