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中国

《歌者》-第一章2

二月红hong 发布于 06月16日 阅读 748 本文共4806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3分钟。

以AE为技术背景的长篇科幻小说,《歌者》,已获得作者授权在本站连载。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相关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作者:xixuesky

QQ%E5%9B%BE%E7%89%8720180726203616

《歌者》第一章第二节

你能想到有我这样一种人吗,如果哪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仿佛这个世界从来没有我这么一个人存在一样,每天起来对着镜子,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还是说我只是个幻影,或者说这个世界是个幻影。

有意义的,相信我,是有意义的。至少我知道你是真实的,我也是真实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了,至少我会知道的。张璇摸着他的头说,这时他才发现是店主在接他的梦话。

张璇让他回家休息一段时间,石佳明告诉她,这是上学时留下的老毛病了,以前老是不吃早饭,留下的这胃病,严重的时候晚上会疼的睡不着,白天精神就差点。但他不会影响工作的,后来张璇也没有再劝他回去休息,只是白天他打瞌睡的时候,她都会给他披上毯子,在他做噩梦的时候,张璇会坐在他旁边,哼着摇篮曲,像照护孩子一样,轻轻的抚着他,有时他胃疼的厉害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听到她的摇篮曲就能很快的安定下来,迷迷糊糊的又睡过去。有时候他们什么话也不说,看着对方,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但他不会说出来,她也不会,通常他会直接去做,而多半他都能猜对。

石佳明手里握着那瓶药,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想到的都是张璇,如果我不在了,她会知道的,原本她是不知道的,又或者她会遇到一个疼爱她的男人,幸福的过完这一生,至少在几个小时之前他还可以这么想,现在他却劝说不了自己。

那片白色的药片在月光下显得灰白,这灰白在他的面前凝结成一条冰封的河流,本来他可以轻易的走到对岸,走到对岸一切就解脱了,但现在这条河流居然开始融化,石佳明开始害怕,害怕自己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

手机的震动,把石佳明从梦呓中拉了回来,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不在通讯录,正准备挂掉的时候,意外的发现这个号码十分的眼熟,屏幕上赫然显示着他自己的手机号码。

这是怎么回事?见鬼了。但随即他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虽然手机型号是一样的,这个手机上却有一个透明的保护壳,自己的是没有的,应该是刚才走的太急拿错了手机。而自己的手机又从来不设密码,那这个电话一定是张璇打来的了。

他按下了接通键。

“你在哪”这唐突的一句,以及带着的哭腔,石佳明有些意外。
“张璇吗?不好意思,我拿错手机了,我这就给你送过去。”
“好,我在茶社等你。”

不对,一定哪里不对,张璇是那种很有礼貌的女生,这种语气感觉是不对的。
电话里沉默了足足一分钟,张璇没有挂断电话,他也没有,但石佳明的脚步没有向回迈出一步。

“璇,我现在暂时回去不了,我还有事,这样吧,我找人给你送回来”
石佳明从来没有这样称呼过张璇,以前他更多的时候是喊他店长。

“你在哪”电话里的哭腔明显加重了。
“不要那样做,我爱你”显然张璇已经知道他要做什么,石佳明不知道张璇是怎么知道的,只是沉溺在这突如其来令人眩晕的幸福感之中。

沉默,又是沉默,他们没再讲一句话,也都没有挂断电话,石佳明能感觉到他的思维正以这无线电波为载体,以光速飞到她那里,而她一定能够理解其含义。
“璇,我也爱你”他终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爱他你就该去当面说”
背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石佳明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站到他背后的,他竟然一点也没有发觉。在这男人身后还有两个人,看不清楚样子,电话也在这个时候断掉了。

“璇儿,璇儿。。。”他又喊了几声,电话的那头没有回应。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石佳明回过头来,看着着几个人。

“别怕,我叫张斌,是市公安局的,他们都叫我张队。”抽着烟的那个男人朝着他走了过来,这人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剔着大平头,模样还算是俊朗,看上去倒不像是个坏人,这多少让他放松了一点。这人还没走到石佳明身边,一口烟倒先吐在了他的脸上,呛得他不停的咳嗽,胃抽动的更疼了。

“呵,Police”他按住胸口没好气的说。
“泡立死?怎么,以为警察不懂英文?”张斌拿着烟头对他指了指,这让石佳明更反感了,他想从这个警察的身边绕过去,却被张斌一把挡住。
“想走?往哪走?跟我回一趟局里”
“你凭什么抓我”石佳明直起了身子。
“凭什么?就凭你手里这罐剧毒的氰化钾,这是违禁药品,就凭这个我就可以拘留你,而现在,我怀疑你蓄意谋杀。”
“谋杀?可笑,我谋杀谁?”
“谋杀你自己”
“我想你缺乏基本的法律常识”石佳明已经不想在做这无谓的争辩,又想绕过他。
“对,谋杀自己当然不犯法,但你谋杀一个对国家有用的高技术人才,那就是犯罪”张斌把手里的烟扔掉,这时站在后面的两个人走了上来,高个子的拦住了张斌让他别再说了,矮个子的走到石佳明的面前。

“是石博士吧,是这样,我们领导想见一下您,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完了之后我们会送您回来的。”
“你们领导?你们领导是谁?”石佳明抬眼看了一眼这个矮个子。
“您去了,自然就知道了。”
“不去,没空。”
说着石佳明就从这个人身边走了过去,他的胃越来越疼了,不想跟这些人做过多的纠缠。
“石博士,您的爱人,在那里等您。”
“你说什么?”听到这句话,石佳明停下了脚步
“您,刚才在电话里说的,您的爱人,会在那里等您”矮个子怕他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一字一句说的非常的慢。

“你们,你们这是绑架!你们凭什么这么做。”
石佳明显然知道他们说的那个人是张璇,一下情绪非常的激动,连着又咳嗽起来。
“不,您误会了,我们没有绑架她,我们只是告诉她,您会去那里”
“你们凭什么这么做。你们这是犯法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石佳明咳的更严重了,一连吐了几口黑血,瘫坐在地上,矮个子吓坏了,急忙招呼高个子的过来帮忙。
“我说你们不行吧。”张斌走了过来,一把推开两人,在石佳明的耳边说道
“想见张璇,就跟我来。”
石佳明愣了一会看着这个警察,这个警察知道她的名字,另外两个人却不知道,他的思维此刻依然是清晰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
“她姓张,我也姓张,你说我是什么人。别问这么多了,跟我走。”张斌看了一眼另外两个人,石佳明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这是要支开这两人,他们不是一伙的。
“好,我跟你走。”石佳明从地上撑起身体,准备跟着他离开。
“诶,等等!”旁边的矮个子冲过来拦在了张斌前面着急的喊道。
“你怎么能带他走呢,上面还等着呢。”
“明天中午,我给你打电话,你看这天也快亮了,有些事情还是得慢慢来。”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上面要问,你就说路上呢,堵车了,年轻人,做事要活泛一点。”
张斌拍了拍矮个子的肩膀,让石佳明走在前面,自己跟在了后面。
“怎么找来这样一个的家伙来帮忙?”
“杨志成的人,现在也不被待见了,管他那么多,明天要是交不了差,责任全都推到他身上”

石佳明扭头看了看这两个人,又看了看跟在后面的张斌。他似乎没听到这两人的对话,又或者根本不在意,从口袋里又拿出一根烟点上。

直到走到看不到这两个人的位置,石佳明才开口问张斌
“你是跟张璇是什么关系,张璇现在在哪,你们到底想个干什么?”
“张璇是我侄女,她现在在哪,我不知道,但目前肯定是安全的,上面肯定不知他们这么干,他们只是想用璇璇逼你去,但如果你要不去,那就很难说了。至于去哪我也不知道,我接到的命令是配合他们保证你的安全。”
说着张斌加快了脚步,走到石佳明的身边,他丢掉抽完的烟头,拍了拍他肩膀。
“吃点东西去,天都亮了。”

到店里坐下以后,张斌要了两碗豆浆,几根油条。
“再来一笼小笼包,快点,赶时间”
“好勒,张队马上来”
看来这个警察经常来这家店吃早饭,石佳明身体极度不适,折腾了一晚上,这家店又拥挤又没有空调,吃早点的人全都挤在周围,闷的让他喘不过气。
“你不吃点?”张斌用手拿了根油条递了过来。
“你就不能用筷子吗?”石佳明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我们这些大老粗没这么讲究”张斌嘟囔了句,还是把手里的油条放了回去,用筷子戳了另外一根递给他。
“你吃吧,我吃不了这些。”
“哦,你的病。”
石佳明从口袋里拿出一袋便携式的注射剂,撕掉封口,又从袖子里翻出针管接了上去,张斌发现这针管的另一头是从他颈部下面一点的位置直接植入到身体里的。
“你这是什么药?”张斌怕他又起了自杀的念头。
“这是我的早饭。”石佳明没好气的说。
张斌喝了一口豆浆,露出十分同情的表情,石佳明早已习惯这种表情,他倒不觉得自己可怜,也不需要这个警察来安慰他。
“那像你这样活着,是挺累的。”张斌突然表情一变
“你!你说什么。。。”算了他是张璇的叔叔,石佳明想着,强压住心里不爽的情绪。但突然又觉得很可笑,自己本来就是不想活了,又何必纠结别人怎么说。
“能够轻松的活着,谁会选择去死。”
“瞧你这窝囊样,就你这熊样,还配喜欢我们家璇璇,给我起来”说着石佳明被他强有力的一把拉了起来,就走往外走,手上的针管差点被他给拽掉。
“你干嘛。。。”石佳明把松动的针管又紧了紧,用胶带绑在手臂上。
“给你找活着的理由。”

两人来到外滩的时候,已经聚集了一些人,这些人有的穿着短裤背心,做着热身运动。有的围在后面。
“这是在干嘛?”石佳明问张斌
“你自己不会看嘛”
说话间已经有一个人噗通一声跳进水里,后面又有几个跟上。
“这里应该是不允许下水游泳的”
“是的,不允许”张斌回答
“那你作为一个警察都不管吗?”
“这是城市管理局的事,不归我管。”
说着他又想点烟,看到石佳明嫌弃的表情,又把烟塞回了口袋。
“那你可真是个称职的好警察”
石佳明看到游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十几岁模样的孩子,不对,这些人似乎都是孩子.
“最前面那个是省实验中学的,后面几个有的是其他学校的。”张斌一一指给石佳明看。
“这是学校的比赛吗?怎么选这种地方。”
“比赛?恩,是比赛,赢的500元,输得200元。”张斌无奈的笑笑。
“输得还有奖?”
“当然有,这是有风险的。你看游在前面的那个实验中学的,父亲也是个环卫工,没有钱,没人愿意跟他,他用毕生的积蓄娶了这孩子的母亲,母亲是个智力只有5岁的精神残疾,去年他父亲在扫马路的时候碰坏别人的车,那些人抓住他就是一顿毒打,他父亲被打的半身不遂一直躺在床上,后来打人的人抓到了,我抓的,但不知道怎么判的,最后赔了5万块了事”
“在后面的,这个,就是这个对,这孩子从小就没父亲,母亲是卖水果的,长得漂亮,有天收摊晚,回去的路上被人给害了,凶手后来也找到了,判了死刑。火化的时候,这孩子只有12岁,带着他的两个5 ,6岁的弟弟抱着母亲的尸体痛哭,说,妈妈,你不在了,我们怎么办呀。”
“这些孩子,还没成年就背负着沉重的担子,未来丝毫看不到希望,但他们没有想过自杀”石佳明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其他人呢”张斌看见石佳明偷偷的抹了一下眼睛。
“有人开了这个盘口,虽说是赌钱吧,也并不那么危险,这里白天基本没有过往的船只。。。。”张斌话还没说完,就见江面上飞快的驶来一艘巡逻艇,艇上的人抓住几个孩子就往船上提,同时岸边也来了不少便衣开始抓捕这些下注的看客。
“哎。。。。。。”张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张叔。。。。。如果我设想的信用社会能够实现。。。。。”石佳明这时才明白了,他为什么不管这事,他是为了给那些孩子留一条活路。

“信用社会?哦,我倒是想起来了,好像他们找你就是为了这事。”
“恩?为了我设想的信用社会?”石佳明疑惑的看着他
“哦,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不过,我想跟你说的是,这个社会就像是这条黄浦江,不管你在不在,他都会在那里,而你就像这些孩子一样只是个过客,你改变不了江水的流向,你能做的就是拼命的游到对岸。”
“您这话,很有哲理。”
“我一个大老粗有什么哲理”张斌哈哈大笑
“不,不,您说的是对的,历史不可能因为我一个人的决定而改变,是我太高估自己了。我应该游过去。”石佳明的眼神里透漏出从来没有过的坚定。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走吧。”
他们转身的时候,一辆红旗小轿车已经停在他们旁边,从车上下来的是之前那个矮个子。
上车前,石佳明最后看了一眼那些孩子,那个实验中学的孩子挣脱掉又跳到水里游走。这是石佳明和顾北峰这两个历史中的游泳健将,今生距离最近的一次接触。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打赏AE钱包:aechina.chain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