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中国

《歌者》-第二章4

二月红hong 发布于 06月16日 阅读 676 本文共8247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21分钟。

以AE为技术背景的长篇科幻小说《歌者》,已获得作者授权在本站连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相关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作者:xixuesky

《歌者》-第二章4 小说 第1张

《歌者》-第二章4

更早一些的时候【柏林】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吉姆继续给他们提供研究经费。我们自己的财务状况已经足够糟糕了。”
兰妮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努力让自己保持淑女的形象。
罗伯特让兰妮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从抽屉里里拿出一袋咖啡豆,又拿出一个像小铃铛一样的东西,罗伯特把咖啡豆倒进这个小铃铛开始研磨,他磨的很慢,似乎要使很大的力气才能转的动磨豆机的手柄。
“你就不能买个电动吗。”兰妮说
“别着急,兰妮,别着急。”
罗伯特磨了二十分钟的咖啡豆还在继续磨,显然,他是故意的,兰妮选择继续等待,她没有像以前那样摔门离开,今天她想看看罗伯特又要玩什么新的花样。在罗伯特来之前,吉姆也就是这家公司的CEO从来都是对自己言听计从,自从罗伯特来了以后吉姆对自己的意见就不那么听从了,对她的态度也冷淡了许多。

咖啡豆的香味弥漫整个屋子,罗伯特从桌子下面取出一个大理石基座沙盒,隔着石棉网用无烟炉去加热这个沙盒。

“兰妮,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我想你应该是误会我了,我和你一样想让公司变的更好,让它不仅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还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对待公司就像是对待我的家里人一样,谁会让自己的家人变得更糟糕呢。”
罗伯特看着兰妮没有回应他,又继续说下去。

“你觉得吉姆对你的感情冷淡了,所以迁怒与我,但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样简单。。”
“好了,罗伯特,我们还是谈正事吧,你不要岔开话题。”

罗伯特又取出一个她没见过的东西,那是个看起来有点像个小熨斗的咖啡壶,罗伯特把磨好的咖啡粉倒了进去,加了热水,把整个咖啡壶埋进沙子里加热。
“那我们就来谈正事把,兰妮。刘博士给我看过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

“我知道,刚才我也看过了,就是那个地球演化的模型?”

“是的,但我看到的跟你看到的略有不同,你太急了,他们还没有演示完,你就离开了,在那个模型之后还有另外一个模型,是去除了早期地球上的生命的模型,如果没有生命,这个模型会完全不同。地球将不会是你看到的那样,从绿色,变成紫色,再被厚厚的冰层所覆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蓝色,甚至连水和海洋都不会存在,水会被大气蒸发,到最后只会留下一个光秃秃的黄色的星球。”

“你想说明什么?罗伯特。”
“我想说的是,地球能有现在的样子,是生命和自然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生命和环境的共同选择创造了现在美好的地球世界,他们之间产生了某种内在的共识,就像我们现在进行中的项目一样。”

共识这个词,在这个新兴的行业里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它的起源是源自一个古老的故事。

故事大概是这么说的:
拜占庭帝国是中世纪的土耳其,拥有巨大的财富,周围10个邻邦垂诞已久,但拜占庭高墙耸立,固若金汤,没有一个单独的邻邦能够成功入侵。任何单个邻邦入侵的都会失败,同时也有可能自身被其他9个邻邦入侵。拜占庭帝国防御能力如此之强,至少要有十个邻邦中的一半以上同时进攻,才有可能攻破。

然而,如果其中的一个或者几个邻邦本身答应好一起进攻,但实际过程出现背叛,那么入侵者可能都会被歼灭。
于是每一方都小心行事,不敢轻易相信邻国。这就是拜占庭将军问题。

如何让互不信任的邻国之间齐心协力一起攻入拜占庭,一直是一个难题,直到一个叫中本聪的人出现,他发现在历史中这样的例子不止一次出现,在古老的东方,在公元前几个世纪,就有过六个国家围攻一个国家而失败的例子。他们失败的关键就是没有足够的共识,没有解决拜占庭问题,互相猜忌,都不愿意自己的利益受损。
怎么让自己的利益不受损,或者说,让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条件下,让互相不信任的个体去达到一起进攻的共识呢,这难题一度困扰着他,直到有一天,他在一场梦境以后突然找到了这个问题的解法,但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后来大家把拜占庭问题简称为共识,但真正理解它的人少之又少,很多人拿出这个概念只是去炒作,用它来赚取经济上的利益,而没有真正去研究过它本身的价值。

“如果说这已经让你震惊不已的话,那么接下来的恐怕是你不能够想象的”

罗伯特用一个小木棍搅动着咖啡,煮着的咖啡散发出与刚才咖啡粉的完全不同的香气,这个气味与刚才还没消散的咖啡粉的香气混合在一起,让兰妮感到很舒畅。

“更进一步来说,比地球更大的范围会是什么样呢?整个太阳系,银河系,甚至是整个宇宙,他们是否也存在一种共识,这种共识又会是什么呢,他们会不会也有共识分歧,会不会也存在硬分叉,治理他们的方案又是什么呢。。。。”

兰妮目瞪口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外表粗犷的男人能有这见解,而这番话,见解又在她之上,似乎达到了哲学的高度。虽然她不是学物理的,但最近的一些事,她想到了更多。。。。

“所以这一切是有意义的,刘博士他们并非在浪费资金,而且他们也不是完全没有在做事,你担心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石佳明的GZ315模型在已经通过了,全体矿工一致投票,100%通过执行。”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兰妮显得有些惊讶
“就在我们喝咖啡的时候。”
“好了,上等的哈瓦那咖啡,请品尝。”

罗伯特把煮好的咖啡倒入两个精致的咖啡杯,一杯递给了她,自己端起另外一杯,在鼻子下闻了闻,又放到桌子上磕了磕,又转了三圈,才捧起来慢慢的品尝。兰妮学着他的样子,也照做了一遍。

“真的好香。”
“这就对了,兰妮,好东西是需要时间来沉淀的。”
“需要时间来沉淀”

兰妮小声的重复着这句话,她不知道罗伯特是不是意有所指,是否在暗示她跟吉姆之间的感情也需要时间来沉淀,她看着杯中旋转的咖啡,似乎看到了吉姆那张顽皮又孩子气的脸,那是他小时候的笑脸,不觉的自己也跟着傻笑了起来。
。。。。。。。。。。。。。。。。。。。。。。。。。。。。。。。。。。。。。。。。。。。。。。。。。。。。。。。。。。。。。。。。。。。。。。。。。。。
“石博士真是个天才,居然真的被他给搞出来了。”
“什么天才,简直是个疯子。”

“你怎么能说他是疯子呢,把人类的记忆上传到分布式的网络里,保存起来,等待未来的技术去读取它,如果未来能够克隆出一个完全一样的身体,再输入记忆,他就又是一个完整他了,这是多么浪漫的事情,你居然说他是疯子。”

“你知不知道,要提取大脑的记忆,需要用高强度的核磁共振来扫描大脑灰质,对大脑的损伤是不可逆的,不管成功还是失败,这个人都会脑死亡。”

“会这样?不过这真的能做的到吗,石博士只是验证了理论吧,难道真有的这种扫描大脑的设备?能够达到量子级的扫描?人的大脑可是很复杂的东西啊。昨天和我一个医学界的朋友还讨论了这个问题,她说简直是天方夜谭。”

“那些民用的设备当然达不到要求,对于他们来说的确是天方夜谭,但军用的可以,你看看这周围,一夜之间多了这么多军人,要知道这里本来是科学院。”

“那也不行吧,就算是军用的,离准确的记录每个神经元的电信号,这个要求,还差好几个数量级呢。”

“毋需以单原子的精确度扫描所有地方,只需要捕捉到神经元、突触、神经传递素的种类,以及神经传递素,二次吸收的速率等等,有这些关键数据就够了。”

“那怎么恢复呢?存储的过程中,也会有丢失啊。”

“我曾经读过石博士的一本书,叫《共识学》,里面有里面有一部分讲过大脑记忆的储存模型,但具体的算法问题,不归我管,书里也没有讲更多,我也就不知道更多了。这些都是核心问题,是石博士亲自操刀的,”

“你是说?你是说,石博士早已经完成了理论研究?他们已经进入实验阶段了?天呐。那实验对象是谁啊,谁会愿意牺牲自己去参与这个毫无依据的科学实验。”

“是他的妻子”
“什么?他简直是个疯子!”

“你也和我说了一样的话,算了,我什么也没说,你也什么都不知道,做好自己事吧。”
两个研究员,说的正起劲的时候,没发觉身后已经站了一个人,他们回过头看到身后突然出现的一个人,吓得一怔,其中一个研究员手里的笔都被吓得掉在地上。

“我找石佳明”
。。。。。。。。。。。。。。。。。。。。。。。。。。。。。。。。。。。。。。。。。。。。。。。。。。。。。。。。。。。。。。。。。。。。。。。
“阿东,你很奇怪吧,我为什么会喊你来”

石佳明和阿东两人站在巨大的粒子对撞机前,工作人员正在对设备进行常规维护,对撞机庞大而复杂的线圈,向他们展示着自己抽象的美,就像一个后现代派的艺术画家一时兴起的创作。

“从我回国开始,哦,不,也许是更早的时候。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被决定的,就像那个讨厌的爱因斯坦一样,他想用他的公式去预知一切,不幸的是他是对的”

“他们都是骗子,他们都在骗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甚至找不到一个可以相信的人。所以我只能找到你。”

“你为什么信我?”

“还记得伊甸园里的那个断崖吗,璇璇很喜欢站在哪里眺望远方,你在那里救过她的命,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好好的感谢你,可能以后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哦,不,也许还有。”石佳明低头苦笑了一声深吸了一口气,又把目光投向对撞机的线圈,那里一个工程师正在更换组件里的节点。

“那个断崖,还有伊甸园,都是我的,是我石佳明的,那个断崖,可能在那里已经存在了几千几万年,我自己为买了他,做了它的主宰,等百年年以后,我早已不在世上,而它依然会在那里看着云起云落,对它来说我们都是过客,都是历史的一瞬间,而你,就是这种人,你的眼睛里,没有普通人的欲望。”

“你。。。”

“没想到,我会对你说这些对吧,在旁人看来,我就是一个专注于技术研究的傻瓜,什么也不懂,他们都觉得我呆,但其实我不呆。”

“呵呵,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追寻什么,也不知明天会怎么样。说吧,石博士,你要我干什么。”

“我也要走了。”

石佳明对着粒子对撞机长叹了一声。
“去哪?”
“去未来。”

石佳明看着粒子对撞机那巨大的线圈,似乎通过它看到了那自己那遥不可及的未来。
“我希望你能帮我。”

“我能帮你什么。”
“帮我去未来。”
。。。。。。。。。。。。。。。。。。。。。。。。。。。。。。。。。。。。。。。。。。。。。。。。。。。。。。。。。。。。。。。。。。。。。。。。。

顾北峰取出最后一个弹夹在头盔上磕了磕,通常在沙地作战这样做是为了去除弹夹里可能夹带的沙石,这些沙石可能会让子弹的卡壳,甚至会带来炸膛的危险,而他现在这样做完全是出于心理上的安慰。

敌人已经突破了由沙袋构筑的简陋的工事外围,他的几个战友相继倒下,这群基地组织的恐怖分子,像一群不要命的疯子,顶着弹雨一波接一波的冲锋过来。

他变换着射击目标,使得这些恐怖分子不能前进一步,他的感官变得异常地灵敏。周围的世界变得比他这些年来记忆的都要清晰,也许比他所经历的还要清晰。他把眼前的一切都照单全收,顾北峰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但他知道有一样东西是永远都不会被夺走的那就是比任何战场上所经历的胜利都光辉无想比、令人欣慰的胜利。

最后一发子弹用完后,顾北峰抬起头。直升机正载着他用生命换来的匣子,飞向落日,这是他最辉煌的一天。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是谁为了他们的生命浴血奋战。他们永远不会听到他的名字,也不会为他唱赞歌。只有他知道自己的胜利。

他的眼前开始暗下去,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时间仿佛停止了,从前的一切像放电影一样在他的脑海里快速的倒带。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想到了自己的家人,母亲,还有她。

七年前

“这边,这边”

站台外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一身中山装的带着一副民国时期的教书先生带的那种黑框眼镜,要不是这个男人向他挥着手,他还以为这是个演戏的。出口处人很多,他的一身中山装比较显眼,顾北峰知道他是来接自己的,就在刚才他还在担心来接他的人找不到他。临走的时候,他把张叔资助给他读书的钱,全都交给了母亲,一共十万块,他的母亲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数了好久才数明白,母亲是一个低智力的残疾人,小时候发高烧,家里人迷信请来巫医给她治病,结果病没有治好,脑子却给烧坏了。

他放弃继续读书深造的机会,来做这样的一个工作,也是被逼无奈,他不想给家里在增加任何负担了,他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他应该为家里承担一些东西而不是索取,想着他已经走到这个人面前。
“你是顾北峰吧?”

“嗯。”
“你好,是张局长派我来接你的,也没给我你的联系方式,找到你可真不容易”
这个男人指着手机里的顾北峰的照片,他口中的张局长应该指的是张斌,张叔一直以来对他都很照护,也多亏了他,自己才有机会到这里来,才能获得这份工作。
“走吧,张局长说了,接到你,就直接去找他。”

他们穿过人流密集的广场,一辆小车已经停在那,男人让他坐在前坐,上车后他才发现后座上已经坐了两个人,一个长得很标致的小姑娘约摸也是二十出头的样子,还有个年纪看起来比自己稍微大点的男孩子,全都应该是还在读书的年纪,可从穿着打扮,丝毫不像穷人家孩子,又为何要来做这份工作?顾北峰想着这些琐事,没发觉自己很失态的呆呆的看看这两个人。

“你好,嗯。。。我叫陆薇,你就是顾北峰吧,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同事了。”
小姑娘看到他看着自己,主动的伸过手来和他打招呼。

“你好。。”
说完顾北峰就把头转了回去没有和她握手,小姑娘的手就僵直的伸在那里,显得很尴尬。她没有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回应。

“哼”小姑娘低声哼了声。
“自讨没趣了吧你,瞧他那乡巴佬的模样。。。”

男孩子的声音有点大,似乎是故意说给他听的,来接他们的男人从驾驶座上回头看了后座的两人一眼,意思是让他们别再说了,那个男孩才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不过也没关系,顾北峰早已经习惯了被这样对待,他不是高傲,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去应对这种社交场合。

车开了一会在一家饭店前停了下来,顾北峰下车想取后备箱的行李。
“哦,不用,不住这,我们先吃饭,一会儿张局就来了。”

说着这个男人去给那个姓陆的小姑娘开车门请她下车,看来这个姓陆的小姑娘的确不是普通家庭的孩子,显然,他们受到的待遇是不同的。

他们在大厅选了个位置坐下,四个人却要了一个大台子,饭店是很豪华的中式复古装修,顾北峰知道这肯定不是个便宜的地方。一会儿就说自己不饿,就算是一会AA付饭钱,自己肯定也付不起,干脆不吃。他心里盘算着,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噜的叫了一声,从昨晚到现在没有吃一点东西,他嫌火车上的方便食品卖的太贵,想着下车以后买几个馒头了事,没想到被引来这里。

“噗。。想吃什么,你点吧。”
女孩把菜单递了过来,看他没接,又没好气的把菜单重重的丢到他面前的桌子上。
不能再像刚才那样了,顾北峰想缓和一下这个尴尬的气氛,想着还是翻开了菜单,红烧狮子头2800,八宝豆腐 3700.还有一些看名字看不出是什么的菜式,全都贵的离谱。

这是给人吃的吗。。顾北峰合上菜单,很有礼貌的递还给姓陆的小姑娘。
“你们点吧。。”他想了半天,憋出了这句话。
“哦”

小姑娘很熟练的点了几个菜,就跟另外那个男孩子挤在一起说些什么,打打闹闹的,从他们话中大概听的出那个男孩子是她的哥哥。看他们经常来这家饭店,顾北峰想着又看了看那个来接他们的眼镜男,他一直都在低着头玩他的手机并没有理会他们在干嘛。

顾北峰环视着周围,看着过往的人,想着来这里吃饭的都会是些什么人,这时饭店中间那块空出来的位置,被一束灯光给照亮,顾北峰才发现那里原来是一个展台,只是进来的时候灯光太暗没有注意到。饭店的大门也被关了起来,第一层大厅的屏风格挡被服务员陆续拉上,一个身着红色旗袍的年轻少妇,走到中间的位置,接过服务员递给她的话筒。

“今天的拍卖会,正式开始。”
少妇模样的旗袍女,揭开盖在展台上的丝绸,那里放着一个篮球大小的玻璃盒子,里面有一个手镯模样的东西,看起来像是一件古董。

“开始了吗,开始了吗?”
姓陆的小姑娘显得很激动,她撒娇的拽着她哥哥的手来来回晃动。

“开始了,这就是你们今天的任务,是你们到任的以来第一次任务,也是对你们的考验。”
眼镜男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看着玻璃盒子里放着那个拍品说到。

“什么任务?我们不是来吃饭的吗?张叔呢?”
“我们局做的事,向来不合常规,正因为不合常规,很多事不可能提前告知你们,慢慢的,你就习惯了。”

眼镜男正说着,一个服务员走模样的人哈着腰走了过来,给他们这桌也递上一份花名册,一个铃铛,一个小锤子。顾北峰翻开花名册,里面介绍的是今天的拍品,只有一件,拍品没有名字,只有一张照片,这手镯的照片,是一条首尾相接的龙的模样,龙头咬着自己的尾巴,但细看起来这条龙又不像是正真意义上的龙,他的身体看上去更像一匹狼,有绒毛而不是鳞片,绒毛的质感雕刻的如此栩栩如生,这雕刻的手艺可说是登峰造极了。

“这东西,怎么没有名字啊”
小姑娘指着花名册上的拍品问他哥哥,顾北峰不懂拍卖行的规矩,以为拍卖的物品向来不标注名字,听小姑娘这么问,却也好奇的侧耳去听他哥哥怎么说。
“一般来说,拍品是有名字的,即使是非常有名,人尽皆知的物件,也会标注名字,不标注只有一种情况,就是他们也不知道这个东西该怎么叫,如果是早就被发现的物品,肯定有专家学者抢着去研究它,不管是叫张三手镯,李四手环也好,总会有个名字,现在他没有名字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它是刚被发现的”
“奥。。也就是说这是非法倒卖文物了。那我就放心了”
小姑娘摩拳擦掌,似乎对自己将要做的事不再犹豫。

“先别急,我们还是先按规矩来,静观其变。这饭店的老板也不是好惹的角,据说是样式雷的后人,清王朝的时候就显贵,现在能大张旗鼓的在北京城里,天子脚下搞这么大的阵仗,拍卖的又是来历不明的东西,一般人是不敢这么做的。如非必要,我们尽量不要去招惹他们。这钟,每敲一下,加价10万”
那个男孩指着桌上的铃铛对她说。

话还没说完,场内的铃铛就已经开始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这真是神了,那个旗袍女,一次都没有听错,是那一桌敲的加价到多少了,顾北峰起初以为这是一种超越常人的特殊能力,但随之他发现了机关所在,在铃铛的上面联动着一个很小的传感装置,不仔细看,或者说一般人是认不出这玩意是个传感器的,而主持人带着的蓝牙耳机恐怕能够一直在接受传感器发出的信息,从而来判断叫了多少次价,最后一次叫价是谁出的,看来他们想通过这种手段,故作神秘,让参与拍卖的行家摸不着头脑,让别人觉得他们很厉害,从而提高对拍拍品的认可度,借此来炒高价格。这只怕也是一种经商套路。

“那我们也来拍。”姓陆的小姑娘拿起锤子,叮叮叮的就连着敲了几下。然后她又回过头对着顾北峰俏皮的一笑,又看了看眼镜男说到

“这很简单嘛,我们一定完成组织交给我们的任务。”

“哎。。”眼镜男却失望的摇了摇了头,似乎对她这种完成任务的方式并不认可。

拍卖已经开始二十多分钟了,敲铃铛的声音开始逐渐稀少,陆薇敲的那几下是最后的几下,拍品已经拍到五千多万的价格,花这么多钱去买一个不知名手镯,即使做工再精致恐怕也没几个人愿意去收藏它。

拍卖时间还剩下十分钟,没有更高的出价的话,我们就以当前价格成交。主持人说着拿起台子上的木槌,准备敲定这场拍卖的最终买家。话还没说完,二楼的包间里,传来了叮叮叮三声清脆的回响,他其实只用敲一下就可以了,但他敲了三声,这三声,明显是回应刚才陆薇的加价。

“谁啊这是”
陆薇和她哥哥都看向二楼铃声传来的方向,但隔着屏风,看不清屏风后面人的模样。陆薇拿起木槌叮叮叮,又是敲了三下。几乎是同时,楼上回应了三下。陆薇又敲了四下,楼上回应四下。
“好啊,你这是跟我杠上了是吧。”
陆薇拿起锤子一顿狂敲,楼上回应的敲击声,恰好在她停顿的时候插进来,两人就像两个鼓手,弹奏着一曲没有旋律可言的交响乐。旁人看的目瞪口呆。

“等等,这节奏,是花鼓戏?好了,够了。别敲了”
陆薇哥哥抓住了她的手,就在这时候主持人宣布拍卖的时间到了,最后一声敲击声,是从二楼传来的。
“啧,你干嘛啊,哥,你看,就差一点。”
“这人不简单,先看看到底是谁。”
兄妹两说话间,那屏风后走出来一个女人,是个身着白色旗袍年轻的女子,一头长发,标准的鹅蛋脸,长的十分精致,皮肤很白,像雪一样白,和他那身纯白的旗袍相互映衬,清纯中又隐约的透着一股媚意,这股媚意在她身上不显丝毫的妖娆,让人感觉很舒服。

“最后获得拍品的是,雷家大小姐。。。,恭喜雷大当家获得拍品”

主持人拿着话筒在场内围着走了一圈,同时场内也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雷晓文?怎么是她。这又是唱的哪出。”
眼镜男直勾勾的看着这个漂亮女人在那里自言自语。
“啧啧。。。”
陆薇看了一眼眼镜男发出不屑的声音,那女人也看向了他们所在的位置,露出一丝微笑,她笑起来就更媚了,但在陆薇看来是一种挑衅,是一种对手下败将的蔑视,也是出于女人的嫉妒,被比下去的嫉妒,他回头一眼就看到的顾北峰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她,似乎怎么看也看不够。
“切,都一个德性。”

这是顾北峰第一次见到她。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打赏AE钱包:aechina.chain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