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中国

《歌者》-第三章2

二月红hong 发布于 06月16日 阅读 730 本文共10349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26分钟。

以AE为技术背景的长篇科幻小说《歌者》,已获得作者授权在本站连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相关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作者:xixuesky

《歌者》-第三章2

《歌者》-第三章2 小说 第1张

你们知不知道,在风水学中寻龙是指什么?
所谓寻龙,实际上就是找到山的主脉,俗称“找靠山”。一般要求山势雄伟,来龙清晰绵长,起伏跌宕。来龙绵远的,发福亦绵远,来龙短促的,发福亦短促。你们看这远方的群山,正是连绵不绝的龙脉之所在,而那断崖正是龙头所在。

阿东跟在光脑壳的风水先生后面,听着他对着其他的看客侃侃而谈,自己对风水知之甚少,光头说的他也不太明白,但听其谈吐,肚子里还是有点货。石佳明让他帮忙卖掉庄园,用来支付他和张璇高昂的冬眠费用,能买得起这么大一座庄园的人,自然不会是普通的富人,来看的很多都是世袭的大家族,有的大家族绵延了几个朝代依然兴旺,这些家族往往很低调,平常人很难接触到,这些人在选择住宅的时候往往十分笃信风水之说,钱对他们来说只是个小事。

阿东之前试图找过一些普通的房地产中介商,那些人根本干不了这事,他们来了以后,往往会被庄园宏伟的气势所震慑,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原本这事也不是没人能干,他特别要好的朋友雷晓文就精通风水术数,但阿东现在还不想找去找他,他还没有想通一件事。

四姑娘知道这事以后,说自己可以帮他找个懂风水的先生。四姑娘据说是他们局局长的女儿,阿东在这个神秘的部门呆了这么久都没见过局长,就更别说其他人了,在这里很多事都是没有根据的一传十十传百,事实往往不是那样,阿东并不在意这些也不想去理会。在局里大家管四姑娘叫阿四,她真实的姓名叫什么阿东并不知道,在局里几乎没人用会用真名,大家办的事,用他们的话来说,都是属于高度机密的,能够在局里工作的,也都不是普通人,用你的名字找到你的妻子,你的孩子,对他们来说是件很容易的事情,这里的人都不想自己的生活受到影响,自己的家人受到牵连,他们彼此之间并不互相信任。

四姑娘是个标准的美人坯子,在局里追她的男生不少,她的眼光也是极高的,几乎看不上任何追求者,那些追求她的男生到最后都会被她捉弄的不敢靠近,到后来也就没人在敢去招惹她。

阿东想着这些琐事,没发觉四姑娘已经朝自己走了过来。她似乎很高兴,蹦蹦跳跳的过来就想挽住阿东的手,阿东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她,作出准备反击的动作,四姑娘徒手捞了一个空,身子向前一倾,差点摔了个狗吃屎,她稳了稳身子,有些失望的向阿东嘟哝着嘴,抬头一看看到阿东的摆出架势似乎是要对自己动手,便也吓得站在原地不敢动。

“阿四?哦。对不起,我搞错了,这也是习惯了,我十步之内的规矩你是知道的。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听到阿东的话,四姑娘才稍微舒了口气,她刚才着实是被阿东的反应吓到了。

“你这是偏心啊,上次我看到雷晓文挽你,你也没这么大的反应啊。难道你喜欢男人?”

四姑娘对着阿东调侃道,这也是为了掩饰自己刚才在慌乱中的失态。

“啊?雷晓文?他?她自然是不同的。”

阿东对自己刚才过度的应激反应作出解释,十步是他留给自己的安全距离,在这个距离上不管是敌人对他的偷袭,还是抬起枪口对他瞄准,他都有足够的反应时间,任何人突然的接近他,都会触犯他的敏感的神经,这是他主观意识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潜意识自己做出判断形成的条件反射,但雷晓文却是个例外,上次她悄无声息的站到自己的背后,阿东竟然丝毫没有发觉,事后阿东曾多次回忆起那时的状态,并不是因为自己太疲累了,而是在雷晓文接近之前阿东就闻到她身上那种特有的香味,阿东在潜意识里已经知道是她了,潜意识里对她却是绝对的信任。

光头继续在那胡侃,四姑娘跟在阿东的身边,阿东机械式的跟着光头先生走一直往前走,似乎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四姑娘便没再去打扰他,转而去听那个光头先生讲这庄园的风水。阿东自己满脑子都在想雷晓文的事,在这之前他告诉自己要远离她,也不要想关于她的任何事,但就在刚才阿四提起雷晓文以后,自己却满脑子都是她,怎么也忘不掉,就像竹林里挥之不去的迷雾永远萦绕在他心里,即使被强风吹散,待大风一过,它们又会从地底弥漫出来。和雷晓文一起的经历不断浮现在阿东的脑海里,他又想起他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情景。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约阿东的人还没有来,他独自一人坐在饭店三楼的窗边欣赏着西湖的山光水色,即使在这酷暑的时节,这里人还是那么多,可实在等的太久了,店小二来他这问过几次,意思是您要是不用餐还请把位置让给门外的等候食客,阿东嫌这家店小二太吵嚷,就包下靠湖边的一排位置,又要了几个店里的拿手好菜,独酌起来,酒过三巡已有朦胧的醉意,可约他的人还是没有来。阿东正准备假寐一会儿的时候,从路边突然冲出几个青年人挥舞着着钢管追着一小姑娘,阿东坐在高处看的清楚,一个约莫十五六岁小姑娘似乎已经受了重伤,鲜红血液弄湿了她纯白色的裙子,又顺着裙边滴落到地上,一路跑过她后背流出的血洒了一地,但即使这样,小姑娘依然没有呼救,她一个劲的向他这里的饭店跑来,似乎跑到那他就得救了,朦胧中阿东有一种她就是约自己那个人的错觉,但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电话里约他的是一个男人,即使这样他还是一拍桌子,侧身从三楼的窗边直越而下,引来一阵惊呼。

路边的行人纷纷让开,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去伸出援手。普通人看到这样场面,怕是早就吓傻了,哪还敢上去帮忙。

小姑娘刚跑到马路这边,被冲出来一辆小车拦住了去路,这辆车的后面还跟着几辆中型的面包车,从车上下来更多的人,他们开始从背后抽出钢管,钢管在空气中发出呼呼的声响。

后面追上的青年抡起钢管就朝小姑娘的脑袋抽去,这一下要是打中了,颅骨只怕要当场爆裂,小姑娘虽身受重伤,但反应却还迅速,腰部一扭躲过这一击,同时自己也被一群人逼到了死胡同,她显然已经体力已经透支,整个人瘫坐在地。

看到她被逼到死角,毫无还手或逃脱的可能,领头的胖子向收起钢管,把跟着他的人挡在身后,自己走了上去。

“看你还往哪跑,把东西交出来。”

胖子说着就蹲下身去伸手去摸小姑娘的脸,又捏着她的下巴左右看了看。

“哟呵,长的到是不错,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打成这样,真是糟蹋了,要不,先陪大爷们乐呵乐呵,哈哈哈哈哈。。”

胖子说着就伸手想去脱小姑娘衣服,却被后面上来的一个红发的男子一棍子打翻在地,这一下,胖子疼的他倒地不起,红头发似乎还不解恨上去朝着他的脑袋一顿狂砸,几棍子下去这领头的胖子就已经没有了呼吸,红头发似乎还没有要罢手的意思,直到把这胖子的脑袋砸的面目全非才停下来,旁边的人都看傻了,没人敢吱声。红发的男人走到小姑娘的面前。

“伤到哪了,让我看看。”

红发男检查着小姑娘的伤势,喊人从车上取来急救箱,给小姑娘包扎伤口,似乎他们是认识的,阿东藏在他们头顶的阳台上,看着这一切,没有着急出手,他想先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可当他见到这个红发男子的时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起初吸引他的是这红发男俊俏的脸庞,如果从不是穿着和声音判断,大概会以为是个女的,他的头发也非常的奇怪,不像是染出的红色,似乎是天生的,那种淡淡的棕红色是一种特殊的血液导致的,阿东之前也曾见过这样一个人拥有这样特殊的血液,这种血液可以。。。等等。。那个人?是谁?

阿东的看着这个红发的男人,他的影子开始模糊,视野的中心出现了一块黑斑,迅速扩大,就像一张在蜡烛上方展开的纸被烧焦一样,最后黑色覆盖了一切。当他意识到是怎么回事时,四肢已经无法动弹,他感觉到传递到四肢的力量被抽离身体,这种感觉就像在噩梦中你拼命的要逃离某个危险却始终迈不出步伐。他并没有惊慌,大脑中被激活的记忆告诉他,对这种束缚最好的办法不是用力量去抗拒它,你越去抗拒力量被抽离的越快。他放弃了用力,身体软了下来,但即使是软软的这一点力量也足以支撑他站立不倒,四周的一切正在飞快的变化。黑色的轮廓逐渐的清晰,瓦顶梁柱分解崩溃又重新组合成新的墙壁,桌椅。。

当他的身体再次可以接受意识的控制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这里显然不是自己刚才站的那个阳台了,而是一间普通的房间,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房间,什么也没有除了墙壁只有一张桌子,桌前似乎站着一个身穿军绿军装的男人。侧面对着他,房间的很暗,从窗口透进来的光线来看应该是白天,但这个房间似乎是处于某个地下室。

阿东感觉这个男人的侧影很熟悉,这种熟悉不是简单的认识某一个人,是一种很亲切的熟悉,就好像远离家门的孩子看到自己父亲送别的背阴,他的心里一阵悸动,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这么多年自以为内心修炼的足够强大的他不应该再对任何事物产生这样的感觉,但他还是走了过去。

在离他还有五六步的时候他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那是一张成熟却依然俊俏的脸庞,男人并没有注意到他,而是一只手抚摸着从桌上拾起的相框,喃喃自语:“我不知道你在这儿,知道的话我会常来看你的。” 男人的双眼平视着前方,像是看着时光的深处。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竟看到那双深陷的眼中有了泪光。

阿东想走的更近一些,看看相框里的人的模样,这时男人手腕上的手镯滑落到相框上轻盈的镯体触及相框的一瞬间竟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回响,猛然间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刚想张嘴说话,镯体撞击相框的回响就好像跟周围的墙壁形成了共振一般被无限放大淹没了他说出的话,最后撞击声变成了轰隆的爆炸声,仔细听又像是枪声,四周的墙壁开始脱落,黑色又开始填充他的视野。。。。

同一时间,红发男对小姑娘说。

“晓文,别怪哥,要怪就怪你的命不好,谁让老爷子老糊涂选了你做当家人,可你为什么就是不听话呢,你放弃好吗,你放弃的话,哥就能保你周全,把扳指给我,好吗?”

小姑娘没有回答,疼的龇牙咧嘴,红发男给她包扎好伤口,又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给她披上。

“很疼吧,忍着点,你现在仔细听我说,只要你让出当家人的位置,哥就能保住你。”

小姑娘没有说话,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哥哥看。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小姑娘终于开口说话了。

“你不相信我?”红发男道

“你就是想要这个吧。”

小姑说着从身上掏出一个碧绿色的扳指,看质地有点像翡翠。无论是在古代还是在今天,扳指都有着实用,美饰和标志社会地位的作用,是为修养、为身份、为权利、为雅好等的象征。早在商代,扳指作为一种护手的工具就已经出现了,带于勾弦的手指。可以扣住弓弦,防止快急速回抽的弓弦擦伤手指,扳指的前身叫韘《说文》曰:韘,射也。到了明清的时候,扳指在汉族之间发展成为首饰,开始大量普及。老北京流传一句老话:贝勒、王爷三件宝:核桃、扳指、笼中鸟,可见扳指当时在贵族中的受欢迎程度。

扳指的材质多种多样,军事所用的扳指叫——武扳指,因为需求量大,所以都是拿驼鹿角制作的。后来满族人入关后,很多贵族子弟不再习武,但仍然保有佩戴扳指的习惯,并且作为炫富的一种手段,扳指的材质也在不断升级——鹿角到犀角、象牙、水晶、玉瓷、翡翠、碧玺等名贵润滑的材料。等级最高是皇帝的扳指,不仅材料顶级,还要经过专业设计、修改、皇帝本人确认后才可以制作出来。由翡翠、玛瑙、珊瑚等名贵材料制作的扳指,非皇宫贵族所有,一般人不可能随便佩戴。

这小姑娘拿出的扳指却有些奇怪,她这个扳指也太长了,比正常人的大拇指的要长出很多,这扳指很容易让人想到那些清宫剧里的形象。在古代中国地位很高的女人都喜欢留起长的指甲,以显示他们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尊贵,清朝时期的皇宫里的贵妇们更是用镶珠嵌玉的豪华金属或者景泰蓝指甲套,以保护他们精心留饰的指甲。但扳指不同,这么长的扳指带在拇指上,手指关节都无法弯曲,不可能有人长时间去带着这个,那么它的作用可能不是装饰性而是纯粹的象征着身份或者权力。

“这就对了,来把它给哥哥。”

红发男目不转睛的盯着这扳指眼里都要放出光来。

小姑娘又突然收回扳指。

“二哥,你看它的眼神,和三哥四哥一样,你,跟他们没有区别。”

“少废话,给我拿过来。”

红发男从小姑娘的手里一把夺过扳指,小姑娘身受重伤,手上软软的没有什么力,但似乎也没想过去抵抗,任由红发男夺走了扳指,她也没有要再去夺取的意思,只是刚才这一下,似乎背后的伤口又裂开了,小姑娘疼的眯起了眼睛,红发男倒是眼里还有这个妹妹,连忙收起扳指询问小姑娘要不要紧,又检查了她后背的伤,发现没有大碍才又拿出扳指仔细的端详起来。

“二爷,就是这个?”

这时站在他身后的年轻人说话了,说话的这个留着一撮山羊胡子,脸上有一道伤疤,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样子。

“就是这个”

说着红发男拿着那枚扳指在山羊胡子眼前一晃就收了起来。

“走”红发男对众人说道。

“等等,她怎么办”山羊胡子指着蹲坐在地上的小姑娘说道。

“她?不用管了,有这个就能找到那个地方。”

“二爷,不能留活口。不能让他们知道东西在我们手上。”山羊胡子对着红发男说道。

“你杀了她,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在他们之前找到那个地方,不要在其他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我知道你不忍下手,一将功成万骨枯,大义灭亲也在所不惜,这件事不能泄露出去。”

说着这山羊胡子就要代劳,从地上捡起一根钢管,握住钢管用了死力就朝着小姑娘的脑袋砸去,却被红发男一手抓住,他顺势向下一拽,拽了山羊胡子一个趔趄,又反手一棍子却打在了他脑袋上,山羊胡子的脑袋顿时鲜血直流。

“妈的,谁敢动我妹妹,都给我退下。”

跟在山羊胡子后面的一群人,没有理会红发男的命令,都站在原地没有动,山羊胡子捂着自己的脑袋从地上站了起来,这的身体素质真不是盖的,换做普通人这一棍子下去恐怕不死也倒地不起了,他居然还能站的起来。

“呸,二爷,你还真以为你是爷啊,时代变了,现在人不讲辈分了。”

山羊胡子吐掉口中的污血,言语中已经没有之前的客气。

红发男见势不对,抱起小姑娘就往人群外面冲,一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都站在原地没有动,这时站在山羊胡子旁的一个带着黑色眼镜的男子倒是反应极快,在红头发经过他身边的一瞬间,他就掏出了夹在怀里的一把砍刀,朝着红头发背后就劈去,红发男猝不及防,一下翻出去几步,眼看就要倒地,他顺势一把把怀里的小姑娘给扔了出去,小姑娘虽然受了伤,身体倒是极为灵巧,顺势一个前翻就又站了起来,回头看着红发男却原地傻站着没有动,红发男又喊道。

“傻瓜,跑啊。”小姑娘这才反应过来拔腿就跑。
山羊胡子朝着倒在地上的红发男走了过来,一脚踩在他的脸上。

“你倒是跑啊,往哪跑,我告诉你,我这是给三爷面子,才叫你一声二爷,这是在杭州,你以为是在北京,在这里你他吗就算个屁,连狗都不如,我先废了你,再去抓你妹妹,你不是疼你妹妹吗,等我抓到她,当着你的面把她手指一根一根全砍下来。”

红发男这时突然从地上翻起身子,就去夺黑眼镜手里的刀,他杀心已起,奋力夺过砍刀就向山羊胡子劈去,山羊胡子没想到这红发男看着弱不禁风,竟然如此生猛,被砍了一刀血流不止,还能夺刀伤人,他接连向后退去,眼看刀口就要划向山羊胡子的脖子,砰的一声,有人开了一枪,红发男这才倒地不起,山羊胡子得救以后如获大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又走过到红发男的身边朝他的头猛踹,黑眼镜这时拦住了他。

“好了,先找东西。”

几人在红发男全身上下搜了一遍以后,没有找到任何东西,显然他们是想找刚才那枚扳指。

“糟了,上当了,追。”

小姑娘本来伤的就很重,加上担心她的哥哥,跑的并不快,甚至没有想到去拦一辆车,她拿着刚才她哥哥最后塞到她怀里的那枚扳指,想的都是她和她哥哥以前的事,她误会他哥哥了,二哥还是那个二哥,是一直疼爱自己的那个二哥,他刚才对自己说的话,都是为了在外人面前保护她,想着她就又哭了起来,脚步更慢了。

山羊胡子一群人很快就追上了小姑娘,路边的行人看到这群人手持砍刀,都离的老远,只剩小姑娘一个人被围在马路中间。

“交出来吧,交出来给你一个痛快,送你去见你哥。”

“你们!”

小姑娘已经明白这话里的意思,二哥多半是已经遭遇不测了,这个形势已经是无路可逃,既然如此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举起手中的扳指就要往地上砸。没发觉黑眼镜的枪口已经对准了她,就在她准备把扳指砸的粉碎的时候,黑眼镜已经开了枪。

“谁先过来,谁先死。”

小姑娘只是感到身体突然一热,同时一个模样成熟而又俊朗的男人挡在了她的前面,说出了那句话,这个男人回头的看了一眼小姑娘,他的脸在小姑娘的眼中定格,直到最后化成一片黑暗,同时,枪声,惊呼声,惨叫声,不绝于耳。等到这些声音也都慢慢的消失了。

小姑娘才发现自己置身一片黑暗之中,黑的没有尽头,她慢慢的抬起头,看到远处有一点零星的亮光,亮光越来越近,竟是一个人打着灯笼向她走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二哥。

“晓文,二哥没保护好你,让你受委屈了,你不会恨二哥吧。”

“二哥。。”小姑娘站起来一把抱住她哥哥痛哭起来。

“别哭,傻孩子,别哭,听二哥说,你不能待在这里,这不是你该留的地方,以后二哥不在你身边,你得学会自己保护自己,不要轻易的相信别人,包括你的几个哥哥们,还有,这玉扳指的作用是。。。。”

和周围阴冷的漆黑比起来,二哥的身体很温暖,抱着很舒服,小姑娘不愿意撒手。

“晓文,二哥该走了,你也该走了,玉扳指的事不要对任何人说,直到有一天你需要把它传给你的后人的时候,你再告诉他。”

“哥,哥,别走。。哥。。。”

二哥的身体在小姑娘的怀中粉碎成无数的碎片,这些碎片的亮度突然增高到极高,像一个一个小太阳一样,把周围的黑暗一块一块全部撕裂。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回到了雷家大院的私人诊所里,手上打着点滴,母亲正在一旁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看到自己醒了显得很高兴,又去喊她父亲。

后来雷晓文从她母亲的口中得知,他伤的很重,昏迷了好几周才好,她的母亲担心她挺不过来日日夜夜为她祈祷,好在祖宗保佑,这才捡回了一条命,在她昏迷的时候雷家发生了巨变,家族内部为了争夺当家人位置,几个兄弟互相残杀。

那次在杭州的时候,是她的三哥出卖了她,他三哥企图利用外部力量来瓦解雷晓文并不丰满的羽翼,甚至想直接干掉她,以此来夺取雷家当家人的位置。

二哥知道老爷子传位给雷晓文以后,几个兄弟定要明争暗斗的夺位,他早就设了一个局,让几个兄弟在互相斗争中慢慢的消耗彼此,好让雷晓文最后能够稳坐当家人的位置。

但雷晓文还是太年轻了,手段远没有她几个哥哥狠毒,二哥没有想到的是,老三为了权势地位已经丧心病狂,竟然想杀掉自己的亲妹妹,二哥平时做事极为谨慎,周密,但关心则乱,得知老三要害自己妹妹的消息以后,乱了方寸,又怕打草惊蛇,只得连夜只身一人赶往杭州。

二哥在那次以后就神秘的消失了,有人说是死了,但老爷子派人找了好久都没找到他的尸体,又有一说,二爷没死只是不知为何神秘的失踪了,不管如何他的计划最终还是被执行了,老三,老四,最后都只落得惨淡下场。而当时在杭州,是一个叫阿东的人在最后救了雷晓文,这个叫阿东的人也是二哥局里的棋子,但他和二哥之间究竟有着怎么样的纠葛,随着二哥的离开似乎成了一个永远无法解开的迷,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雷晓文都在寻找这个叫阿东的人,但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你们看城堡外的这建筑群,中西结合恰到好处。不仅如此,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可是样式雷,样式雷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样式雷是清代200多年间主持皇家建筑设计雷姓世家的誉称,其建筑涵盖了都城、坛庙、园林、陵墓、府邸、宫殿、学堂、工厂等皇家建筑。

“万园之园”的圆明园、世界文化遗产承德避暑山庄与外八庙、北京故宫、天坛、颐和园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北海、中南海和恭王府,清东陵和西陵等,中国1/5世界遗产的建筑设计都出自一个姓雷的家族。另外,像中南海中毛泽东住过的菊香书院、周总理住过的西花厅等,也都是“样式雷”设计的。

在清朝年间,北京皇室的建筑师成了世袭的职位。早在清朝初期,一个南方匠人雷金玉来北京参加营造宫殿的工作。因为技术高超,很快就被提升担任设计工作。从他起一共七代直到清朝末年,主要的皇室建筑如宫殿、皇陵、圆明园、颐和园等都是雷氏负责的。

雷金玉去世后,五个儿子中只有幼子雷声澂克绍父业。雷声澂一生遭遇坎坷。相传雷声澂有三个儿子,先后继承父业,为乾嘉两朝承办营建皇家工程。长子雷家玮乾隆年间被奉派查办外省各路行宫和桥梁河堤工程,为乾隆南巡江南时沿途各景点营造工程效力。二儿子雷家玺曾承办乾隆五十七年万寿山、玉泉山、香山园林、承德避暑山庄和昌陵等工程。三儿子雷家瑞跟随两位兄长承办内廷工程。三兄弟将样式房的工作搞得有声有色,使祖业重新发扬光大。雷家玺又是三兄弟中的佼佼者。

雷家玺去世时,其第三子雷景修年仅22岁。雷景修非常有出息,16岁时追随其父在圆明园样式房学习,勤奋自励。平日他留心搜求,颇受皇家赏识。雷景修遵照父亲遗言,将样式房掌案之职让给别人,自己则甘居其下认认真真工作,24年后才重新将样式房掌案一职争回。雷景修曾经在重建被英法联军焚毁的圆明园、皇家陵墓以及重建太和门等北京很多重要皇家建筑工程中作出过重大贡献,其具有“舍我其谁,矢志不渝”的信念,非常敬业。他在世时不但重修了家谱,对祖坟作了良好规划,还把祖传和自己工作中保留下来的设计图样,包括各个阶段的草图、正式图、烫样模型等专门用三间房子收存起来。目前国家图书馆现存的绝大部分样式雷图档,就来自于上述家藏。雷景修死后,其本人和妻子先后得到皇帝的诰封。这个世袭的建筑师家族被称为‘样式雷’。”。。。。

“你们看,这可是著名皇家建筑师设计的,一般人有钱想买也不到,要不是。。”

光头大师讲样式雷的时候,把阿东的思绪从回忆中给拉了回来,显然阿东知道他所指的样式雷,指的是哪个家族,他转而仔细去听着光头怎么讲,可光头讲的都是样式雷早年的发家史,并没有他感兴趣的内容,想想也是,虽然雷家势大,但雷晓文毕竟只是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旁人又会知道多少关于她的事呢。

光头风水师滔滔不绝侃着,为的是抬高庄园的售价,他确实能说会道,同样的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给人感觉可能只是一堆废铜烂铁,从他口中说出来,却能变为镶金嵌玉的宝器。庄园的售价要比石佳明估计的售价整整高出了两倍有余,这让阿东不得不佩服这光头的本事。

阿东一行人跟着光头的风水先生,一路从庄园的城堡处走到断崖处,又从断崖处走回城堡,一路往返众人都被这庄园的气势所震慑,只有那光头风水先生滔滔不绝。

此外,还要求植被丰富,云雾缭绕,之所以要求来龙悠远绵长,是因为龙长得水多,龙短得水少。风水中以得水为上,藏风次之,因此,来龙长远的,水流也长,即所谓源远流长。判断龙脉的好坏,其审定标准是山脉的长远,大小兴衰。寻龙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可以用之于建造阴阳二宅的具体地点和位置,这个具体的地点位置就是穴。龙的生气从龙的祖山一路剥换而来,到了山水交会之所结穴,就好象是一颗枝繁叶茂的瓜果蔓开花、结果。祖山是根,龙脉是干,枝叶是护从侍卫,过峡是节,果柄是束气,穴位就是果实。瓜果是瓜藤生气之所结,穴位是龙之生气凝聚的孔窍。根深、枝繁、叶茂的瓜蔓才能结出好果,真穴也只有真龙才可能结出。

故经云:“根核若真穴不假”。千里来龙,到头结穴,穴场的范围大者不过是数百丈,小者一、二丈,阳宅的穴场是一大片,而阴宅的穴位有时仅是一个点,上下左右一移位便不是穴。古人有云:“点高三尺出宰相,点低三尺浪荡光”,说的就是点穴来不得半点马虎,必须准确无误,不能偏高偏低、偏左偏右而稍有差池。此与人体的穴位相似,针灸治病的一个基本要领就是取穴要准确,不能有丝毫的偏差。

光头先生晃着他那光亮的大脑袋,看着众人似明白又不明白的看着他,又说道。

说的直白点,你们看看这山川走势,这叫横看成岭竖成峰,整个山体就是一条龙脉,山崖处就是龙头,而阳宅就是这座城堡建造的地方正是这条龙脉的龙头处,压住了这头出水龙,正是宝穴所在,长居于此必定人事兴旺,富贵无比,亦可福荫子孙。。。

他们再次回到城堡以后,其中一个肥胖的女性看客矫揉做作指着墙上张璇的油画问道。

“来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了,这里为什么都是人像画儿,而且还都是这个女人。”

“她,是这里之前的女主人。这些画,还有其他的一些私人物品,到时候会有人来清理走的。”阿东看了眼张璇的画像又看了眼提问这个看客说道。

“什么?你是说,这就是那个意外死掉的倒霉鬼?这里不是风水上佳么,你是不是忽悠我们呢?算了算了,还是不买了,难怪一开始进来我就觉得这地鬼气森森的,我可不想和这个倒霉鬼一样的短命。”这女性看客转而对那个光头风水先生说道。

这肥胖的女性看客,有些刁钻,她的目的无非就是想砍价,阿东之前也见过不少这样的人,往往是敬而远之,而现在他受人之托,不能选择回避。

“你爱买买,不买滚。”

刚才这肥胖的女看客对张璇的无礼显然已经激怒了阿东,但他面无表情的很平淡的说出了这话。

“诶?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说话?你这什么态度?。。。”

这女的张牙舞爪像个泼妇一样,就要开始骂街,被那个光头的风水先生一把拦下。

“消消气,消消气,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嘛,你看,这就是你不懂了吧,为什么这里没有山水画都是人像画呢,你看啊,这里的自然风景本来就是绝佳的,在这样的地方去挂山水画,不是画蛇添足嘛,得水藏风之所,又恰巧是在龙脉上,这样的风水宝地是可遇不可求啊。不挂人像画儿挂什么嘛。”

光头先生拍了拍她的胳膊,又小声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这女的才算作罢。。。。。。

一行人走了以后,四姑娘问阿东为什么突然就又不卖了,白白折腾了一番倒是事小,石佳明和张璇的冬眠费用可要怎么解决,他告诉阿东那女人应该也是一时无心,让他不要在意这些小事,现在最关键的事要解决石佳明的委托,不要因小失大。

阿东告诉他,刚才那群人不配住这里,钱的事情,他另有办法。两人站在城堡三楼的书房眺望着远处的断崖,曾经石佳明和张璇也在这里做着一样的事。四姑娘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越来越陌生了,共事了这么久,自己却对他一点都不了解,她更不知道的是,阿东突然变卦的原因并不是那女人对张璇不敬而是他想到了另外的一件事——雷晓文的那枚翡翠扳指。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打赏AE钱包:aechina.chain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