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中国

《歌者》-第一章3

二月红hong 发布于 06月16日 阅读 220 本文共8945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23分钟。

以AE为技术背景的长篇科幻小说,《歌者》,已获得作者授权在本站连载。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相关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作者:xixuesky

《歌者》-第一章3 小说 第1张

《歌者》-第一章3

“石博士,我叫雷晓文,您叫我小雷就行了,我是您这次行程的负责人,昨天很唐突,实在抱歉。”说着矮个子从前座上回过头,伸出手想和他握手,石佳明仰在后座闭着眼睛并不想理会他,他又悻悻的把手收回去。
“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张璇”过了很久,他才问出这句话。雷晓文开始没有意识到是在和自己说话,等他反应过来,他才回过头看了看后座的张斌和石佳明“张璇?是谁。”

“就是你们抓来的那个女生”张斌说。

“我必须再重申一次,我们没有抓他!不过,石博士,您放心,她比我们先走一步,等到了您自然可以见到她。”
说话间车已经停了下来,一个服务生模样的人过来打开车门请他们下车。

“这就到了?”张斌下车后四周看了看,这是个公务机的托管点。
“哦,不,我们这就转机过去。”

“怎么还要坐飞机,到底是去哪。”石佳明从车里下来。
“北京,很快的,两小时就到了。已经提前通知飞机加好油了,我们这就直接登机。”矮个子回答,一个很标准的请的动作摆在那里。

“哟嚯,还是私人飞机,这待遇不错”张斌对着雷晓文和另外一个高个子说。

“湾流650,最新的的公务机,能飞到一万多米,速度一马赫,2小时就能到”雷晓文给边走边给石佳明解说。石佳明倒没有心思听这些,他的胃疼痛加剧了,他整个人都扭动起来,最后只能由张斌和那个高个子一起把他架上飞机。

一上飞机,就有两名身着护士服装的医务人员过来扶着他往机舱后面走,显然这些人员都是提前安排好的,他们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他们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还有张叔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时候就知他拿的的是氰化钾,只能是张璇告诉他的,那么又是谁告诉张璇的呢,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这些问题就像是一个连环锁,环环相扣却找不到源头。自己走出的每一步都在别人的计算之中,想到这里他突然很释怀,自己之前的人生,每一步都得靠自己去探索,但现在有人替他安排好了前进的道路,甚至连结局都为他写好了,这或许是一种幸运。

“石博士,您先坐着休息一会,一会起飞以后我们再给您用一些缓解疼痛的药。”其中一个女护士说,石佳明这才回过神来。

一路无话,只有张斌在厨房到处翻吃的,完了又跑去和美女空乘逗乐子,把别人逗的哈哈大笑,石佳明实在太累了也懒得看他,飞机起飞以后护士把他挪到休息室的床上。

“总算是完成了任务”
“不一定,耽误了这么久,要真的误了事,怕是你我都脱不了责任。”
“上面干嘛这么着急,到底是什么事。”
“不知道,以我的关系都打听不到,一问,他们就说没有时间了。”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我一个朋友西点军校毕业的,在美国军部,据他们说那边的形势也很紧张,说的最多的就是你这句no time。是不是要打仗了,现在国际局势这么紧张。”
“不,绝对不是,这个我打听过,各国军队都没有动作,连日常的调动都不频繁。但他们真的是怕了,杨志成那种人,刀架在脖子上都不怕的,可现在刀恐怕不只架在他一个人的脖子上了。而且他们都在做一件事。”

“什么事?”
“各国都在召集自己国内的高技术人才,各个领域的高技术人才,特别是搞基础研究的,还有像石博士这种搞数学的数学家。”
“是不是发现外星人了,他们要入侵地球?”
“你真是个科幻爱好者,如果那样的话,军队会有所动作的,不可能什么也不做,我感觉他们怕的是是一种无形的东西,这种东西超出了他们理解范围,他们理解不了。”
“无形的东西?像鬼魂那样?”

“你想歪了,不是那个意思,你想一下,花这么大力气,聚集这么多人才,什么问题解决不了。你要解决一个实际的问题,很容易,但前提是你必须明确的知道要解决什么问题。我们举个例子,上级命令你,去把长江的水给填平,你知道你要解决的问题是把长江给填平这件事。这件事看起来很难,几乎不可能做到对吧,但只要你修筑大坝,把水引流到别的地方,这还是有可能做到的,只是很难。而他们现在遇到的情况是,去了长江一看,整个长江,不见了。”

“那你说的这是。。。一种完全无理可循,不可理解的状态?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确实发生了一些事?”
“对,就是这个意思。”
“看来你还知道更多”
“不,我也就知道这么多了。”
“但以你家里背景,知道的肯定比我多吧。这么多年的共事你就不能透漏一点给我吗?”
“其他的都是我的推测”
“那把你的推测告诉我,不然今晚我会睡不着的。”
“我要是都告诉你,那你才会睡不着。我能告诉你的是照护好自己还有家人,现在真的是谁都顾不上谁了。”

石佳明他躺下就睡着了,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两个人在对话,也不知道自己在做梦还是真的有人在交谈。在之后的梦里,他又梦到了张璇,他梦到自己变成了一个孩子躺在她的怀里,她哼着摇篮曲,轻轻的抚着他。

飞机落地的时候,石佳明还处于迷糊的状态,被人搀扶着下了飞机,来接他们的又是一辆红旗车,只是这款车比之前在上海的那款要老旧很多,前后还有两辆开路的吉普车漆着让人很有安全感的黑色。他上车后就又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石博士,石博士,我们到了。”
雷晓文喊醒了石佳明,打开车门,请他下车。处于半迷糊状态下的石佳明摇摇晃晃的下了车,显然这几个小时的休息对他来说还不足够。

“这里,是什么地方啊。”石佳明勉强的撑直身子四周看了看,黑漆漆的,面前好像是一个四合院,细看又不是,走进了才发现是一座雕梁画栋古典风格的琉璃瓦二层古楼。

“这么这么黑啊。”石佳明问。
“应该是线路故障,平常这里是有灯的,最近总是出故障,检修的也查不出来原因,他们已经在修了”雷晓文指了指在一旁施工的抢修人员。

“张警官呢?”
“他去接他侄女去了,就是您的爱人,他们随后就到,我们先进去吧”雷晓文扶着石佳明往里楼里的正门走。
“两位,请,等等”门口的警卫拦住了两个人。

“我们需要例行搜检一下”
“我还需要检查吗?”雷晓文瞪了一眼那个警卫
“是的,雷长官这是规矩。”警卫向他敬了一个礼。

“什么时候的规矩?”雷晓文气不打一处来。
“刚刚下达的命令,您应该是知道的,最近。。。”警卫又向他敬了一个礼。

“好了好了,你们搜吧。”雷晓文一脸不耐烦似乎很讨厌听到最近这个词。

警卫搜检了半天,没有发现两人带着什么危险品, 接着又要看石佳明的证件,可他根本没有把证件带上身上,警卫一定要打电话向上级询示,才决定是否放这两个人进去,就在这时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人,看到他们在跟警卫纠缠,忙走了过去。

“哎呀,你们怎么才来啊,这位就是石博士吧?”

两个警卫向这个中年人敬了个礼,接着就站回岗位上不再阻拦。

“李总,这就是石博士”
说这他也立正向这个中年男人敬了一个礼。

“您怎么亲自来了”
“领导等了你们一天,你们都没来,我着急,就出来看看。”
“很抱歉,我们没能完成好任务。”雷晓文又敬了一个礼。

“小雷同志,你做的很好了,你辛苦你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那我就不进去了”雷晓文再次敬了一个礼后,转身离去。

石佳明跟着这个中年人走到门口,没有灯,但他还是看清楚了影壁上的那五个金色的大字,一眼就认了出来,他立刻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他不会弄错,除非这世界上还有第二个这样的地方。

“年轻人,以后做事,活泛一点。”石佳明进门前最后听到的是雷晓文学着张斌的话教训那两个警卫,他笑着摇了摇了头。

石佳明本来以为进去以后会是一个很大的院子,但出现在他面前是一个很大的湖泊,湖边种了一排愧树,沿着这排树修了一条还算宽阔的公路,这怕是又要走很远,他正想着,那个带眼镜的中年男人,又走回门口,他这才看到在门边有一排充电桩,几个代步机器人正插在那里充电,中年男人取了两个,在其中的一个机器人上设置了一下,然后把它推给了自己。

“小石同志,你用这个,已经设置好了,你不用动它,它会跟着我走的。”中年男人示意让他坐上去,他犹豫了会,想看看怎么个坐法才对。

“没事的,你放心坐上去,他不会倒的”中年男人看出了他的担忧。

这个代步机器人很有意思,只有两个轮子,但坐上去,重心并不会偏移,起初石佳明还在想是不是应该先站着,等它有一定的速度之后才能够坐下。这小小的人性化设计,背后的原理肯定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简单,这也让他感受到了国内的科技确实有了很大的进步。正如中年男人说的那样,他自己的代步机并不用控制什么,会自动的跟在他的旁边一同前进,两车之间的距离保持在刚好相互不触碰的距离上,十分精准。

“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李,他们都叫我李秘书,你叫我老李就可以了。小石同志,我们领导等了你一天,你都没来。他现在去开会了,最近大大小小的事情太多,他也忙,就派我来接待你,不周的地方还请多担待。”

“奥,李总,您好,您好,你太客气了。”
“呵呵,小石同志,你叫我老李就行了,不用这么拘束。”

石佳明心里明白,这人说自己是秘书,但级别一定不低,从门口警卫对他的态度就看的出来,而他们口中的领导肯定也不是个小人物。自己在他们面前恐怕真的算不上什么,但这人很尊重人,语气也很随和,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压力。

一路走了很久两人都没有说话。
“小石同志,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吧,你是不是在想这条路什么时候可以走到尽头”

“啊?。。恩。。。对。。第一次来。”

“你瞧我问的,不受邀请也来不了。我有一个老战友,叫杨志成,我们当年一起来这里的时候,他对我说,老李啊,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一起走到这条路的尽头呢?我说,不知道,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拼劲全力的前进,前进再前进。后来,当我们一路走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头发也白了人也老了,已经走不动罗。但你不同,你还年轻,前途无限。”这个中年男人意味深长的看了石佳明一眼,他却没有发现这个男人眼神中的异样,只是觉得杨志成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这里的灯好像经常坏,刚才来的时候听小雷同志说”石佳明不知道怎么接老李的这句话,想了半天学着他的口气问出了这个问题。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这也是找你来的原因”老李回答到。

“一些事?找我来修灯泡?”

“小石同志,你很幽默,不过不是找你来修理灯泡的,是真的发生了一些事,大家都发生了一些事,都各忙各的顾不上别人。找你来还有另外的原因,你的病情不能再拖了,我们安排了专家组为你会诊,像你这样的人才是国家的栋梁,一定要好好地保重身体。”

哦,他突然想起来了,就在昨天,那个叫雷晓文的年轻人提到的,好像是张叔的上级领导,可是,这个中年男人在这里提杨志成干什么呢,他们是第一次见面,没有必要把以前的陈年旧事翻出来说吧,而且刚才那话,暗藏玄机,莫非他是想告诉我,他知道我和张叔的关系?知道我喜欢他的侄女张璇?这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对自己的事情,了如指掌。算了,一会他们想知道什么我就说什么,说完了我就走,多的也不想去想了,石佳明在心里盘算着,机器人已经停了下来。

面前的是一座单层的瓦楼,和门口的那座很类似,细看又不太一样,少了那些华丽的雕刻,显得十分的朴素。不过这里灯光亮了很多,没有坏掉的灯泡,地上都装着地灯,调制到刚刚好能看清楚地面的亮度,和这黑夜及远处的湖泊完美的融为一体。

《歌者》-第一章3 小说 第2张

李秘书在代步机器人上又设置了一下,两台代步机沿原路返回。
石佳明自己先上了台阶,在屋前等老李,老李走过来的时候,门自动开了。刚才自己站这里的时候门是没有开的,石佳明抬头左右看看,没有找到红外设备或者是摄像头之类的,看来这里有复杂的身份识别系统,他没想到在这个都是古典风韵的建筑群里,到处都是高科技。

屋里冷气开的很大,石佳明一进屋就被冻的打了个哆嗦,这间屋子的装修风格很朴素,正中间放着一张大会议桌,围着一圈坐满了人,三五个一组讨论着的问题。他们看到李秘书时停了一下,接着又回过头继续讨论。

李秘书招来两名医务人员把石佳明扶到一旁给他检查身体,显然这也是早就安排好的。护士扶着石佳明坐在靠墙的布椅上,身旁摆放着一扇山水画的屏风,正好挡住会议桌,看不到那边的情况。护士先是给他测量了血压,做了一些常规的检查,接着又取来一瓶淡黄色的注射液给他打上,这种注射剂他听飞机上的护士说过,是一种抗标靶药物,能够阻止癌细胞的扩散起到控制的作用。

“石博士,这里面加入了止疼剂,马上就不会疼了,如果一会感到不适,请马上叫我”

护士说完后给他披上了毯子,就退回到一旁收拾刚才用完的各种医疗设备,老李领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这人年龄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

“小石同志,这位是中科院的刘海,刘院士,就是他,推荐你来的。”

“诶,石博士,您不用起来”说着刘海让护士又搬来一个凳子,自己坐在凳子上,让老李靠着石佳明坐在他旁边的布椅上。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我们互不相识,为什么我会推荐你”
石佳明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点点头。

“其实我们是同级,我一直注视着你,你年年都拿优秀,但你不服权威,不理他们的那套东西,埋头搞自己的。如果你不走,这个位置,应该是你的。”

石佳明还是没有回话,微笑着淡淡的摇摇头。

“我知道,您不看重这些东西,你只专注于学术理论,记得有一次学校里征集自愿,去建一个大型的射电望远镜,工作环境很艰苦,没人愿意报名去,最后只有抽签决定,有一个男孩子被抽中了,他不想牺牲掉美好的前程去那个地方,气的哭了起来。当时导师问,谁愿意跟他换,没人站出来,只有你站出来说,我愿意,那个男孩就是我。您是真的热爱技术,就像热爱自己的生命一样,那个项目后来也成了国家级的重点项目,可是后来您为什么又离开呢。。。。。。。。”

“咳咳,小刘同志。。。。”老李咳嗽了几声,摆了摆手,打断了刘海的话。

“对不起,我以私废公了,以后有空我们好好再叙旧”刘海立刻明白了老李的意思。

“让我想想,怎么说。”刘海托着下巴思考着,想了半天似乎也没有想好。

“这样吧,石博士,你先说说您在海外研究的那些分布式的处理技术,这些东西现在对我们很有用,我这边的让我在好好想想,怎么给您说。”
“你们想知道什么?”

“就从您研究的拜占庭问题开始吧。”

石佳明从技术细节到应用实例一一举例,把分布式的点对点技术进行了透彻的讲解。

“石博士,您。。。真是个天才。这些东西,我们从来想都没有想过,您口中的信用社会如果真的能实现的话,那会是怎样一种光景,简直不敢想象。”刘海没有想到会从石佳明那里听到这些东西,他以为石佳明的讲述应该偏重于数学上的计算和证明,这也是老李喊他来这里协助旁听的原因。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小石同志提到的法律上链,如果现有法律能够通过AI技术来进行即时,有效的触发,受理,审判,和执行,那么会大大降低犯罪率。”

“对啊,特别是以后AI执法可能比人工出警还要快,有些犯罪活动,比如抢劫,性骚扰,这些很简单就能被判定违法事件,在触发的一瞬间就能立刻被裁决并被有效的制止,公民的人生安全会会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中国会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哦,不,这项技术应该是属于全世界的,那么整个人类社会体系会彻底改变,形成一种前所有为的,高自律性社会。”刘海补充讲解到。

“这些技术非常非常好,但。。。但。。却不是我们急需的。。我们现在急需的是。。。”刘海又托着下巴犹豫了半天,好像终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

“石博士,最近出了一些事,科学界出了一些事,哦,不。应该说科学界出的事更明显,更容易被观察到,这种事可能全世界在每一个人身上都在出现,并且可能会越来越严重。”

“到底是什么事”石佳明疑惑的看了看刘海,又看了看老李,老李示意让刘海继续说下去。

“早在80年代,我们就着手开始建立高能加速器,在前几年的时候,我们院里的高能物理研究所就开始计划造世界上最大的粒子加速器,比瑞士的那个还大,在去年,也就是2020年的8月就正式上线运行,起初一切都正常。在这么巨大的加速器下,我们甚至还创造了微星黑洞,并记录了它的存在。但之后的事情,匪夷所思,起初加速的粒子没有击中靶标粒子,但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了,您知道,用加速粒子去撞击靶标粒子,就好像是一个棒球运动员,要在几百米开外去用棒球击中足球场中心的核桃仁一样,是个低概率事件,所以开始我们并没有注意这个现象,以为是正常的损耗,但慢慢的我们发现不对,这些粒子没有回流到下一个环路,而且找不到的粒子越来越多,我们肯定,是把它们发射出去了的,他们就像是幽灵一样,凭空消失了。再后来,我们以为是被创造的微型黑洞给吞噬,又去检测微型黑洞的辐射,就是霍金辐射,但遗憾的是什么都没有检测到。而之后出现了更可怕的事情几乎让整个研究院崩溃,我们不止一次通过检测和计算,测出不止一种未知粒子,而且他们以2倍甚至3倍的光速在运动,您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起初我们以为是加速器软硬件故障,可后来在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粒子加速也出现了幽灵粒子和超光速粒子的现象。而且这种事情,逐渐有向宏观扩散的趋势。”

“你说的向宏观扩散是什么意思?”石佳明问。

“石博士,就是字面意思,高能加速器都配备强劲的电子计算机,有一次在幽灵粒子出现以后,整个计算机系统死机了,您知道这种情况在我们的计算机上是很少见的,我们找来计算机系统工程师来排查,最后排查的结果是,有一颗主板上的CPU没有安装。系统工程师很奇怪,理论上不安装这颗CPU,整个系统是不能启动的,后来还成立专案组调查,结论是安装时的那个工程师贪财,偷偷的拿走了这颗CPU,但研究小组的人都知道事情不是那样,这颗CPU可能和幽灵粒子一样消失了。”

“这听起来像宏观物质具有了微观粒子的量子态”石佳明低头轻语到。

“不,不,石博士,您的想法方向是正确的,能想到这个,您已经相当厉害了,但你毕竟不是物理专业的,如果是宏观物质具有量子态,那么他量子化的过程一定需要有观察者去影响他,他才会消失,换句话说,如果我们不去观察它,他们应该有概率会再次出现,但消失的CPU和其他的东西却再也没有出现过。而最近这种事情,在离加速器很远的地方也出现了,比如您刚才进门看到的那些灯,无缘无故的就灭了,可能就是缺少了某一个部件。”

“这也太玄了吧,有证据是这些因为这个吗?”石佳明指的这些是门口的灯。

“就是没有证据,才闹的人心惶惶。”刘海回答。

“小石同志,你是个科学家,你不明白这件事背后的意义,现在很多学术界,甚至一些不属于学术界的工作岗位,都开始以幽灵态为借口,来掩盖自己的工作失误,且有愈演愈烈的情况,我们甚至无法判断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假话。各国都默认达成协议,禁止传播这种无根据的猜测,但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所以,我们希望你,能够帮助我们。”

可我,能够做什么呢,石佳明一脸茫然的看着着两个人。

“在这件事上,大胆去想,大胆去做,这也是领导的意思。”

听到李秘书这句话以后,刘海像是得到了授权。

“石博士,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您的信用社会,那些东西对人类文明的未来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但这些东西并不能解决眼前的难题,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你之前在德国发布的这篇论文的数学模型。论《 神经元网络的分布式点状结构》,我在国内看到您这篇论文的时候就知道,您可能会是这一切的救世主。但没有数学模型,只有理论,我们就无法证实它,更无法应用。”

“这个能解决你们说的幽灵态?”石佳明还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两个人。

“不不,他不能解决这个,您要这样想那就想偏了,但是它可以。。。。。。。。。。。。”

。。。。。。。。。。。。。。。。。。。。。。。。。。。。。。。。。。。。。。。。。。。。。。。
刘海说今天他从石佳明那里听到了自己从不敢想象的东西,现在的石佳明也是这个感觉,整个世界在他眼里突然就变得不一样了,他不认识这个世界了,他茫然的站在屋外,天已经蒙蒙亮了,从远处过来一个人,骑着代步机器人还带着几个空的,他远远的就认出了那个人是张斌。

“嘿,老弟,你怎么了,怎么过了一晚上,人变得呆呆的。刚才门口的警卫让我多带几个代步机过来,说是要接几个人,这几个姑娘是干啥的?,我还以为你干啥正事去了,闹了半天你在这逍遥快活啊,还亏的我们璇璇一直在担心你。”

石佳明缓了才半天回过神来“啊?哦,你想什么呢,。。他们,他们是李秘书安排的医护人员。。。。。”
“哈哈,看你这怂样还是没变”

说着他接过张斌推过来的代步机,然后张斌又把这些代步机分给了其他人。调了调设置,把自己的代步机设置为主机引导模式,带着石佳明一干人等往大门口走。

“你说的,李秘书,是不是那个戴眼镜的,脸方方正正的,我听老杨提过,他现在位置升到很高啦,他亲自接见你的?你发达啦,老弟。喂,喂,想什么呢”张斌伸过手来抓了他一把,差点把他从代步机上给拽了下来。
“张叔,你有没有想过一些终极的问题。”

石佳明丝毫没有在意他刚才的粗鲁行为,也不看他,调整了下坐姿,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
“啥?终极问题?啥叫终极的问题。”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你是石佳明,你从上海来。”

“你是不是真的傻啦”张斌哈哈大笑,又拍了拍石佳明,可他觉得一点也不好笑。
“。。。。。。不是。。。我的意思是,关于世界的终极问题,关于宇宙的终极问题,这个世界为什么是我们看到的这样,而不是那样呢。。。。。。”

“没想过,我没事想这些干啥,闲得慌哦,这个月的房贷,下个月的儿子的学费,还有上周没有搞定的案子,这些事就够我想的了,对我来说,每个月怎么按时还上贷款,不被银行给我赶出来,这就是我的终极问题。”张斌又拍了拍石佳明,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事。

“诶,老弟,你给好像给璇璇。。。留了很大一笔钱吧,那数量可以上福布斯了,怎么说咱们也是亲戚,张璇困难的时候,我可是倾尽全力的帮她的呀,为此没少跟家里的那婆娘吵架,那么多钱她一个女孩子也花不完,你这病要是治不好,死了也带不进棺材里,要不,也解决解决我的终极问题?”

石佳明瞪了他一眼“张叔,你这人,说话很讨厌。”但随即他还是笑了出来,他摇了摇头,脱离了跟随模式,加快了机器人的速度向门口飞奔过去。

“诶,你跑那么快干嘛,等等我。”。。。。。
到大门口的时候,石佳明一眼就看到了在门口焦急等待的张璇,他丢下代步车,冲过去,一把紧紧的抱住她。。。

张斌带着其他的医护人员,让他们上了一辆红旗小轿车,自己去开另外一辆,回头一看,张璇和石佳明还在门口紧紧的抱在一起。

“喂,我说,你们要亲热换个地方行不行,在这亲热一会得被赶了。”张斌这么一喊,惹得路过的行人纷纷往这边看,有的游客甚至端起了相机。

石佳明把埋在张璇怀里的脑袋抬了起来,看向张斌这边
“张叔,你这个人,真的是,很讨厌。。。”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在网站底部地址捐赠AE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