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中国

《歌者》-第四章1

二月红hong 发布于 06月16日 阅读 702 本文共7002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8分钟。

以AE为技术背景的长篇科幻小说《歌者》,已获得作者授权在本站连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相关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作者:xixuesky

 

《歌者》-第四章1

 

《歌者》-第四章1 小说 第1张

(本章时间节点,石佳明的GZ315模型完成以后,进入冬眠的前两年)

霍雨晴从未在北京遇到过这样的大雨,书房外的屋檐瓦片被雨滴打的啪啪作响,要不是太密集了,听起来就像是枪声一样。

屋内的书桌前还坐着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他是霍雨晴的远方的老表,究竟有多远,霍雨晴自己也算不清楚了,近些年霍家在北京城里风生水起,前来投奔的亲戚有些八竿子都打不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说是她老表,真要论起辈分来,恐怕也得六杆子才打的着。

她这亲戚总是穿着一身中山装,带着个民国年间教书先生的眼镜,也不知道是不是电影看多了,这身行头在外面总是很惹人眼球,霍雨晴给他按了个老洋人的称号,正好配的上他这套行头。

老洋人正在整理书桌上的书信,不知道是不是暴雨的关系,台灯时暗时亮,让他很不舒服。他看看停停,停停看看,他们都没有说话,暴雨给这北京城城蒙上了一道迷纱。老洋人一遍看书信一遍整理着,那堆厚厚的书信现在已经被他整理成了几堆,他一丝不苟,似乎这种整洁的摆放对他来说很有意义,这可能和老洋人仔细严谨的生活准则有关,和他的穿着打扮一样。

霍雨晴倚在木门边,看着外面的漂泊大雨,回忆起了往事,一年的时间却恍若隔世。

“当前出价600万”
“叮”

霍雨晴拿起木槌敲了一下摆放在台面上的铃铛,又挑了一颗蜜枣,向空中一丢,仰头去接那颗蜜枣。铃铛传出一声清脆的回响,这一声敲击代表加价一次,不同拍品加价的幅度是不同的,单次加价的范围通常是在10万-30万之间,但也有例外,这要看当时拍品的具体价值而定,越是昂贵的商品加价的幅度越高,这么做也是一种经商手段。

霍雨晴想起来小时候他爷爷家门口摆放着的两座玉狮子,是用上等的和田玉雕刻而成,镶嵌在门口的石台上,这石台也不是普通石台,石台的用料是常见的汉白玉大理石,但却是双层的透雕,正面和侧面呈现的是完全不同的几组图案,懂这一行的一看到这门口的玉狮子,这石台,就知道价值连城。这是他爷爷特别设计的,告诉别人自己家里的势力,:你看,这么贵的东西我直接就摆在门口,不怕别人偷,也不怕别人敲坏。

精明的家伙,霍雨晴想着看了一眼坐在旁的雷晓文,只见她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拿起茶杯品了一口茶,端庄的慢慢的放回茶杯。雷晓文搭配的那件纯白色旗袍在场内昏暗摇曳的灯光下,若影若现,透露着朦胧的媚意,而这媚意在她的身上却不显丝毫妖娆,让人看着很舒服。雷晓文大概有一米六高,喜欢穿旗袍,皮肤很白,长发,她的气质来自于她的眼神,那是一种出世的眼神,清澈得要命,好像从来没有被世俗污染过,看着她的眼睛,她让你做什么事情你都愿意。

“你这家伙,我要是个男的,也要被你给迷死了”霍雨晴道

说话间,雷晓文从桌上的果盘中取了一颗蜜饯,慢慢的送入嘴里,轻轻的一敏嘴。

“嗯?你说什么?”

雷晓文过于专注楼下进行的拍卖,没有太注意霍雨晴在说什么,只是轻轻的侧脸一撇,这一撇似乎撩动了霍雨晴心中的那根琴弦,她愣了一会,放下手中的蜜饯,霍雨晴心想,自己好歹也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气场上也不能输给她。想起刚子自己丢蜜枣的样子,真是丢人。发现雷晓文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这一系列的举动,遂又学着她的样子,正了正身子,又学着她端茶杯的样子,慢慢悠悠的拿起放在桌上的木槌,叮的一声,又轻轻的敲了一下那加价的铃铛。

“拍卖的时间到,最后获得拍品的是霍家大小姐,霍雨晴。”

主持人惯例让家奴拍品循着场内的位置展示了一圈,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最后想要这个物件又犹豫的人抱有遗憾,这样的话他们就会在下一轮的拍卖上下足功夫,这也是一种经商套路。这家奴肌肉的发达单手端着数十斤的防弹钢化玻璃罩手都不抖一下,待循视完毕,他就提着拍品往二楼霍雨晴和雷晓文的包间走来。

“雷大小姐,霍大小姐,这是你们的拍品。”说完家奴行了一个礼便退下了。

“雨晴,恭喜你。这个手镯很好看”雷晓文撇过头对着霍雨晴说道。

“嗨,我就拍着玩的,说真的,你这拍卖行还真有那么一种气氛,从进来开始就是老北京的味道,被人一捧就当自己是当年王爷家的郡主了,这不想敲的铃铛也敲了,你呀,可真有你的。”

“噗嗤,是嘛。”
雷晓文这一笑,就更媚了,霍雨晴整个人都看呆了,她的笑里包含着一种无尽的暖意,让人感觉很舒服,霍雨晴想让这股暖意多停留一会儿,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她,实际上她并不是这样做的唯一一个人,雷晓文身上确实散发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雨晴,怎么了?”

“哦,你看,光顾着拍东西,把正事给忘了”
好半天霍雨晴才回过神来,发觉失态。搪塞的想岔开话题,她来这里的目的,的确也不是为了拍东西,是为了她所说的那件正事,只是正巧赶上了拍卖会,霍雨晴想见识一下就让雷晓文带来看看,没想到这一看不打紧,自己倒是被气氛鼓动着就参与进去了。

“什么事?”雷晓文问道。

“你看看这张照片。”

霍雨晴拿出了一张泛黄的老照片,同时她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种恐惧,这让雷晓文感到很奇怪。雷晓文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中的阿东,虽然样子有些变化,穿着那个年代标志性的中山装,但肯定是他没有错。这么长时间的共事,雷晓文是不会认错他的,更何况阿东对于他来说还是那样一种特别的存在。但此刻的雷晓文并没有意会到霍雨晴眼中的恐惧是从何而来,思绪还在刚才的拍卖上没有转过来。

“你确定你没有认错?”霍雨晴的表情显得更加惊恐了。
“没有,怎么了雨晴?”
“这。。。晓文,你没发现有什么问题么?”
“有什么问题?”雷晓文不解的看着霍雨晴。
“你在仔细看看,看看其他人。看看能不能认出他们是谁。”

“这怎么会不认识,这不是就是毛。。”话还没出口,雷晓文就意识到了霍雨晴所指的问题是何意。很快他也和霍雨晴有了一样的表情,惊恐的看着霍雨晴。

“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说这个阿东,十年前救过你,十年前他多少岁,现在多少岁,”

“不会吧,你在想什么呢,这又不是科幻电影,也许这是他父亲呢。世界上长的像很多,如果是父子就更像了。”雷晓文定了定神情,似乎找到了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

“晓文。。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说,那个阿东,我知道你对他有好感,但我劝你还是离他远一点,我总觉得这个人有问题,你跟他在一起会对你不利。”

“雨晴,谢谢你关心我,我知道的,他还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当年从那群恶霸中救出的小女孩是我,我们是正常的同事关系,你不用担心。”

老洋人不停的咳嗽,像是连肺都要咳出来一样,霍雨晴被他打断了思绪,她转身看了看老洋人:道。

“你要不要紧,要不去医院看看。”

老洋人是咳习惯了,对霍雨晴摆了摆手,付之一笑“没事,老毛病,死不了。”

霍雨晴也还了老洋人一个微笑,她笑得那么苦涩,让老洋人一怔,老洋人原本以为霍雨晴这辈子,都不会有这样外露的情绪。

霍雨晴背对着老洋人又看向门外说道:

我们霍家和雷家世代交好,但命运却完全不同,他们雷家是命里的贵人,有大人物保着,外面天翻地覆也影响不到他们,我们算什么。

爷爷年轻的时候靠自己的双手打拼回来的一份家业,晚年的时候干不动了,就靠着几亩田地收租子,那时候他手下的农户们都很爱戴他,逢年过节,还有农户给他送鸡,送鸭。

十年动乱的时候,他们抓走了我的爷爷,把他绑在大树上,给他扣上高高的铁帽子,问他人不认罪,我爷爷说,我没有罪,我认什么罪,他们说你有这么多地,你就有罪,我爷爷不认罪,他们就用冷水波他,那时是大冬天,我爷爷已经年近七旬,哪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回到家后,没有几天就去了。

我的父亲受此影响,被打了下来,下放到了农村,但即使那样,那些小红卫兵们,也不肯放过他,父亲历经磨难还是活了下来。

从哪以后,我父亲就变了,他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用的都是当年别人害他的招,父亲办的人中,很多都是自己的亲戚,父亲上门抓人的时候,别人一看是他,没有任何人反抗,所有人都以为父亲会给他们一条活路。然后都死了,很多人到死都不相信,这是我父亲的作为。连他这种人都开始害自己人了,他知道这个世界完了。

他认识我母亲的时候,这些事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外面的世界也大变,一切都变了,一切又都回来了,霍家也因为父亲一跃而起,成了北京城里的名门望族,他们给我起的这个名字亦有雨过天晴之意。但,雨真的停的了么。

老洋人没有说话,只是掏出了自己哪只复古的怀表看着,沉默了一会儿,他也站了起来走到霍雨晴的身边,同她一起看着门外的瓢泼大雨,道

“马上就要入冬了,这个时候应该补一下身体,我让厨子给你炖了点羊肉汤,人总是要吃饭的,你不吃,别人也会吃,总不能让天下人都去当和尚吃素吧,这是大自然的规律,是物竞天择的法则,是没有对错的。”

霍雨晴明白老洋人话里每一个字的意思,她退回到书桌前坐在老洋人刚才坐的那个位置上,桌面上的信封都标注上了名字,信封里是这个人详尽的资料,离霍雨晴最近的那堆信封上,压着一把手枪,遮住了摆在最上面那封信的一半,只露出了“晓文”两个字,霍雨晴没有再说话,目光凝视着面前的那封信。

“羊肉汤应该好了,我去给你盛一碗。”

外面的雨似乎更大了,老洋人回头看了眼霍雨晴,没有拿伞,而是径直走进雨里。

。。。。。。。。。。。。。。。。。。。。。。。。。。。。。。。。。。。。。。。。。。。。。。。。。。。。。。。。。。。。。。。。。。。。。。。

“我说,刘博士,放下你手中的数学模型,看看这大好的风景吧。”
罗伯特穿着个大花裤衩提溜着几瓶啤酒走到刘海面前,拉开一瓶递给他,又在他旁边空着的沙滩椅上坐下,仰面朝天享受着温和绚丽阳光,游轮已经驶离大西洋上寒冷的区域,气温开始回升,刘海这才敢到船舱外透口气。

几周前,他们制定了这次行程,刘海受邀参与在美国的一次学术学盛典,同期参与的还有些近代的物理学界的奠基人。这些人中不是弦论的提出者,就是夸克之父,能和这些人一起参与可以说是三生有幸,而且这次他还需要上台演讲,这让他一直惶惶不安,生怕出现一点纰漏,以至于旅途中他丝毫没有心情去欣赏沿途的风景,只是一个劲的在背诵需要在台上演讲时用的到数学模型,他需要做到把每一个参数都了然于胸,倒背如流。

背书实在不是他这类理科生的优势,他又想起了那个在学校里仰慕的对象—石佳明,他是属于那种过目不忘,学什么都天赋极高的人,刘海对他除了敬佩,更多的是羡慕。他多么想拥有石佳明那样的大脑,可石佳明却浪费了它,回国以后却整日和他的爱人腻在一起,安逸于享乐,在学术上也没有更多的建树。最后还搞什么冬眠计划,和他的妻子一起去未来了。如果没有张璇的出现,石佳明会继续学术研究,他就是那样一个对技术抱着绝对执着和热爱的人,就像热爱自己的生命一样,但张璇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哎,真是红颜祸水。”
刘海想到此处,叹息了一声,拿起罗布特放在桌上的啤酒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口。
“你好像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罗伯特笑着对刘海调侃,他躺在椅子上,活动了下肘部和膝关节,全身放松了下,又换了个姿势趴着,让背部也能被这温和的阳光沐浴到,样子十分不雅,整个人看起来像一只慵懒的大海龟,四脚朝天的在海边晒着太阳。

“你这是什么啤酒?好香的果味,喝起来倒像是汽水。”
刘海看了眼罗伯特,又拿起剩下的半瓶啤酒一饮而尽。

“区块链啤酒,你没听说过吗,吉姆那小子想出来的,配方是从兰妮她祖母那里得到的。用水蜜桃,荔枝,柠檬,这些水果混合麦子发酵后的初酿,再以特制的木桶封存,这样这些果香味就能和啤酒完美的融合,不涩不苦。”
“哈哈哈哈,你们以后打算转型去卖啤酒吗?我看你倒是对吃吃喝喝这些事挺有研究的。对项目也没有这么上心。”
刘海想到此处不禁好笑。

“有什么不好吗?项目进行到现在,已经不用我们干预太多了,任其自由发展就行了,这也是我们的初衷,不要太多人工干预,也干预不了什么,否则那不就背离初衷了。”
这家伙真能给自己的懒惰找借口,刘海想着又回头去看PAD上运转的模型,不再发一言。

“嘿,说说你那红颜祸水的事,别看你那无聊的模型了,那没什么可担心的,你就等着出风头吧。”
罗伯特侧过身子准备聆听刘海的讲述,可刘海没理他还是盯着自己的PAD,罗伯特见刘海并不打算理会他,就取下自己的太阳镜,对着太阳的光线找了找角度,直到反射光线刚好全都照到刘海的眼睛里,他又装作无辜的把太阳镜放到椅子旁的桌上,伸手去拿放在冰块里啤酒,罗伯特善于使用些小手段应对各种情况,以至于兰妮整天都说他是公司里最会耍花招的滑头。

刘海被罗伯特这么一晃,眼睛暂时性的暴盲,他用手揉了揉眼睛,回头看看罗伯特似乎又是无意的,气不打一处来又不好发作,只好暂时放下手中的pad稍作休息。

“我什么时候说是我的红颜祸水了,你可别乱讲,这话要是传到我妻子那,还以为我在外面沾花惹草,我可是一直勤勤恳恳的在你们公司工作。我说的是我一个朋友。”

“知道你是个好人,那句话用你们中文怎么说来,正人君子。那就讲讲你那个朋友的红颜祸水。”

游艇这时刚从波尔图港驶离,接下来就要完全的进入茫茫的大西洋了,那里就再也没有陆地了,而穿过这片大海以后,刘海就要面对他一生之中最重要的时刻,他压抑不住心中的悸动。
几只海鸥停在船舷上良久后,又结伴飞向远方,看着那些海鸥刘海开始讲述他所知道的石佳明的故事。

石佳明在刘海眼里是一个天才,拥有极高的数学天赋和过目不忘的头脑,他不是物理专业,所做的研究和应用物理也丝毫不沾边界,但他的研究对给刘海起了很大的指导作用,这大概就是数学的共通性,迄今为止很多学科都具有共通性,有些边缘学科既可属于这个科学也可以属于那个学科,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

拿物理和化学这两个看似不相关的学科来说,他们的区别也只是在分子、量子层面的不同精细度上的区分,如果非要说,物理学是包含化学的,化学反应本质上也都是原子间的电子转移的结果,但人们不可能去探讨每一个电子的转移过程,他们会用统筹学来解决这些,也就有了现在的化学,如果更深一步探讨又会延伸出物理化学这样的边缘学科。

如果宇宙中有一个高于人类文明很多的超级文明,再他们看来,也许没有物理和化学的区分,就只有一种理论,这种理论可能是由弦理论延伸而来的大统一理论,也可能是一种从未听闻过的新理论体系。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种理论模型是肯定存在的,只是人类还没有达到可以理解它的层次。

对于物理来说,数学也是如此,与其说是工具,倒不如说是数学包含的物理学。石佳明在数学上的研究,给刘海指明了他的理论方向,包括这次他准备演讲的《共识宇宙》的数学模型就来自石佳明的那篇《论神经元网络的分布式点状结构》论文的启发。

石佳明是一个天才,他的一生也充满了坎坷曲折,他的性格孤傲,在研究院里饱受排挤,刘海觉得这也是可以理解的,那些真正有大本事的人,往往都是如此,他们孤傲的原因是不愿意浪费时间做无谓的交流,在他们眼里每一分一秒都要用来做有意义的事情,而和人打交道,则是无用的交流。在刘海看来,那些能言善道惯会搞人际关系的人往往也没什么真的本事,他也不喜欢这种人。直到后来石佳明遇到张璇,深埋在他心底的某些东西被唤醒了.

刘海嘴上说张璇是红颜祸水,心里是羡慕石佳明的,刘海的一生不像石佳明那样富有传奇色彩,他的一生就是普通人的一生,从出生开始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以后所走的道路也都是被安排好的,小时候,他的责任是好好学习,做一个好孩子,不要让爸爸妈妈失望。以后在中学和大学再到博士,他的责任仍然是努力学习,使自己成为一个有能力的优秀的人,不要让社会失望。再后来他要尽一个丈夫的责任,一个父亲的责任。他的一生,没有太多的意外也没有太多的惊喜,和所有其他的普通家庭一样,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生活,觉得一切理所当然。

幽灵态的出现改变了刘海的生活,从那天开始,他的责任开始变得具体了。所谓的幽灵态,指的是在加速器里的高能粒子莫名消失的现象。刘海要找到幽灵态问题的根源,并解决他,或者说至少确定幽灵态是真实存在的。

话说到这里刘海看了眼罗伯特,他已经在沙滩椅上呼呼大睡,显然罗伯特对他的故事一点也不感兴趣,或者只是啤酒喝的太多了,不过也无所谓了,洋面上温和的阳光照在身上很舒服,刘海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也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游艇上的活动非常多,保龄球比赛,舞会,游艇周游列国沿途都有上船的乘客,有不少名风名俗的表演,刘海对这些没有兴趣,他除了吃饭,一直待在他的房间里研究他的共识宇宙的的数学模型,罗伯特倒是一个没落的全去了,好像好得了个什么金球奖。搞的一堆金发碧眼的外国模特围着找他合影。船靠岸的时候刘海想拽着他一起下船,可罗伯特告诉刘海,自己只能送他到这里了,也就是这时刘海才想起来,罗伯特并未受邀此次会议,最近太过专注于理论研究,连这事都给忘了。

临别的时候罗伯特从船上扔给刘海一个U盘,又对他喊道。

“刘博士,里面的token,送给你了。”

刘海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等闹明白又想去追船,他想把u盘扔还给罗伯特,又怕扔到海里就一直追着船走。无功不受禄,他没有理由接受这份的馈赠。但游轮已经起航,刘海不可能再登船了。罗伯特在那群模特的簇拥下,对刘海喊道。

“刘博士,不用担心,这是我的私人财产,它是干净的,FBI不会因此逮捕你。我期待你的太阳系模型能够在主链上完成的那一天。再见了我的朋友,下次再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了。”

刘海追着游轮跑了好久,直到港口的尽头,刘海站在岸边,看着驶离的游轮逐渐消失在落日的余晖里,脑子里想着罗伯特的最后一句话,再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就是敌人了。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打赏AE钱包:aechina.chain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