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中国

《歌者》-第四章4

二月红hong 发布于 06月16日 阅读 946 本文共9533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24分钟。

以AE为技术背景的长篇科幻小说《歌者》,已获得作者授权在本站连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相关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作者:xixuesky

《歌者》-第四章4 小说 第1张

《歌者》-第四章4

这天是难得的节假日,沐云霏起的很早,换上便装,跨上单反相机的背包就出门了,作为一名律师,与她的职业不同,相比起在职场上不为人知的成就,她在年轻人的圈子里却小有名气。

年轻人喜欢的潮流,她总是能够第一时间跟上,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她最喜欢拍摄的题材是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们,小姑娘婀娜多姿的舞蹈,曼妙的身材总是她心之所往。

年过三十至今还是单身的她,总说自己老了,但从内心里她是不接受这点的。比起制定好的人生道路,她更向往无拘束的自由的生活,家里的长辈不理解她的这种观念,告诉她这样的人生是不完美的。

她并不讨厌男人,每次她看到电视节目里那些俊俏的脸庞时,她也有过幻想。幻想这有一天能够有一个骑着白马的王子来迎接她。但回到现实,那些头发蓬乱,油腻的中年大叔,只能让她感到恶心。

她又想起最近流行的那句话。除了自身的病患或亲友离去的痛苦是真实的,其他的痛苦都是你自己的价值观带给你的。
一直以来她也是这么做的,沐云霏坚信的原则是,要去掌控自己的生活,不要让生活带着你走。

达到公园的时候,广场上还没有一个人,昨夜细雨过后,广场的地面上还残留着些许积水,水泥地旁的野草也钻出缝隙翻出新的泥土。这些在旁人看来显得有些杂乱的场景,对她来说都不是问题,只要换一个拍摄的角度,利用好景深和光圈的虚化,一样能拍出美妙的舞蹈作品。

但今天,沐云霏觉得有些异样,支设在三脚架上的单反相机,无论如何都无法精准的对焦。也不知道是不是相机用的太久了,自动对焦功能开始失去精准,几次尝试都无法拍出清晰的人像。

站在广场上试跳了几段舞蹈的小姑娘显得有些焦躁,广场上的人开始多了起来,那些晨练的大妈大爷们,也开始抢占这稀缺的广场资源。
如果再过二十分钟还弄不好,就只有明天再起一个大早床来抢位置了。

沐云霏显然不愿意浪费宝贵的时间,她的休息时间通常被安排的满满当当的。
她选择了最麻烦的手动对焦,让小姑娘在各个距离段寻找最佳的焦距。很快,他们找到了,沐云霏按下相机的快门键开始录制这妙龄少女的美妙舞姿。

看着小姑娘的舞蹈,沐云霏想到了更多,她的工作是维护这个社会的稳定与秩序,为那些在迷途中误入歧途的人,从新指明人生的方向,守护这个世界的公正,公平。

就像眼前的这只相机一样,它必须是稳定的,焦距必须是精准的,才能记录下舞蹈者美丽的身段,才能记录下美好。如果一切都没有了秩序,一团乱麻,那还有什么美可谈呢。

不知不觉中,小姑娘的舞蹈已经表演完了,沐云霏用她的相机记录下了这一段美好的时刻,但还不够,这些原创的视频还需要后期的处理,经过调色,剪切,合并,才能够投放到某些大型的视频网站上去,这也是一项很复杂的工作,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处理。

沐云霏和小姑娘约定,明天向她“交货”,交付她已经完成后期的作品。
午饭前,沐云霏回到了自己家里,心里还在盘算着今天这个刚结识的女生。沐云霏是出于自己的爱好,无偿的给这些女孩子们提供拍摄,但按照圈内的规矩,她们至少应该请沐云霏吃一顿午饭作为回报,但这个女孩子的男朋友突然来了,这就让气氛变得很尴尬了。

哎,讨厌的男人,沐云霏叹了口气,拿出手机,开始发愁今天的外卖要点什么。

往常沐云霏都会精巧的利用时间,在外卖送递之前就开始处理视频,等到外卖送达,就可以开始压制视频了,这同样也是一个相当耗费时间的事情,最好提前做好时间的规划。

但今天,她一点兴致都没有,或许是家人的话还是对她起了那么一点作用,又或者是汪媛的那个男朋友。她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干,到底是为了什么。

狼吞虎咽的吃过一大堆高热量的食品后,她感觉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被抽到胃部消化食物了,昏昏沉沉的,倒头便睡,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拉开窗帘,看着楼下夜间的霓虹和过往的车流,她感到了一个人的孤独,在这偌大的城市里,一个女孩子,无法向人诉说的孤独。

猛然间,她想起来上午录制的视频还没有进行处理,便钻进那间由衣帽间改造的暗室里进行处理,现代的数码视频或者相片,已经不像几十年前的老照片,冲洗的时候需要一个完全隔绝光线的环境,但沐云霏还是建造了这样的一个工作间,对于她来说,仪式感很重要。

打开电脑,沐云霏开始仔细的校对视频,在渲染时候她发现其中有些时间段有些异样,在视频中的某一个段,小姑娘的身后的背景出现了跳跃。

她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种跳跃感,如果非要说,就好像是在视频的中间进行了剪辑的操作,把她从广场的一个地方,放到了另一个地方,但显然,沐云霏没有做这样的操作,为了尽可能避免复杂的工序,沐云霏特意只做了调色,并未对视频做其他任何的操作。

难道的是相机的问题?沐云霏回到客厅,检查相机上的视频,同样,也出现了场景跳跃,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小姑娘背后的一颗柳树,反复的出现消失。

10:30:10 出现 10:30:12 消失 10:30 :24 出现。10:30:26消失。

每隔两秒重复一次,在视频里这颗柳树循环的出现又消失。相机上的原稿视频,一定是没有剪辑过的。只是拍摄的时候,户外的光线太强没有发现这点。

“这真是见鬼了。”

沐云霏是一个做事喜欢刨根究底的人,这是她的职业习惯,如果不把这件事弄清楚,她估计会彻夜失眠,她跨上相机背包,带上狼眼手电,骑着楼下的一辆共享单车就奔向了公园的方向。

夜间的公园很寂静,零零散散的有那么几对情侣坐在长凳上,沐云霏打着手电寻找白天录制视频的那个方位,很快,她就找到了,她重新支起相机,打上固定光源,试图寻找白天那颗飘忽不定的柳树。可这次,她没有找到,让她确信自己没有因为夜间太黑而找错位置的理由是,她发现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实,在相机所摆放的位置是拍摄不到柳树的,所有的柳树都在她的背后。

公园里的柳树在栽种的时候考虑到景观问题,全部是沿着河面栽种的,广场在河道的旁边,中间隔着一条小路,沐云霏在拍摄视频的时候,相机的镜头是对着广场的方向,相机的背部才是对着柳树。

“这,是怎么回事啊。”

公园里夜深人静,没有一丝的声响,沐云霏左右环顾,刚才坐在附近的几对情侣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但随后让她更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在离他不远的石凳上,出了了两团人影,沐云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她没有看错,而几乎就在同时,那里两团人影又消失了,她确信,这两团人影是在瞬间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沐云霏全身汗毛直立,她僵坐在那里不敢挪开半步,她真的是怕了。

沐云霏,别怕,别怕,需要证据,需要证据,你是一名律师,你是一个无神论者,她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她逼迫自己端起放在支架上的单反相机,对准刚才那两个人影出现的方位,启动了录像模式,很快,就如同她预料的那样,那对人影再次出现又再次消失,但这次仅仅出现了一次,那对人影就再也没有出现。

这是沐云霏,最长的一次休假,一周都没有去上班,她的领导多次来她家里看望她,关切的询问她的身体状况,她都以太累了为由搪塞了过去。并未提及公园里发生的事情。

那颗反复消失又出现的柳树,那对反复出现的人影,在她的心头,就像一个挥之不去的幽灵,她本来是一个无神论者,但现在,可能也面临不得不信的时候了。当一件事,所有的可能性都被排除,那么剩下的那个可能,无论多荒谬,它都有可能是真的。

作为一个高级知识分子,沐云霏,没有那么容易被网络上那些神神鬼鬼的邪说鼓动,她觉得还是哪里有问题。她看过心里医生,医生告诉她是她的工作压力太大了,出现的幻觉,这种病例在现代社会中,并不少,大都市里的白领阶层出现的较多。这些人在工作中往往面临巨大的压力,很多人都习惯了熬夜,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下,给予一定的心里暗示,就比较容易出现幻觉。

医生让沐云霏不要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放松心情,她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睡眠,好好的休息,多睡觉,就会不药而愈。

接下来的几天,沐云霏每天的睡眠时间都超过12个小时,实在是睡不着了,她就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发呆。不再去想那些视频的事情,就当它是一场梦吧。可是人就是这样,越不想去想就偏偏还要去想,那些视频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说自己出现了幻觉才看到的那些,难道相机也出现了幻觉?

沐云霏拿起相机,准备格式化掉储存卡,彻底甩掉这些讨厌的想法。
忽然她记起自己的老同学,王林,就住在自己楼上。

王林和沐云霏是大学同学,他主修的是物理系,毕业了以后又去读了计算机的研究生,现在他在某个知名的物理研究所里担任高级计算机工程师。

这家伙上大学的时候就喜欢研究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在大学里也搞出过一些稀奇古怪的发明,为此还拿过奖学金。他的话,也许他能够为自己解答这些奇怪的现象。

大学的时候,王林追求过沐云霏,但那个时候的沐云霏,一心只想着完成学业,没有心思放在别的事情上,一直就没有答应王林追求,其实她的心里,对王林是很有好感的。
后来,王林就跟别的系的一个女孩子好上了,大学毕业后,王林和那些女孩子结了婚,就住在沐云霏的楼上,现在回想起来,如果那个时候答应了他的追求,也许自己的人生会完全不一样。

沐云霏在王林的家门口犹豫了很久。
虽是邻里,但平时的工作都很忙,沐云霏又是那种早出晚归的类型,平日里很难和邻里打的上照面。
许久都没有跟他联系过了,这样突然的来找他会不会太突兀,如果正巧碰到他的妻子,他的妻子又会怎么想呢,会不会认为自己和他还有未了的感情?
算了,何必去影响他人的家庭呢?
沐云霏转身想下楼,就在这时门开了,开门的正是王林。

“云霏?你怎么在这呢?你是来找我的?”
“嗯。。。我。。”
“怎么突然想起我这个老同学了,你今天不上班吗?”
“嗯,我今天休息。”
“哦,我知道你住我家楼下,就是一直都没有机会碰到你的人。”
“嗯。。我工作挺忙的,平时,也不常在家里。”
“呵呵”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吧?”

“嗯。。是有点事情,想请你帮帮忙、”
“哦,来来来,进来,家里坐。别站在门口说话了。”
“这,方便吗?你的妻子?我看你这是要出门?”

“方便方便,进来吧,我老婆一大早就带着孩子回娘家了,我一会也会过去。”
“哦,那你有事的话,你先忙吧,下次,我再来找你。”
“没事的,不着急,我们每周都要会回娘家,不着急这一下,你这老同学可是真难的碰一面,你说,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我能做到的,一定给你办。”

沐云霏向王林描述了她最近经历了一切,她讲述这些事情的时候,整个人的都在微微的颤抖,王林看出了她的精神状态很糟糕,处于一种极度紧张的状态,这种状态,在后来王林后来回忆起来的时候,被描述为一种:在躲避危险的时候,身体本能激发出来的一种应激状态。就好像一只小白兔,躲在在森林的草丛里,瑟瑟发抖的看着追捕它的猎鹰在自己的头顶一遍又一遍划过。

听完沐云霏的故事,王林细细的检查了这台单反相机,并没有发现异常之处,又看了看窝在沙发里的沐云霏,随手给她递上了一杯热果汁。

“云霏,云霏。你怎么了,我看你脸色很糟糕,要不,我陪你去看看医生?”
“我没事,没事,我去看过医生了”
“那医生怎么说?”
“医生就是让我多休息,多睡觉。对了,你有发现什么吗?”

“我检查了相机的整体结构,镜头,感光芯片,这些都很完整、干净,没有什么问题,相机的软件控制系统也没有什么问题,也就是说,这个相机本身没什么问题,问题不是出在相机上。

“那。。真的有鬼?。。”
“哪有什么鬼啊。就像我一朋友说的,所有的鬼,都是有人在搞鬼。你拍到的这些东西啊,未必是真实存在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林从柜子里拿出一个PAD,将视频导入到PAD里,放大视频的细节指着沐云霏在夜间拍到的人影给沐云霏看。

“你看啊,你所谓的人影,其实轮廓非常的模糊,你当时没有近距离的亲眼去看,对吧?”
“没有。。那种情况,我哪还敢靠近。。”

“这就对了,这个相机啊,他的原理,其实和人眼的工作原理非常的相似,我们经常说眼见为实,但眼睛看到的未必为实。”

“你知道,我是在物理研究所里工作,我的办公室处于地下几十米,那个地方终日不见阳光,但有一次,我居然在我的办公室外的走廊里看到的一轮明亮的太阳”
“我不敢正视那个方向,可无论我如何用手去遮挡,无论我把脑袋转向何处,这轮太阳总是能在我正前方出现,我的眼睛被深度的灼伤,视网膜被烧穿,后来,我换上了别人捐献的视网膜,才重获光明。”

“那你的眼睛?”
“没事,早就好了,现在和正常人没有区别,就是视力没有原来好了。”

“可在地下怎么会看到太阳呢。”
“对,我当时也很奇怪,后来听技术部的同事的反馈,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这是一起事故,技术部的一个同事,在维修高能实验设备时,漏装了一个零件,设备里的高能粒子流泄露到走廊里,那些高能粒子流直接打在我的视网膜上,然后击穿了它,也是这些高能的粒子流让我在地下几十米看到了太阳的假象。”

“你的视频里拍摄到这些东西,柳树也好,人影也罢,未必拍到的是事物本身。”
“你是说,我拍到的都是高能粒子?那我的眼睛是不是也要失明了。。”

“不,你不会失明的。你把问题想复杂了。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
“我的意思是说,不管是相机,还是人的眼睛,他们记录下来的信息,并不是物体的本身。我们能看到这个世界,本质的原因是,有光子从物体上反射出来,或者直接就是光子。这些光子被相机的感光芯片又或者是眼睛的视网膜探测到了,就留下了它曾存在痕迹。”

“我,还是不懂。”
“呵呵,其实这个现象并不神秘,电视里、报纸上都曾报告过。我举个例子你就知道是什么了。”

”比如一个迷路在沙漠里的游客,走着走着突然就看到了前面的沙漠变成了一片城市高楼,你知道在沙漠里是不会有城市的。这个时候如果他也用相机拍摄,是可以将这一切记录下来的。”
“我知道是什么了,海市蜃楼!”

“对,虽然不知道这些现象出现的具体原因。但肯定不是什么鬼魂,神明。没什么好怕的,你不要想太多了。”

“嗯。。我知道的,总不能因为这些无厘头的事儿连门都不出了吧,朋友们约了我好几次我都推掉了。”
“那这样吧,云霏,下次你再去那个公园的话,我陪你去,我也想实地看看这种现象的成因。”
“嗯,好。”

王林陪着沐云霏再次来到了那个公园,这次有一只舞蹈团要在这里录制节目,整个过程都非常顺利,没有再出现飘忽不定的柳树,也没有再看到漆黑一团的人影,王林告诉沐云霏,这很正常,海市蜃楼这种奇观,并不会经常出现。

沐云霏收好了所有的摄影器材,回到了自己的车上,车窗外的太阳就快要落了下去,但这次她不再害怕了,因为那个给予她勇气的男人,现在就坐在她的旁边,她看到窗外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广场上的人群中。有几个身着青丝长袍的女孩子,向她挥着手道别,他们刚刚录制完了今天的节目。在沐云霏的眼中,世界又恢复了稳定和秩序,她享受着这份安定。

“还是年轻好啊,看着这些漂亮的小姑娘们,总让人感到高兴。”
“云霏,他们没有你漂亮。”
坐在她旁边的男人说道。
“我说真的,你看。”
云霏指着相机中刚录制的好的视频给身边的男人看。男人没有看沐云霏手中的相机,趁着她不注意,把脸凑到了离她很近的地方,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颊。
“我说的也是真的。”

沐云霏没有对王林的这种举动作出回应,此刻她的理智还是占了上风。
“回去吧,你该去陪你女儿了。”

。。。。。

同一时刻,德国,柏林。
“吉姆,你真的打算让罗伯特上台发言?”
兰妮拦住正在往主席台方向走的吉姆,神情很焦急。
“是的。”吉姆回答到
“罗伯特那家伙疯了,你知不知道今天来参与会议的都是些什么人?”

“我知道,什么人都有。”
“不,你不知道,你看那人”
吉姆向兰妮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那人坐在前排,狭窄的座椅,显然装不下他那肥胖的身材,他很吃力的坐了下去。
“马菲尔,投资界的鼻祖”
“不止他一个”

兰妮用她的目光引导吉姆环视会场的上已经落座的宾客。这些人中,有一些她喊不出名字,有一些喊的出,喊不出名字的那些人,或多或少也都在电视或者媒体节目中见过他们的身影。

“那个白发的老者,是著名的作家,他的书畅销全球。再看那个长发的漂亮女生,她的支持者加起来,比一些国家的人口数量还要庞大,再看那些政客,名流,今天来的相当一部分是他们这样的社会精英,你却让这样一个疯子上去胡言乱语。”

“兰妮,我知道你对罗伯特有偏见,但这次,请相信我,你会知道,他是对的。”

吉姆拉着兰妮的手,同她一起走下主席台,站在第一排座位的旁边。距离会议开始还有半小时,与会的人员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到场,兰妮扫了一眼前几排已经到场的几个听众。

吉姆握着兰妮的手。他感到了兰妮的紧张,她的手掌开始出汗。她怕即将发生的一切,她怕罗伯特的演讲会遭受这些精英人士的强烈反弹,她怕这些年来的付出付之东流。

她曾经多次劝告罗伯特,但罗伯特心意已决,他认现在公司的发展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这一刻的选择至关重要,要么名留青史,要么彻底完蛋,总要有人站出来,而这个人就是他。

“别担心,一切都会顺利的。”吉姆握紧了兰妮的手,这是想告诉她,不要怕,一切都有他在。

“吉姆,现在,我只想知道一件事,你真的认为这样做是对的吗?”
“也许不是对的。”
“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我们不做,也会有别人来做,这是历史的必然”

“我不理解这种历史的必然,我只知道如果我们做错了,有许多人会为我们付出代价,我们会害了自己的孩子,会害了他们的孩子。”
“那就希望子孙后代能够原谅我们。”

演讲开始的前五分钟,会场里的无人机开始陆续升空,其中的两个飞到了主席台的位置,另外的几个飞到了观众席的位置,这些无人机采用的无叶技术,它们从顶部吸入空气,又从四个机翼处喷出高速的气流来保持自身的悬浮。这些无人机都装备上了高质量的摄像机和语音拾取系统,能够准确的记录下整个演讲的过程。

“我只为像我这样的人,不为其他人,我只为像我这样的人,不为其他人。”罗伯特在上台前,学着电影中的威兰德,重复着这句话。
最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从走廊走上演讲台。

以下是演讲记录:

TE劳伦斯,西方的游击战笔祖,在空闲的时候,他喜欢做一件事情,用手指去熄灭正在燃烧的火柴,他每次都能够成功的熄灭火柴而没有被火焰灼伤,他的同事问他是如何做到的。他说秘诀就是:不要怕受伤。

火,是人类发现的第一项科技,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项真正意义上的技术。

公元两百万年前,当原始人手持火把和长矛的追赶猎物的时候,他们就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文明—石器时代。

公元4000年前,苏美尔人发明了犁和轮子,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农耕时代诞生。

公元900年,我们发明了火药,和平主义者说这意味着暴力和血腥,必须抵制它,但它确实改变了历史。

19世纪,我们发明了电灯泡,发现了电流,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个时刻,从此人类社会进入了伟大的电力时代。

在之后的一百年里,汽车、电视、核武器、航天飞机、互联网、纳米技术,M理论。这些仅仅只用了一百年,这一切一切改变世界的东西。

而现在才是21世纪的前几十年,我们已经可以使用超级区块进行国际贸易,这意味着绝对的公平。我们已经可以使用超级区块来执行法律,这意味着绝对的公正。我们已经可以使用超级区块来进行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这意味着依靠它创造出来的机器人将和我们没有任何区别。

我们的科学家甚至可以使用超级区块来复原地球四十亿年的历程,我们的科学家甚至可以使用超级区块来建立一个完整的人类大脑模型。这也许意味着我们从此不必再惧怕死亡。

演讲停顿,半分钟,会场寂静。

这些都会成为现实,在接下来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它们会被创造出来,它们可以帮助我们创造更多的价值。因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我们现在是造物主了。

演讲停顿,半分钟,寂静的会场一片哗然。
十分钟后哗然声才渐小,变成了轻声细语的讨论。

我现在还没有被你们投来的石子击倒,我就当你们认同我的话了。

人类文明此时此刻拥有技术,技术可以用来创造,也可以用来毁灭。我们该如何运用这些技术?它将为我们带来怎样的未来?或许我应该问,我们被允许做什么?

一个绝对公平,自由,安全的高福利人类社会?

很遗憾,答案是,什么也做不到。

为什么?

因为当权者他们害怕,他们害怕失去控制,他们害怕失去对这个世界的控制。当阿拉伯的战场还在流血,当非洲数千万的饥民没有食物,当人类社会的相当一部分人还生活在贫穷和困苦之中的时候,他们只想在夏威夷的海边别墅里,举起一杯82年的拉菲。

但改变,也许就在今天。

拥有了这些技术的人类将不在惧怕炽热的太阳,也不再惧怕寒冷广袤的太空。

为什么石头可以不死,为什么星星可以永存,为什么使用超级区块创造出来的一切,他们的存在是违背道德的。

人们害怕受到伤害,而我,无所畏惧。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在追求卓越的路上永无止境,不认识我的人,我的名字是:罗伯特。威廉。
如果你们相信我,我将会改变这个世界。

join us

build the better world

for the future

fot the freedom

for new human

会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演讲记录结束。

顾北峰走出会场的时候,碰到一个人熟人,但又想不起对方的名字,只是面熟。说实话,这是他第一次来德国,碰到熟人的机会真不大,脑子愣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这人是谁,只是条件反射的对那个小姑娘露了个微笑,那个小姑娘明显也是跟顾北峰一样,带着迷惑的表情打量着顾北峰。

两边对看了好久,谁也没有认出来谁来,到底是谁呢?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不太像。两边都在原地嘚瑟了半天,互相都认不出对方,实在是都想不起来,都很尴尬。

小姑娘那边的保镖觉得好笑,又不敢表露出这种感情,强压着笑容,弯下腰对身旁的小姑娘轻声道:“小姐,飞机到了,该上车了。”说着就把那个小姑娘往车里请。小姑娘上车之前,摇了摇头好,似乎感到不可思议,这反应好像是认出了顾北峰,但还是转身上了车。

顾北峰掏出怀表看了看,自己的航班也快到了,这场演讲刷新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他原本以为自己在北京的这几年,已经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到现在人人都夸他聪明能干,也三四年的时间,这几年的磨砺,顾北峰着实学到了不少东西,相比起以前几年那个稚嫩的学生,现在的他更懂得如怎么办事儿,如何去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这个社会太复杂了,就像那个经典的物理学定理的衍生,你是没有办法准确预测另一个人的想法和做法,它处于一种不确定的叠加态,随时可能发生改变。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秒是要帮你,还是想害你。

但用雷晓文的话来说,这个世界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人心。眼为心使,则心受蔽。不要用眼睛去看这个世界,用心去看。

顾北峰想到了他读书的时候,他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大多数孩子所接受的教育,好好读书,考上名校,相信知识能够改变命运。这种出生在草根阶层家庭的孩子,很能理解这种观念。

就好像古装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十年寒窗的秀才考上了状元,然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后来,他知道这个世界不是这样的,考上状元只是一切的开始。更关键的是,有人让你去做什么,不是你可以做什么。在古代这样的人是皇帝,在现代,这样人是机遇。

顾北峰的机遇,是从他遇到雷晓文那一刻开始,他的命运彻底的改变,要不是那天。他现在还在拿着重点大学的文凭穿梭于沸腾的人才市场,又或者去了张斌安排的小岗位,做着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每天都在为下个月的房租发愁。

想到雷晓文,顾北峰突然回忆起来了,刚才在会场门口遇见的那个小姑娘,就是他到北京的第一天遇见的那个小姑娘,她的名字叫什么来着?对了,陆薇!

那天发生的事儿,对顾北峰来说应是终生难忘的。可后来发生的事儿太多了,那些事也就不那么重要了,现在去翻那些过往的记忆才想起来当年的萍水之缘。

回过神的顾北峰才发现自己还在德国,该回北京了。
刚才想着那个姑娘的事跟着感觉走路,出了会场已经走了老远,这条路并没有出租车,也没有看到公交站。
“看来这趟航班是赶不上了。”
顾北峰轻叹一声,话还没说出口,刚才开走的那辆红旗车就在他身边停了下来。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打赏AE钱包:aechina.chain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