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中国

《歌者》-第四章2

二月红hong 发布于 06月16日 阅读 766 本文共6782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7分钟。

以AE为技术背景的长篇科幻小说《歌者》,已获得作者授权在本站连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相关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作者:xixuesky

《歌者》-第四章2 小说 第1张

《歌者》-第四章2

刘海本以为会场是在哪个大学,等到了地方才发现这里更像个临时搭建的营地,几十个个小房子般的天线点缀在一篇荒芜的沙漠中,像盛开的铝制花朵组成的巨型花园。在沙漠的背景上,它们看起来是那样格格不入,像是外星遗迹,沙漠的无垠使刘海产生了某种透视感。但他知道,这里是世界上最强射电望远镜天线阵列。

刘海知道这里日常是对外开放作为旅游景点的,今天看不到一个游客,在天线阵列的外围搭建者许多绿色驻军帐篷,到处都有提着步枪美军陆战队员来回巡视,时不时还在步话机上说些什么。

“您好,您就是刘博士吧。我是这里的保安队长:詹姆士威廉,从现在开始我将安排并且分配你的将来。”这个身材魁梧美国大兵,从营地的方向朝着刘海走过来,个子很高,身边跟着两个提着步枪的美国大兵。

“嗯?。。”

詹姆士似乎想和刘海套近关系,他憋足的中文没办法清晰的表达其含义,搞的刘海哭笑不得。

“哦,你好,我就是刘海,您是想说,接下来我的行程由您来安排?是这个意思吗?”

“对,对,就是这个意思,刘博士,您果然是个真正的中国人,您看,他们都说我的中文说的乱七八糟,还嘲笑我,我就说为什他们不是中国人呢?因为他们听不懂我在说些什么,只有真正的中国人才能听懂我在说些什么。”

“。。您的中文。。说的不错。”

詹姆士领着刘海往营地的方向走,一路上他都在向刘海请教中国功夫,在这些美国佬看来,来自神秘东方的中国人都会耍一套厉害的中国的功夫,刘海平时对这些也没什么了解,只得勉强赔笑敷衍的回答。

营地建在卫星阵列的一个枝叉里,由许多个集装箱改建而成的房屋,集装箱的侧面已经被拆掉换成了落地的大玻璃窗,从外面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摆放的桌椅、沙发,这些集装箱相互交叉堆叠,倒像是一个艺术品。不起眼的几个集装箱相互组合,竟然可以搞成如此的清新格调。这是让刘海完全没有想到的,这些家伙,还挺会生活。

集装箱住人,已经不是新鲜事物,在纽约早就火过一把。由一个叫LO设计公司开发制造的:组合家居单元,就是一个40英尺长的集装箱。整个单元全部使用再生工业建材。这是专门针对喜欢环球旅行的爱好者设计的房屋,主人外出旅行时用汽车拖动,房内设施既可简约也可豪华,完全按照主人要求创设。英国的都市空间规划组织将集装箱作为房屋的组件加以灵活应用,在2001年建成了这座伦敦码头区的新城—集装箱城。

一行人在卫星阵列的中的一个枝丫处停下,这里是由单集装箱改装成的房屋群体,不像刚进来的时候看到的那片建筑群都是由好几层集装箱相互堆叠组装而成,这些集装箱整体都被漆成蓝色,窗户的间隙之中点缀着白云,草地,还有些涂鸦刘海看不出是些什么东西,这些涂鸦错综复杂,没有一点规律。

刘海面前的这间屋子,单独搭建了一个小型的阳台,阳台是全木质的结构,有木质护栏和木质的遮阳伞,伞骨之间略有缝隙,如果下雨的话这些遮阳伞显然是挡不住雨的,刘海又想到这木质的阳台设计十分不合理,长期在雨中冲刷,用不了多久就会腐朽殆尽。但他随即还是明白了这设计的用意,这里本来就是沙漠性气候,一年之中可能也下不了一次雨。

詹姆士掏出钥匙交给刘海对他说道。

“刘博士,这是你的房间。会议在明天上午的9点准时开始,早上8点到下午6点之间食堂会都会开放,但现在太晚了,您要是饿了的话,厨房里有食物和水,不过需要你自己料理,如果不会的话,冰箱里也有各种速食的食品,在炉子上热一下就可以了,但请不要使用微波炉。”
这次,他换了流利的美式英语,刘海终于一口气听明白了他在说啥。
“哦,好的,麻烦你了詹姆士先生。”

刘海谢过詹姆士正准备进屋,忽又想起里什么事,转身对着几人问道。

“为什么不能使用微波炉?”

“他们说微波炉会影响观测。”

詹姆士指了指身后那些巨大的天线阵列,就在这时刘海发现这些天线矩阵稍稍偏移了一个角度。

“哦,原来如此。”

刘海在床上稍事休息了一会儿,肚子就饿得叫了起来,从下船到现在他几乎没有进食,转机来这里的时候飞机上本来有一次午餐,可睡得太死,空乘人员就没有喊醒他,事后他再想去要食物,又拉不下科学家的面子,他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个性,刘海想起他的老婆经常这样训斥他,可他就是改不掉这个毛病,关键在于在他看来这也不是什么毛病。

冰箱里各种生鲜食材倒是很多,刘海看着有些发愁。烧饭做菜这些事平时在家里都是他老婆的职责,现在离开了家,才发现自己在生活自理方面就是一个九级伤残人士,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刘海才意识到自己的妻子一直默默的做着这些看似不起眼的事,他只是习以为常了。

刘海刚拿出冰箱里的速食披萨正准备用微波炉加热,又想起了詹姆士刚才说过的话,只得作罢。

算了,少吃一顿又不会死,刘海躺回床上,仰面朝天,想到自己的妻子就翻开了手机,他很爱他妻子,手机屏幕壁纸都是她的照片,他划开手机,看到几个的漏接的来电提醒,是他妻子几个小时前拨来的,算起来正好是在飞机上关机的那段时间。

现在已经不早了,妻子可能已经睡了,但他想她,特别是在这荒凉寂静的沙漠之中,他一个男人显得更加的孤寂。转念他才回过神,他忘了他这是在美国,中国的时间应该是上午了。他摇头笑了笑坐起身子回拨了过去。

刘:喂,琳?

琳:刘海啊,哎,打了你一晚上电话,才看到啊你。。你吃饭了没。

刘:哦,我吃过了,你跟孩子们呢。

琳:我们吃了早饭,刚送媛媛到学校上学。明天是她的生日,我得在院里请一天假陪她去游乐园。

刘海这才记起来明天是自己的小女儿的生日,在德国的时候,他曾经答应自己的女儿今年回回去陪她过八岁的生日,现在他又一次了食言了。想到这里,刘海鼻子就一酸,他感觉很对不起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这些年自己不在他们的身边种种。

刘:哎,对不起,琳,答应陪媛媛一起过生日的。你放心去吧,院里也没那么忙,回头我给老汪打个电话,给你批几天假。

琳:我知道的,你有你的工作,没事儿,媛媛这不是有我陪着吗,她很好,很听话,你放心吧。

琳:不过,刘海,你什么时候回来?昨天我碰到你的学生们了,他们可都回来了。

刘:哦,我不在德国了,刚从那边赶来美国参加这边的会议,会议结束后我就回去了,大概也就一周左右的时间。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研究院里一切都顺利吗?

琳:都顺利,只是,院里的那个纳米研究的项目被军方接手了,他们还说,以后这个项目,不用我们院里管了。

刘:军方?

琳:对,大概也就是前几天的事儿,研究院里突然来了一群人,是汪院长带着来的,他们说接手了我们的这项研究,然后就拿走的所有的资料和仪器设备,还有一些成品。哎,最近这种事也挺多的,也不是啥稀奇事。

刘:哦,希望他们不要再干涉到我们的其他的研究。

琳:他们对基础理论研究似乎没有什么兴趣,近期接手的都是一些应用项目,像高强度的纳米材料啊,可控核聚变之类的,这些他们倒是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他们在这些项目上,几乎是有求必应,要多少研究经费就给拨下来多少,什么时候我们也能享受到这种待遇啊。

刘: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应用类学科是最快能看到成果的,就像你说的,不管是纳米材料还是可控核聚变,如果能顺利的应用在军事领域,那么相对其他大国的科技实力可是提升了好几个档次,他们自然愿意在这上面投入大量的资源。

琳:是的,哎,搞理论的一向不受欢迎。

琳:对了,刘海,还有一件事挺奇怪的。

刘:啊?他们还拿走了什么?

琳:哦,不,不是院里的事。

琳:是隔壁的王工程师死了,警察怀疑是她老婆蓄意谋杀就给逮了进去。

刘:老王死了?他的妻子谋杀他?不会把,他们夫妻感情挺好的啊?

琳:所以我才说这事奇怪啊,据说是老王在外面养了别人女人,要和他老婆离婚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所以才。。哎,真是人心难测啊。

​刘:这种事,我们外人,也不能多说什么。总之,我不在家,你们平时也要多注意安全,晚上睡觉要锁好门窗,白天在外面也要注意车辆,过马路的时候牵好媛媛,她爱到处乱跑,你得看紧点。

琳:嗨,知道的,我倒是担心你在你,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刘:我这儿倒没事,出行都有保镖,想出点什么事都不可能。你那边不早了把,是不是该去院里了?

琳:嗯,我这就过去了。

刘海:行,那你去吧,我给老汪打个电话给你批几天假。

刘海:明天一早会议就开始了,一会儿,给你请完假我也就休息了。

琳:好,亲爱的,你早点休息。

刘海挂断了电话,给他们的院里的领导发了一个请假的短信,很快,就收到了回信:同意。

刘海放下手机,辗转反侧还是睡不着,他又想到了石佳明,那个数学天才,石佳明是那种表面上看完全不努力,就是靠天赋的人,刘海以前不信有人生下来就是天才,他认为努力可以弥补一切,直到他遇到了石佳明,他才知道什么是天赋异禀。

一串数列,一行微积分,又或者N个多元函数的集合,在普通人眼里,就是那么一串一串的数字,需要不停的举例计算,而在石佳明的眼里,是一副一副没有填充色彩的油画儿,他要做的是按照自己的感觉给这些图画填上和谐的色彩,那么自然会得到正确的答案。

更有意思的是,这些油画它是可以被塑造的,在某一个区域已经填充上的颜色,可以抹去,重新再填,只是这样做的话,会留下过去的痕迹。

就比如说,一个人的大脑他是由红色,黄色,和蓝色组成的色块,很多很多这样的色块相互交错,形成了我们的记忆,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人的记忆是不可更改的,但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科学家们也发现,记忆并不是不可以修改,人的记忆也不过的是很多粒子的不同的量子态,他也有角动量也有自旋,既然是信息,就能被复刻,被创造。只是如果需要精确的修改,这个过程会相当的复杂,复杂到以现在的技术手段无法实现。

石佳明聪明的地方是他找到了简便的方法,他绕过了量子陷阱,运用统筹的方法创造了一个新的领域,他自己称为《共识学》,刘海正是受到他的启发,在共识学的基础模型上,建立了它的共识宇宙的数学模型。

举个例子来说,原子间的电子转移只用在化学领域里讨论就可以了,不用上升到复杂的物理学领域, 物理会研究电子或电子束的运动状态,电子自旋,化学只研究电子的位置分布,电子在原子间的得失,共用关系,不研究单个电子或者电子束的运动。

物理研究的内容更基础一些。如果像简单的水分子的电解过程都要用这样的角度来解析的话,那就太复杂了,根本就没办法去研究物质结构上的变化,从原子结构的尺度上来说,也没有必要,因为它不涉及原子核内的反应,化学只研究电子。

石佳明的《共识学》就是以类似的手法,将繁杂又不需要处理细节的的物理问题统筹化处理,将多个物理学的问题统筹成了单个的化学问题,通过修改他所谓的色块,重塑大脑的记忆,这些色块并不涉及复杂的量子态,而且这些色块可能原本并不存在,不存在也能被填充。也就是在这样基础上,石佳明声称他发现了人类大脑的数学模型,当然他并没有为此申请专利。

修改人的记忆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在没有强力计算机的帮助下,人们很早就发现了一种方法,就是催眠。

在前俄罗斯传闻有过一项实验,把十来岁的孩子关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培养给他洗脑。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已经拥有了基本的语言能力,但世界观还没有形成,是重塑大脑记忆的黄金时段。在封闭的环境里,共给他足够的食物,水,但不让他睡觉,一睡着就播放噪音吵醒他,播放噪音的时间,从一开始的每几个小时一次,缩短到几十分钟一次。

人的大脑在得不到足够的睡眠的情况下,会处于一种混沌而又迟钝状态,没有精力再去进行思考。这时,你告诉他什么,他都会认为是真实的,甚至将其引为自己的记忆。即使再荒谬的事情,他也会接受。比如你告诉这个孩子,他其实活了几百岁,再灌输他并不是属于他的人生经历,他都会深信不疑。

这种传闻也不是空穴来风,国外的警局里就流行的过一种疲劳审问手段。他们不让犯人睡觉,在犯人没有精力去应变的时候,再把长串相关的问题反复的审问,多问几次,就能发现撒谎的地方。

想到这里,刘海又觉得很可怕,在他的记忆里,人是很脆弱的动物,很容易受伤,很容易死去,可现在连这份记忆本身也是很脆弱的,脆弱到它可能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作为科学家的他深知影响量子态的因素太多。
他自己是否又是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他的存在是因为他有思维,他的思维是因为大脑里的量子态的必然涨落,那又是谁在控制这些量子态的涨落呢。想到这里刘海感到一股窒息感扑面而来,压得他喘不过气,他又摇了摇头甩掉这些讨厌的想法。试图去想石佳明描绘的美丽油画儿,不过直到最后刘海也没有理解石佳明话里的意思,数学,怎么能变成油画呢。

想着这些,他模模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转日

会议大厅内围了一群人,三三两两的在交谈着,刘海一眼望去至少有一半是学术界里的大师,刘海几乎能认全他们,可他们未必认识自己,唐突的上去交谈未免有些尴尬,他选了了一个靠近主席台的位置坐下,等待会议的开始。

半个多世 纪以来,物理学家心里明白,面对历史上某些最大的科学成就 ,在远方的地平线上也飘浮着乌云。

现代物理学所依赖的是两大支柱。一个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从大尺度上认识宇宙,如恒星、星系、以及比它们更大的宇宙自身的膨胀,提供了理论框架;另一个是量子力学,从小尺度下观测的宇宙:分子、原子以及比原子更小的粒子, 如电子和夸克。

几十年来,两个理论的差不多精准的预言和证实了一些观测现象。但他们却无情地把我们引向一个痛苦的结论:它们不可能都是正确的。
在过去的百年里, 我们获得了巨大的进步,解释了宇宙的膨胀,也认识了物质的 基本结构,然而,作为这些进步的基础的两个理论,却是水火 不相容的。

为什么会这样?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并不是很困难。物理学家研究的东西,要么是小而轻的(如原子和它的组成部分),要么是大而重的(如恒星和星系),从来没有兼具两样性 质的。也就是说,对某一样事物,他们只需要量子力学或广义相对论就够了。

而宇宙却是那种极端的情形。在黑洞的中央,大量物质 被挤压到一个极小的空间里,在大爆炸的时刻,整个宇宙从比沙粒还小的微尘中爆发出来。这些就是“小而重”的领域,体积很 小,而质量大得吓人,无论是量子力学还是广义相对论都没有办法单独去解释这个现象。

如果把当广义相对论与量子力学的方程结合起来,倒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可惜的是这样做的结果,只会像一辆破车,摇晃、颠簸、丁当哐啷,除了喷出一堆废气,并不能把我们带到真理的彼岸。

物理学家一直在寻求一个解决一切问题的大统一理论,在这种环境下诞生了一个新的暴发户–超弦理论。超弦带来了很多的东西,缓解了广义相对论与量子力学间的紧张关系。

他将物质编织成一幅锦绣图画,爱因斯坦曾苦苦追寻这幅图画30年。他失败了。今天, 那幅迷人的统一图景终于要出现了。

弦理论有能力证明,发生在宇宙间的一切奇妙的事情——从亚原子世界里夸克疯 狂的舞蹈,到太空中飞旋的双星高雅的华尔兹;从大爆炸的原初 火球,到星河的壮丽旋涡——都体现着一个伟大的物理学原理,一个伟大的数学方程。

弦理论的基本模型认为,假如我们以更高的精度,比现有技术高许 多数量级的精度,去考察那些粒子,我们会发现它们并不是点 状的粒子,而是由一维的小环构成的。每一个粒子都像一根无限 纤细的橡皮筋,一根振荡、跳动的丝线。

从一个普通的苹果开始,不断放大,将越来越小的结 构组成表现出来。以前我们从原子走到质子、中子、电子和夸 克,现在弦理论在它前面增添了一根微观的振动的线圈。物质由原子组成,原子由夸克和电子组成。根据弦理论,所有这 些粒子实际上是振动着的一根闭合的弦。

弦在共振频率处的振动不是产生什么音乐,而是出现一个粒子,粒子的质量和力荷由弦的振荡行为决定。电子是以某种方式振动的弦,夸克是以另一种方式振动的弦。

在弦理论中,粒子的性质绝非一堆混乱的实验结果,而是同一物理 特性的具体表现:基本闭合弦的共振模式——也可以说是弦的音乐。这种思想也适用于自然力。我们将看到,作用力的粒子也关 联着特定的弦振动模式,从而一切的物质和力都统一到了微观弦振荡的大旗下——那就是弦所能奏响的“音乐”。

歌者的旋律。。。
宇宙的共识。。。规则与治理。。。
很精彩,但你需要证明他们,不要用母语,用数学去描述他们。

“用数学去描述他们”
听到这句话,刘海这才抬头看到身边的站着的家伙,这人拿着他的演讲稿读了很久,稿件挡住了他的全脸,只露出他那微卷的白发,搞他们这行的,低调是他们的共通点,就算有不同的看法也不会当面抨击,他们更多的会含蓄的表达,对别人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

白卷发放下了手中的稿件,露出他那张饱经风霜的老脸,约莫七十来岁,迟暮之年却依然容光焕发,眼里的那种神还在。

“布赖恩*格林 。很高兴认识你,刘博士。”
好半天刘海才反应过来站起来和他握手

​“但他们不喜欢这种东西,”格林同刘海一起坐下,冲着他意味深长的一笑。

“谁?不喜欢什么?”

“他们啊。”格林用目光环视了一全会场内的人群,意思是指那些权威的学术大师。

“他们喜欢掷骰子的上帝,不喜欢不掷骰子的上帝。”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打赏AE钱包:aechina.chain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