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中国

《歌者》-第三章1

二月红hong 发布于 06月16日 阅读 704 本文共9522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24分钟。

以AE为技术背景的长篇科幻小说《歌者》,已获得作者授权在本站连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相关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作者:xixuesky

《歌者》-第三章1

《歌者》-第三章1 小说 第1张

档案号:YRM-SX-22220429-qp 档案类别:历史类 储存位置:主链3号主分叉第10簇
权限归属:所有人 阅读权限:信用等级>0 保密等级:一般
一个人,如果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资源、财富,拥有这个世界最大的权力,那么他还想要什么呢?哲学家们说他应该无欲无求了,但历史告诉我们不是这样,他任然有欲有求,他的欲求是一直将这种生活再继续下去。
中国古代,无论是大,小皇帝, 草头天子还是正统皇室,在功成名就、平定天下之后, 他们都必然会有一种行为,就是求长生。如果翻开史书,会发现,这几乎是每一个独裁者都会去做的事。
秦始皇为寻长生之法踏遍万里,路过洞庭湖渡过湘水的时候风浪大做,龙舟将倾,始皇帝将玉玺抛入湖中,祈神镇浪,风浪于是就此停止,事后始皇帝询问何以来此大风,臣子告诉他这是湘神为之,也就是尧的女儿,舜的妻子葬在此山,始皇帝征调了3000囚徒将湘山上所有的树木全部砍倒、并将山染成红褐色,继续前进,这一切都阻挡不了他寻求长生不死的决心。
汉朝末年,骄奢淫意,汉武帝当年为了求得神仙眷顾,举全国之力,在皇宫里修了一座承露天台,诚心祷告、彻夜等待雨露最后用它承载仙露服食、以求益寿延年。
当然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他们没能够长生,一代一代的下来,几百年,几千年过去了,国号变了,甚至连皇帝也都没有了,但人性还是没变,不管你站在多高的位置,到了一定的时候,一样会看到死神向你靠近,而人们害怕死神。
随着科技的进步,在古代帝王看似遥不可及的事情,现代人却找到了能够击败死神的方法。最初出现的是人体冷冻技术,人体冷冻是指用超低温的液氮封存已经没有生命的躯体,然后把它封存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安全的地方,他们寄希望于未来,希望依靠未来的科技来复活自己的身体。后来证明,这个方法是愚蠢的,它没有比秦始皇高明多少,人一旦死亡,大脑便会立刻停止活动,记忆是不可能被保留下来的,即使未来能够通过基因工程克隆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躯体,这个她也不在是以前那个她了,不会有她一丝一毫的记忆。
改变这一切的是冬眠技术的出现,所谓的冬眠技术,是指通过低温以及药物的双重控制使得人体的新陈代谢降低至极低的水平,就像计算机的休眠状态一样,进入一种低能耗的状态,从冬眠开始直到设定好的苏醒时间,机体功能一直都以极低的能耗在运转,人是活着的没有死去,也正因为如此,冬眠技术有一个时间上限,但上限在哪谁也不知道。
冬眠技术的实现,来自近代计算机科学及边缘学科的高速发展,最初的一代冬眠技术是受到人体冷冻技术的启发,当人们意识到人体冷冻没有办法保留记忆的时候,有人想到了在当时唯一可行的解决的方法,就是在大脑还没有完全停止运转的时候,用高精度的核磁共振设备,对大脑进行量子级别的扫描,读取它的数据,当时的理论认为,扫描的时间精度越高,记忆被保存也就越完整, 如果扫描的间隔能缩短至普朗克时间,那么大脑就能被完美复刻。
复制一个人的大脑,毋需以单原子的精确度扫描所有地方,但是扫描的设备起码得捕捉到神经元、突触、神经传递素的种类,以及神经传递素被合成和二次吸收的速率,即使这样依然是很庞大的数据量。
随之而来的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储存这巨大的数据量,人类的大脑是一个非常精密而复杂的机器,拥有超过1000亿的神经元细胞,仅仅记录他们的输出输入状态,在每一个普朗克时间下都会产高达数TB的数据量,而储存一秒,甚至一分钟的大脑状态,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当时就算是用全世界所有的集成电路的储存系统,也可不能装下这巨大的数据量,但最后他们还是找到了解决方法,这一切都从石佳明的那篇《 论神经元网络的分布式点状结构》论文开始。

石佳明也成为了历史上一个颇具争议的人物,在以后的时间里,石佳明的做法被历史学家们反复的抨击,论证,质疑其道德性,但无论如何,他的发现奠定了冬眠技术基础,使得人类从此在时间上可以直立行走。
。。。。。。。。。。。。。。。。。。。。。。。。。。。。。。。。。。。。。。。。。。。。。。。。。。。。。。。。。。。。。。。。。。。。。。。。
“坐好”
“我X。这家伙以前是不是开坦克的,你慢点,伤到我妹妹了你可赔不起。”
刚才那一下,车从一层楼高的台阶直接冲了下去,后座的两个人被颠的够呛,姓陆的小姑娘脑袋似乎是磕到哪里了,手捂着脑袋呜咽着,他哥哥一边斥责着眼镜男的鲁莽行为,一边安抚他妹妹,话还没说完,又是一个急转弯,顾北峰死死抓住扶手,才没被甩出去,他回头看了眼后面的两人。
“你们没事吧?”
“你说呢?”
她哥哥没好气的回答。
“喂,喂,我说你是不是疯了,雷家的东西你也敢抢,你要真抢到了,明天我们得去永定河捞你。”
显然他哥哥不同意眼镜男这鲁莽的行为,也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在她们回到大院前必须拦下,否则就没机会了。”
眼镜男说着,又是一脚油门。
“我告诉你,我妹妹只是来实习的,说的好听点是来学经验,说的不好听点,她以后可能是你们的领导。现在她的安全才是第一位,我爸和你们领导也是老同学,他要知道你让我们干这事,也不得同意。你要去玩命,你自己去别拉扯上我们。”
眼镜男没有理会他们,开的更快了。
“哥,我没事,不能让他们小瞧咱们。”
陆薇看到顾北峰回过头看着她,觉得不能失了这份,而且刚才那女人,让她很没有好感,要是在平时,她也不会去招惹这些不必要的麻烦,但现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顾北峰看那女的眼神就气不打一处来,而且现在有这眼镜男做垫背的,真要发生什么事也是这家伙让她们这么干的,就算是在父亲面前被追责起来,自己也只是服从命令而已。她也想看看刚才那个小狐狸精到底用的是什么路数,能让男人这么着迷,这么想着,发现顾北峰一直盯着自己看,两人对视了几秒,她又下意识的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移开了目光去看窗外。
两分钟后他们追上了那辆红旗小轿车,眼镜男一个超车逼停了他们,顾北峰一行人跟着眼镜男下车,他们一行四人排成一列,眼镜男打头站在这辆红旗轿车面前,姓陆的小姑娘极力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跟在眼镜男后面,顾北峰知道她这是自己害怕了,而且眼镜男这个造型,加上他们这几个小娃子,这组合怎么看都有些搞笑。
红旗小轿车的司机下车向他们走来,是个身材瘦小的年轻人,这让顾北峰感到了一丝胜算,透过挡风玻璃,他看到车里只剩下刚才那个在饭店跟他们抢拍品的年轻女人了,顾北峰不知道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不是对的,他只知道现在要做的是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即使这样,他也不想伤害这个女人,他只是想要拿到那样东西,他不会伤害她。红旗车的司机正要和他们理论,那女人也打开车门走了下来,还是那身纯白色的旗袍,手腕上带着她赢来的拍品,在这个距离上顾北峰看到更清楚了,那的确是一个手镯,龙头咬住自己尾巴,材质不似金属更像是玉。
“动手”
眼镜男说完以后,没人反应,姓陆的小姑娘看着顾北峰又痴痴傻傻的看着这小狐狸精便怒从心中起,第一个冲了过去,想抢夺那女人手腕上的手镯,小姑娘步履轻盈,看起来似乎是有练过的,可刚到那女人身边还没出手,就被反手一掌拍在背上,这一掌把她打了一个趔趄,她一时没站稳就整个人跪倒在地上,手在也蹭破了皮。这女人倒也是手下留情了,刚才她在只要大点力这小姑娘怕是要摔了个狗吃屎,这水泥地,一摔下去,蹭到脸,怕是要破相。
“别伤害我妹妹。”
他哥哥赶忙过去去扶她。
“还傻站着干嘛,还不帮忙”
小姑娘,回头看着顾北峰,意思很明白了,你倒是去抢啊。
“我。。我觉得这么多人,去抢一个女孩的东西,是不是太过分了。。何况这东西本来就是别人自己花钱买来的。。”
顾北峰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就在刚才他还下定决心要在眼镜男面前露一手,好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本事,张叔没有推荐错人,从眼镜男紧张的态度看来,这东西一定非同小可,这次任务也一定非常重要,如果他能够帮助他们完成,自己在组织里可能很快就能得到认可,甚至是地位的提升。
可从他又见到她的那一刻开始,他的这些想法都不重要了,在他眼里她就像在一朵在烈焰下盛开的美丽而又娇弱的花朵,周围的一切都会对她造成伤害,他不想伤害她,更怕别人伤害到她。
“好你个傻大个,居然帮着别人说话,回去定要叫你好看。”
姓陆的小姑娘说着,自己站了起来,甩开哥哥的手又想再上去抢,却被他哥哥拦住,眼镜男一看这几个人都不能成事,索性自己冲过去抢。
顾北峰太过专注眼前这朵美丽的花朵,没有发觉眼镜男是什么时候被擒住的,在他感觉里,仅仅是一瞬间,眼镜男就被秒杀了,手腕被反扣住,脊背被她用膝盖顶的死死的,整个人撑在地上动弹不得。
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这朵花看起来十分娇弱,但它能够在烈焰下生长,却是有他存在的道理。现在他要担心的是,怎么收拾这个残局,对她出手是不可能的,即使出手以她的身手也未必有胜算,现在眼镜男又被擒住,想全身而退怕是不可能了。
顾北峰想着已经走到她的面前,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彼此都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而就在这时,他们身后的红旗车爆炸了。
“小心。。。”
。。。。。。。。。。。。。。。。。。。。。。。。。。。。。。。。。。。。。。。。。。。。。。。。。。。。。。。。。。。。。。。。。。。。。。。。
顾北峰眼前的黑色,慢慢退去,眼前开始朦胧的有一丝光亮,时间的感觉似乎又恢复了,当他的听觉开始恢复的时候,身边的不远处又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有人拉着他的衣领,另外一个抬着他的腿,正往一个石头台阶上的推,他的视觉还没有完全恢复,还看不清这两个人的模样,但听声音他大概知道是他的战友小林子,他努力的想用双手想撑起身体一起用力,却怎么也使不上劲。
“队长,队长,坚持住,坚持住,我们的支援来了。你一定要坚持住。”
接着又是几声爆炸声,距离离他们越来越近,顾北峰模糊的视线似乎已经可以看到被炸起的尘土,在他身边又落下,石子打在他的身上,没有一丝的痛感。
“他们怎么乱打。”
“是友军的空中支援,他们在上面看不到我们,我们没有他们的蓝军系统,他们分辨不出敌军,你在这里照护好队长,我出去给信号。”
“你疯了,你拿什么给信号。”
“用烟雾弹,没时间了,不立刻指明正确攻击的方位,下一次的炮击很大概率就击中这里了”
“小七,小心。。。玲玲还等着你回去。”
“我要是没回去,帮我照护好她。。。”
“小七,别去,别去。。。”
顾北峰用嘶哑的声音喊着,慢慢的他的眼前又暗了下去。
。。。。。。。。。。。。。。。。。。。。。。。。。。。。。。。。。。。。。。。。。。。。。。。。。。。。。。。。。。。。。。。。。。。。。。。。。。。
“是你。。”
“什么是我,我叫雷晓文。”
“你救了我?”
“躺下,别乱动。你胸口的伤很深。”
“谢谢你”
“我没救你,是你自己命大。你也太蠢了,冲过来挡在我前面,本来你不挡我这一下,我是可以逃开的,你这一挡,害的我也。。。”说着顾北峰看到了她手上的伤
“啊?对不起,我。。。”
雷晓文忽然把脸凑到他的脸旁,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
“你?是怕爆炸伤到我?是想保护我吗?呵呵,你这人还挺有意思的。”
顾北峰被这突如其来的问话,问的面红耳赤,本来他就不善于交谈,更不知道怎么去接她这一句话问话了。
“我。。。”
雷晓文突然又快速的把脸移开,背过身去整理桌上的医药包。
“对了,其他人呢。。那个姓陆的小姑娘,还有他哥哥,还有。。。他们都怎么样了”
顾北峰焦急的想从床上坐起来。
“他们在隔壁的房间休息,没有你伤的重,都没大碍,他们跟你一样,蠢的不可救药,一点脑子也没有。”
“啊,什么意思?”
顾北峰胸口很疼,伤口的确很深,他用尽全身的力气都没有能够坐起来。雷晓文叫来了佣人,给他换药,扶着他靠床头坐起来,又端来了吃的,一个模样挺俊俏的侍女一口一口的给他喂粥,几个人围着他转个不停,他以前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突然间有一种很梦幻的感觉,感觉自己在做梦。
“你叫顾北峰,上海人,父亲去年过世了,母亲祖籍河北,你来北京之前把她送回了老家,你是张斌介绍来工作的,对吧。”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呵呵,情报永远是最重要的”
雷晓文偏过头去又是一笑,这笑似乎带着些许轻蔑,但顾北峰却丝毫不在意。
“你用脑子好好想想,第一天到任,到新的单位,单位也没去,领导也不知道是谁,就突然来一个人让你们去执行任务,这可能吗?被人骗的团团转还不知道。没有识破骗术视为不明,不问原因就去抢人家东西,视为是非不分,还好,你比那个傻姑娘稍微强那么一点,心中还有那么一点正义感。”
雷晓文说他心中有正义感让他感到很羞愧,那时,他那么说,那么做,不是因为这份正义感。
“那他,设了这一个局,是为了这个”
顾北峰看了看雷晓文带上手上的手镯,又用询问的目光看了她的眼睛,顾北峰指的他是那个眼镜男。
“这次你说对了,要不是我发现的早,这东西就要被那傻姑娘拍去双手送上了。”
她说着又举起带着的那个衔尾龙造型的手镯仔细端详。
“居然还是双层透雕,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怎么这么多人都惦记着这个”
。。。。。。。。。。。。。。。。。。。。。。。。。。。。。。。。。。。。。。。。。。。。。。。。。。。。。。。。。。。。。。
“小七子,小七子。。。呜呜。。。。”
“队长,队长,坚持住,直升机来了。。。”
顾北峰的意识再次恢复一点时候,自己正在被人往直升机上拽。
“小七呢?”
顾北峰用自己能够发出的最大的音量询问着身边拽他的人,螺旋桨的轰鸣声覆盖了他的声音,抬他的人似乎没有听到他的问话。
直升机很快就起飞了,还没飞的足够高一枚直射过来的火箭弹就擦肩而过,差一点就击中了螺旋桨,火箭弹带过的热浪触发了直升机的警报系统,整个机体失去了平衡,晃动的向下坠去。
“没有击中,升高液压。稳住!”
旁边的人没有抓住顾北峰,他一头撞在了直升机的仓壁上,又晕了过去。

。。。。。。。。。。。。。。。。。。。。。。。。。。。。。。。。。。。。。。。。。。。。。。。。。。。。。。。。。。。。。。。
“你是?晓文姐?你剪头发了?”
顾北峰看着眼前这个帅哥竟然一时没认出来。
“没有啊,在这呢,怎么?认不出来了?”
雷晓文拨了拨他颈部的头发,顾北峰这才发现这是套假发。
“哦。。。。。。对了,谢谢您这段时间对我的照护。”
顾北峰显然对雷晓文的这一身男装打扮很诧异,但随之他立刻猜到了她可能是要去做一些事,这些事又不能暴露身份,就只能女扮男装了。
“呵呵,我又没照护你,是他们照护你的,你应该谢谢他们”
雷晓文指了指那些在屋外忙碌的佣人。
“哦,那也得感谢您,你看,我这一直住着您的地方。。。真是打扰了”
“你这个人说是比较笨吧,心肠倒是不算坏,你是想救我成这样,虽然结果不尽人意。。。,哎呀,不行,还是太笨。算啦,我跟张斌也是老相识了,你是他的人,照护你只当是卖他个人情了。”
雷晓文大概看了看顾北峰的伤势,发现已无大碍,就把手中的一封信交给他。顾北峰接过信件,只有短短几行字:
我们在XXXXX,好像是一个地址,还有一个联系电话。
落款:陆薇 留
“你的那两个朋友留给你的,他们前几天就走了,你现在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你也可以走了,去找她们吧。”
顾北峰看完信,抬头一脸茫然的看着雷晓文。
“怎么了?不认识路?要我派人送你去?”
“不是。。不是。。其实。。我和他们两个并不算太熟。。也不好贸然前去讨扰,您认识张叔的话,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他呢,是他给我安排的工作,我想现在找他比较好一点。”
“张斌?他好像出国了吧,这一时半会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
“啊?那这下就麻烦了。。,也不知道他给我安排的是什么工作,那个眼镜男却为什么要骗我呢?”
顾北峰低着头自言自语,雷晓文拨通了张斌通了电话,说了几句话就挂了。
“恩。。我刚跟张斌打了电话,你的工作的事由我来安排,把你分到哪里去呢?你自己想做什么工作?”
“啊?我…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能干嘛。。。听您的吧。。您安排”
“我看了你的档案,重点高中毕业,还没读大学,学历怕是不够,你这么小。。阅历也不够啊。。能分去哪呢。。”
雷晓文看着一脸茫然的顾北峰,托着下巴想了会。
“这样吧,我有时候的要去办一些事,一个人难免有些照应不过来,我做的事往往很危险,我看你身手还不错,你要愿意的话,就留下来帮我,薪水呢不可能给你太多,但肯定够用,住处的话,你肯定不能住这,到时候我会给你安排个住所。。你要愿意的话,你就留下来,要是不愿意的话,哎?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咋办?”
“我愿意。”
几乎是同时顾北峰给出了答案。雷晓文知道这孩子在这里没有依靠,这种人在这繁华的北京城也不少,她肯收留他的原因,可能还是他不加思索的为她挡的那一下。说是对她有救命之恩也不为过,一个男人可以不惜生命的去保护一个女人,这种忠诚度,是拿钱买不来的。但她不信所谓的一见钟情,更何况在她的心底早就有了一个不可代替的他。
“还有一件事,你会开车吗?不会的话得去学一下,还有,以后在外面,不要叫我晓文姐,我比你大,你就叫我雷大哥吧,记住,在外面,千万不要暴露我的身份。”
令人顾北峰感到惊异的是,雷晓文的的声音说话间就变成了一个男声,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行,我都听你的,雷大哥。”
。。。。。。。。。。。。。。。。。。。。。。。。。。。。。。。。。。。。。。。。。。。。。。。。。。。。。。。。。。。。。。。。。。。。。。。。。。
“你们,中国人,最让人佩服的,就是可以牺牲自己,成就别人,在美国,每个人的生命都被视作是平等的,没有人会愿意牺牲自己成就别人,在刚才的那种情况下,很可能谁都走不了,你的队友他是伟大的。作为军人你不应该为他哭泣,你应该他感到自豪和骄傲。”
“够了,马科儿,你不会说就不要再说了,那个词不叫成就,念做成全,但用在这里,成全也是不对的。。。。。。。”
“队长。。队长,你醒醒。坚持住。。。”
“他没事,你别晃他了,他只是撞到了脑袋晕过去了。。。”
直升机的终于爬上了安全的高度,在这个高度,这些恐怖分子的原始武器,已经不可能在击落它了,伴行的AC130也接到了全力开火的命令,向地面肆意的倾泻着它复仇的怒火,这已经不是战争了,而是单方面的火力碾压,这是一场屠杀。
。。。。。。。。。。。。。。。。。。。。。。。。。。。。。。。。。。。。。。。。。。。。。。。。。。。。。。。。。。。。。。。。。。。。。。。。。。
“《大设计》斯蒂芬•霍金著,你最近好像对这些抽象物理学的东西挺感兴趣。”
雷晓文收起手中的手机,从车的后座探身过来,看着顾北峰手中的书说到。
“恩?他来了吗?哦,你说这书啊,我是看等了半天他还没有来,就拿出来翻翻打发下时间。”
“没事,你看吧,还得一会呢。”
说着雷晓文又坐回了后座上,又拿出手机继续翻着。
“北峰,你有没有听过健身猪和忍者三文鱼的故事。”
“啊?会健身的猪?没听过。”
顾北峰从前座上回过头看了看雷晓文,觉得她这话问的很奇怪,但见他还在玩手机,想来又是在给那个人发信息,便没有追问健身猪是个什么东西。自从两年前跟着雷晓文以来,他从她的身上的确学到了不少东西,为人处世的道理,做事时的飞扬卓绝,在顾北峰的心里她是他的偶像,是他的神,是一切完美事物的化身。他暗暗下定决心,就这样跟随她一辈子,哪怕就是这样做一个保镖,一个司机,一个仆人,他都愿意用自己的一生去守护她,帮她完成她每一项想完成的心愿。但在她这也有她的规矩,比如是不可以在她面前说某个人的不是的,否则她可能会立刻就翻脸,顾北峰知道,那个人也是她的神。
“哦,那我跟你讲讲吧”
雷晓文关上手机屏幕放到旁边的座位上,想了想说道。
健身猪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这样说的,有一个独立的生态系统,生态系统的顶层,生活着一群可爱的小猪猪,这些猪呢,每天上班,学习,生活,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但这个小世界并不太大,很多小猪猪只是听说过外面世界的样子却没有真正的见过,对每个小猪猪来说能够出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是唯一的毕生追求。而在这里呢,有一项最高的荣誉,就是打拳击擂台,拳击擂台每天都会举行一次比赛。会选取一个获胜者,获胜者会通过一个专属的最强小猪猪的通道,经过这个通道便可以直达外面的世界。进入那个通道是每个小猪猪的梦想和追求。这天又有一个粉红小猪成功了完成了他的梦想,他每天坚持不懈的健身,练习拳击,为了就是一窥外面的世界。它终于实现了,他走进了那个通道,本以为会到外面的世界,没想到这个通道连接的是一个巨大的澡堂,看来要先洗干净才行,他满怀希望的洗完澡准备迎接广阔天地的新的生活的时候的,却被无情的电死在了更衣室的座椅上。接着他的肉被烤熟切割,洗澡水做成了豚骨汤,送往这个生态系统一楼,而一楼的外面亮着一个霓虹灯的广告牌:最强豚骨拉面。
忍者三文鱼的故事:
这个故事,有点像上一个故事,也是一个独立的生态系统,在生态系统的顶层,住着一群忍者三文鱼,但他们的繁殖太快了,没有足够多的地方和资源去养活这么多的忍者三文鱼,怎么办呢?于是在这个生态系统里,这些忍者三文鱼为了自己的生存,各个勤练武功,每天他们也会举行一个比武大会,输得忍者三文鱼会被赢的杀死,赢家可以获得输家的生存空间和食物。而被杀死的输家不会有人去看他们一眼,他们的尸体顺着水流来到下一层的生态系统,在这里有另一群忍者三文鱼拿这些死者苦练武功,把他们切成更小的段,送至下一层,而在最底层,这些被切割的忍者三文鱼,被裹上米饭,封装好,贴上标签。而在这个生态系统的一楼外面也亮着一个霓虹灯的广告牌:最强忍者三文鱼寿司。

“这故事听起来有一点毛骨悚然,但讲述的道理似乎是相同的,说的是在一个大家认为都对的前提下去做的一件事,往往未必是对的。如果从物理学上来说的话,第一个故事着重于时间上,第二个说的则是空间上,他们想表达的是,从更广阔的时间和空间上来看,我们的世界也许并不是从小段时间和空间上看的这个样子。”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一些不可理喻事情。”
雷晓文又开始玩她的手机。
“你是说最近闹的很凶的幽灵态吧,有时候我也在想,这个世界真的很奇妙,整个宇宙就像是无数琴弦合奏的交响,是谁在弹奏这曲人类还不可理解的乐章呢。上帝,真的存在吗。”

“你这小子,我没发现你还是个基督教徒。”
“哦,不,不,我不信这些的,我可是无神论者。”
“也不能这么说,有时候,有点信仰,人才会有有所畏惧,才守得住做人的底线。”
雷晓文的放下手机,神情突然变得异常严肃,这让顾北峰感到很紧张,她很少露出这样的神情。但从她的眼神里又看不出太多的东西,雷晓文就是这样一个人,或许能够从他美丽的外表,对她做出一千种解读,但绝对不可能看透她的内心,这么多年顾北峰从来没有正真的理解她,她总是那么神秘,但顾北峰绝对的信任她,他知道她是个好人,好人是不会做坏事的,如果她做了坏事那也是不得不做的坏事。
“北峰,你很聪明。你应该继续读书的,跟着我荒废你了。要不,我给你弄个名额,回去读大学吧,费用都由我来承担,只要你肯读,你想读哪个学校,跟我言语一声,都能给你办到。”
听到这话,顾北峰的神情却突然变得很紧张。
“晓文姐你不是又要赶我走吧,我又做错了什么了吗?不要赶我走。求你了。读书的话,现在也可以读啊,你看我这不是在读吗,我说过我会跟你一辈子,你要办什么事,我都一定会给你办好。”
说着他晃了晃手中的书,极力想证明自己真的有用功,雷晓文看着他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北峰,你又忘了规矩了,算了,这里也没其他人。。。呵呵。。”
看到雷晓文勉强的笑容,顾北峰的心情才稍微安定了一些,至少目前,她不会再赶他走了。
这时雷晓文的手机屏幕又亮了,他收到了一条消息,随即点开看了看。
“让我等半天,自己跑那去了。。。。北峰,去颐和公墓”
“啊?不等他了吗?”
“他去祭拜一个朋友了,我们现在也过去。”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打赏AE钱包:aechina.chain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