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中国

《歌者》-第四章5

二月红hong 发布于 07月08日 阅读 382 本文共11941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30分钟。

 

以AE为技术背景的长篇科幻小说《歌者》,已获得作者授权在本站连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相关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作者:xixuesky

《歌者》-第四章5 小说 第1张

 

《歌者》-第四章5

“这趟航班是赶不上了”

顾北峰轻叹一声,话还没说出口,刚才开走的那辆红旗车就在他身边停了下来。

“顾北峰!”

车窗摇下,是刚才那个小姑娘。一身金色的丝绒旗袍,白色的貂皮披肩下隐隐的透着难以遮掩的珠光宝气。

顾北峰此时已经回忆起她的名字。冲着她一个傻笑。

“陆大小姐,好久不见了。”

“真的是你呀,我刚才还以为看错了,你还记得我呀。”

“我刚才也以为自己看错了。”

顾北峰心里跟明镜似的,刚才那情况分明是谁也没记起来对方是谁,什么认错了。

“没想到能在这儿遇到你,真是巧了。”顾北峰道

“是呀,那次给你留了地址,你也不来找我们,你后来怎么样了。”

“我现在,在北京安定下来了。”
顾北峰微笑着说,他下意识的用手蹭了下鼻尖,这是他紧张的时习惯性的动作。

“哦,是这样呀。那你后来怎么不来找我们。“

陆薇的问话让顾北峰不知如何作答,只有站在哪里傻笑。
顾北峰当初到北京,和陆薇的相遇完全是机缘巧合,他们之间原本就是萍水之缘,又怎么谈得上再去找她们,只是这话又不能这么作答,他只有以笑应对,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笑,总是不会得罪人的。

看着顾北峰一个劲的在那傻笑,陆薇不禁忍俊不禁的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还是这么呆呀,”
“上车吧,这附近没车的。”

陆薇也对着顾北峰甜甜的一笑,这丫头,是顾北峰喜欢的那种类型,好几年没见,好似比当年更年轻漂亮了。

顾北峰下意识的想推辞,可这小姑娘竟如此主动,车门也打开了,她自己也已经挪到了里面的位置,这样还要推辞一定会得罪人。便也大方的应了她的邀请。“那就多谢陆小姐了。”

“客气什么呀,你这是要去哪儿呢?”

“准备回北京,可刚刚错过了今天航班。”

顾北峰习惯性的掏出怀表,看了下时间,确定已经错过了登机的时间,他没发觉陆薇也朝他手上直瞟。

“那巧了,我正准备回北京呢,我这儿位置多的很,要不,我们一起回去吧。”

“这,方便吗?”

“方便,路上有人赔我说说话也好呀。”

“那就多谢了,就在刚才,我还在发愁今晚住哪。”顾北峰呵呵一笑。

“对了,顾北峰,我看你也是从那个会场里出来的。。你该不会也是来参加那个什么自由者同盟的吧?”

“自由者同盟是什么?”顾北峰对陆薇的提问疑惑不解。

“你不知道呀。那你来这儿干什么,这次的与会者都是人类社会中的精英,他们大多数,都是那个组织坚定的信仰者。”

“就是你说的那个自由者同盟?”

“对”

“我可不是什么精英人士,我是来找人的。”
顾北峰摇摇头道。

“那就好,不然的话,我们就是敌人了。”

陆薇又对着顾北峰俏皮的笑了笑,这让顾北峰的心,动了一下,和雷晓文那种妩媚不同。陆薇这个丫头长得娇小玲珑,古灵精怪。又长着一张特别娇媚的娃娃脸,很是招男人喜欢。

“那你现在在哪高就呢。”陆薇继续问到

“我在北京的一家饭店里打工。。”

“打工?顾北峰,茫茫人海,你我能在这里相遇,你说,这算不算缘分。”顾北峰又看着陆薇傻笑,不知道为何,对着这个小姑娘,他的反应总是比平时慢半拍,一时间竟也没想到合适的说辞。

“你可莫要框我呀”
陆薇斜靠在后座上,手肘撑在车窗处,也笑着看着顾北峰。

“陆小姐,这,从何说起。”

“你这一身丝绸段子,你怀里的那只古柏林,哪个饭店雇的得起你去打工呀。你要是说你是开饭店的,我倒是还会相信。”

“是梨园饭店”

“梨园饭店?。。 那不是雷晓文的么。。你跟她?”
陆薇突然从椅背上弹了起来,坐正了身子,她很怕听到,对,她是我老婆之类的话。但实际上不是她想的那么回事,顾北峰也没有丝毫迟疑的接过了她的话。

“嗯,我现在跟着她,她是我的老板。”
“哦,老板呀。。”

陆薇这才在心里长出一口气。陆薇这个小姑娘,桃花不断,偏偏又特别聪明,谁也看不上。唯独几年前见到顾北峰的时候对他是一见倾心,只是当时没有机会去表白,现在再见到,难免心中又燃起了这个愿望。

顾北峰口中的梨园饭店,是他初来北京时陆薇带他去的那家饭店。这家饭店的东家是北京城一个非常大的百年世家—-样式雷的后人,梨园饭店是雷家在北京城里的一个古董盘口。表面是做着饭店生意,实际上进行的都是些大宗的古董买卖。

国内的经济发展到当前的程度,很多富人都在浓缩财富。有一句古话叫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古董交易,特别是大宗古董的交易,是很难以进行的。有些古物价值连城,往往一件就能拍到上亿的价格。

交易这种物件的都属于大买卖家,他们根本不会去相信市面上的那些个评估机构。梨园饭店的存在,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值得信任的交易平台。

样式雷作为一个世代为皇家服务的建筑世家,除了设计建筑,房屋,也免不了和古董玩器打交道,由于古董交易在法律上的特殊性,他们一般不直接参与销售古董,只做担保,从中赚取手续费。

看似简单的担保工作,耗费的人力物力却不是一点半点。光是对买卖家的背景调研,就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除此之外,梨园饭店也有一套严格的鉴定流程,他们拥有国内最具眼力的一批大朝奉,这些个古董鉴定师,各个都是家传,而那些家族在历史上也是数的出来的。

想要在梨园饭店,交易个物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也正因为如此,只有相当极品的东西,才能进的了梨园饭店的大堂。

说话间,车已经停了下来,顾北峰环视周围,发现他们到的地方,是一个商务机的托管点。这姓陆的小姑娘家里得多有钱。难怪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她玩命的去拍那只手镯。

顾北峰又想到,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人跟人的差距之大,往往无法想象,你觉得不能承受,不可相信,不可理解的事物,在别人那里,也许就只是玩玩而已。

顾北峰正在暗自感慨,迎面就跟一个身穿白色旗袍的女人撞了个满怀。把那个女人撞的向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对不起。”
顾北峰连连给那人道歉,那女人对顾北峰微笑的摇了摇头,表示没事,便转身离去。

“怎么现在在德国,都流行穿旗袍了。”
顾北峰心里好奇,但他也知道,旗袍作为一个凸显中国女性气质的传统服饰,旧社会的时候,是中国女性的正装。

只是时代变迁,当代女性的正装已经慢慢的演变成了西装。只有少数仍有情怀的女性,在出席某些重大的会议或者参与一些社交活动的时候,才会身着旗袍。这是时代的变迁,也是文化的融合。

在这个人心浮躁时代,办事图省事、工作图效率、企业图业绩,个人图发展。
也许有一天,中国会完全丢掉几千年以来传承下来的文化遗产,再也看不到旧时候七十二行里的那种匠心精神。

顾北峰在雷家的这几年,亲眼见证了,他们为了保护这最后的一份传承所作出的努力。就像那些为了保护文化遗产,不愿意天价卖掉祖宗祠堂的老人们,正在和地产开发商做着最后的抗争一样。

“中国人,你没看出来呀。”
走在前面的陆薇看顾北峰这里出了事,又调转头向他走来。
“你没事吧。”
“没事儿,谢谢”

“刚才那女的,我怎么觉着在哪见过呢。”陆薇秀眉微蹙看着刚才那个女人离去的背影。
“你认识?”顾北峰道

“不认识,就是眼熟,可能刚才在会场里见过“
“就是你所说的那个自由者同盟?”
“不能确定是不是。走吧,时间到了,后面还有好多飞机等着起飞呢。”

飞机在起飞的时候,陆薇就坐在顾北峰的旁边,看他紧紧的抓住椅子的扶手,显然他是担心这个椅子会因为起飞时重心偏移而发生转动,把他从座椅上给甩出去。

刚才上飞机的时候,陆薇给他讲解过椅子的使用方法。这种私人飞机的椅子和普通客机的不同,这种座椅是可以进行360的方向调节的,这么设计的目的是出于一些商务功能的需要,比如两个人需要面对面谈话的时候。

“别担心,椅子很牢固,起飞的过程中它是自动锁定的,不会转动。商务机起飞时的仰角比较大,一会儿就会好了,别紧张。”

话还没说完,不知道从哪就飞出一个相框,啪的一下就拍在顾北峰脸上,还好玻璃没有拍碎,不然这一下肯定是要破相。

“哎呀,你没事吧。”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个空乘是刚上岗的,她没弄清楚这些东西该怎么摆放。她看我把这个相框放在这,可能是以为这个相框是磁吸式的,就没有收起来,但其实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相框。”

看着顾北峰从座椅上好不容易撑起身子,拿开那个砸在脸上的倒霉相框,陆薇噗的一声又笑了出来。

“没事儿”
顾北峰揉着脸,端起相框瞧了瞧,便递还给了陆薇,照片上是一家三口的合照,背景在北海公园的湖边,他之所以能够认出是北海公园, 是因为背景上那颇具特色的北海白塔。

“这个小女孩是你吧。”
顾北峰在递还相框时,目光看着相片中那小女孩问到
“是呀,这么可爱的小女孩,还能是别人嘛。”

“那,旁边的,是你父母罗。”
“嗯”
“怎么觉得你母亲这么眼熟呢。”

“很正常的呀,她总是上电视节目,这不,去年她的公司还被媒体评论为:最受年轻人欢迎的全球五百强之一”

“哦。。原来是她啊,我说呢,了不起的企业家。”
“这没什么,要是你经常看新闻,你会发现我父亲也很眼熟”

“你怎么一说,还真是有点。。你父亲是?”
“我父亲呀,他专门抓坏人,他抓大坏蛋,我抓小坏蛋。嗯哼。”

陆薇支起手肘抵在舷窗上,眸眼含笑的打趣他。顾北峰没有理解陆薇话里的玄机,附和的一笑,又掏出他的怀表看时间。

“顾北峰,你怎么这么呆呀。”
“啊?什么?”
“算了,没什么。”

此时,飞机已经达到了平流层高度,已经不再颠簸。
陆薇本想借着两人相处的绝好时机拉近彼此的关系,但顾北峰这家伙木头木脑的,根本就没抓到陆薇言语中的点。这让她索然无味。可顾北峰偏偏不解风情的继续问道。

“小坏蛋指的是什么?行动代号,还是指的某个人?”
“什么什么小坏蛋,你先告诉我,你来德国,到底是找谁?你们雷家,在德国没有业务吧?难不成是走私?”

“不是,你误会了,我们做的都是光明正大的生意,从来不干违法走私的勾当”

顾北峰这几年和各种人打交道,也算是老江湖了,他知道有些话不能见人就说,自己干的事也不能见人就诉,刚才的照片,他已然了解这个姓陆的小姑娘的家庭背景,只不过顾北峰还没有吃准她的路数,对她仍有一丝防范之心。

但仔细想想,顾北峰又觉得有些丢脸,她一个小姑娘,又在异国他乡,对自己甚至可以说是毫无保留的有问必答,人家是什么胆量气魄,这时要么就装酷不再搭理她,要么就爽快的告诉她,这样扭扭捏捏的顾左右而言他,倒不像是一个男人。

顾北峰稍作思考理了下头绪,缓缓说道。

“我这次来德国,是来找一个叫石佳明的人,他是数学博士,我上高中那会,家庭条件不好,他资助过我读书,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现在我比那个时候过的好多了,就想着见他一面,当面向他表示感谢。”

“后来我打听到,石佳明曾经在德国的某个公司工作过,就过来找他了,可他们公司的人说,石博士在几年以前患上了胃癌,早就回国治疗了。所以就没见到。”

“石佳明?那你可以放心,他的胃癌早就治好了。”

“怎么,你也认识他?”顾北峰疑惑的看着陆薇。

“对呀,我认识呀,你一说数学博士,从德国回来的,又患有胃癌。我就知道肯定是他了,本来同名同姓的也不可能有多少。”

“那你能帮我联系到他吗?我想见见他。”

“石博士,回国以后的一段时间,一直在中科院工作,直到前一段他出入的安全保卫工作还是由我负责,就在我来德国前的一周,他离开了中科院,我的工作也交接出去了,去哪了,我也不知道。”

“安全保卫工作?我刚才就想问了,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陆大小姐。”

“刚才不是告诉过你了嘛,我呀,专抓小坏蛋。”

陆薇虽没有明说,但顾北峰已经大概猜到了,她是在哪个国家部门工作,因为顾北峰想起了是在哪个电视新闻里见过她父亲身影。

“所以你这次来德国,也是来抓坏蛋的?和哪个自由者同盟有关?”

“顾北峰,你虽然很呆,但是不笨呀,被你猜对了。”

“自由者同盟,到底是个什么组织?你要把它们所有人都抓起来吗?”

“我倒是想抓,但我哪能把它们都抓起来呀。他们又不都是坏人,但确实有一部分人是很坏的,很坏,很坏的那种。”

陆薇从桌椅旁的抽屉取出一个pad,递给顾北峰。

“你想知道的,都在这个里面,你自己看吧,我累了,想休息会,你别吵我。”

说着她便唤来空乘,给她取来枕头和毯子,她调整好座椅,向顾北峰做了一个晚安的动作,就侧着身子睡了下去。

PAD上,有一些文档资料,还有一些视频,音频,这些档案的息量非常的巨大,整整几百个G的资料。显然顾北峰没有办法一下子读完这些档案。

不过PAD里浏览记录倒是提供了一些线索,这些浏览记录很明显是某人阅读的顺序,倒不如顺着这些浏览记录从头翻起。顾北峰带上耳机滑动屏幕,翻找到时间记录最早的文件开始阅读。

1.人类历史学【略】
2.经济金融【略】
3.计算机科学【略】
4.货币历史【略】
5.生物科学【略】
6物理学【略】
7社会学【略】
。。。。。。。。。。。。。。。。。。。。。

文档编号 105 档案类别:生物学\历史学\社会学 保密等级:一般
节选:【物种大灭绝】

地球,人类文明的母亲,拥有40亿年的地质记年史的它曾经孕育过无数的生命,从科学家们在古老的化石里发现了第一个单细胞生命开始计算,地球上的生命已经拥有了35亿年的历史。

生命演化一直遵循着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的趋势进行,从来没有一种生物在进化过程中,再次变回到它的祖先所属类型.生命演化经历了三十五亿年才出现了人类,

这期间经历了五次较大规模的生物灭绝.每一次生物灭绝都是由于生物的生存环境恶劣变化引起的.绝大多数是由于地球内部的活动或其他天体撞击地球造成.

生物的发展、进化是不可逆转的,已灭绝的物种不能再生.这三十五亿年期间,从来没有一种生物能在它灭绝一段时间以后再次出现在地球上.当今地球上生存的每一个物种都来之不易,一旦灭绝再也不能复生.

35亿年,漫长的35亿年,多少生命逃过了流星、火海、却迎来了人类的当头棒喝。

谁在制造生物大灭绝悲剧?

前五次生物大灭绝是一种自然现象,并没有人类的参与。这是因为,人类的出现距今只不过短短的数百万年而已,相对于整个地质历史时期而言,这实在是一瞬间罢了,生物的进化与消亡本是自然规律,可是由于人类的影响,这种消亡的速度大大加快了。

2006年,联合国发布的《全球生物多样性展望》中指出:我们人类目前正在导演第6次地球生物灭绝事件,这也是自恐龙灭绝之后最大的一次。

据统计,由于人类活动的强烈干扰造成的物种灭绝速度是自然灭绝速度的100~1000倍!有学者指出,自工业革命以来的200年间。

自人类出现之后,我们对自然资源的过度索取,对自然环境的严重污染,使生态系统的自然平衡出现了倾斜,大量物种的种群数量减少,甚至消失。人类活动的强烈干扰,造成的物种灭绝速度大大超过了自然灭绝速度。“大约6500万年前,一颗小行星撞击地球,结果造成包括恐龙在内的世界上四分之三的动物灭绝。今天,另一颗小行星正在撞向地球,它,就是人类。

从理论上讲,生态系统越复杂就越趋于稳定。地球形成的初期,物种稀少,生态系统简单,较短的食物链显得极其脆弱且不稳定。随着物种的不断繁盛,单条的食物链逐渐演变成复杂而牢固的食物网,多种生物各居其位,彼此之间依赖紧密。即使食物网的一个环节或途径发生损伤或中断,也可以由其他方面的调节来获得缓冲或修复,而不致于伤害整个系统。所以,随着生物种类越来越多,食物网和营养结构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复杂,生态系统便趋于稳定。

在一个生态系统里,每一个物种都有它的特殊功能。每灭绝一个物种,就有几个,甚至几十个物种的生存受到影响。如果海洋生物物种灭绝到一定程度,将会导致整个生态系统的崩溃。地球上的生命世界其实就是一张大大的食物网,由众多错综复杂的食物链相互交织而成,越来越多的断链必然会导致整张“网”的破裂。

平衡,大自然存在和发展最基本的规律。如果我们不断地破坏生态平衡,到最后,灭亡的终将是我们人类自己。

我们正在杀死我们自己。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答案是五花八门的,最普遍的思维,是认为政府职能部门没有进行周密的规划、没有合理的制度,没有严格的执法等等。

但实际上,这些都只是表面的原因,根源在于人们心中的贪婪。根源在于人们对于生命缺乏敬畏之心。

人类的贪婪促使自己不知足的疯狂撷取有限的资源。缺乏敬畏之心,让人们毫无顾忌的浪费宝贵的资源,还要无耻的耻笑节约资源的人。

于是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
人类正在过度的消费自然资源,破坏生态系统和浪费有限的资源,在不久的将来当这些不可再生的资源无法再满足人类的贪婪的时候,我们必然会为了争夺这些宝贵的资源而倒戈相向。就像前几次世界大战那样,但这次,我们也许就要回山顶洞老家了。

文档编号 106 档案类别:社会学类 保密等级:一般
节选:【疯子亦或是天才】

世界上有一群人不爱钱财、不爱名利,但他们却宁愿牺牲一切,来传达自己的某一个想法、某一个观点。这些观点有好有坏,甚至有利有害,但他们都坚信自己的想法可以改变世界。

1978 年 5 月 25 日,一个故意写错地址的包裹被送到了芝加哥大学。随后这个包裹被退回给「寄件人」,也就是美国西北大学的工程学教授:巴克利 · 克利斯。巴克利教授收到包裹后觉得非常奇怪,因为自己从未寄出过这一个包裹。他委托一名校警替他打开包裹,在打开的瞬间包裹突然爆炸,校警当场被炸至重伤。

这个故意写错地址的包裹,里面藏着一颗手工制作的“土炸弹”。这颗炸弹揭开了一场长达 18 年的追缉行动,美国联邦政府把它称为 FBI 历史上最昂贵的调查。

与之相对的是2008 年发生了另一个有趣的故事。

在metzdowd的密码学邮件组里,有人发表了一篇 9 页长的论文,《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这篇论文详细描述了如何建立一套去中心化的电子交易系统,这个系统最大的特点是不需要建立在交易双方相互信任的基础之上。

很快,2009 年 1 月 3 日,这位化名为中本聪的论文作者开发出了第一个实现算法的软件,并进行了首次「挖矿」,获得了第一批的 50 个比特币。这 50 个比特币也标志着一个史无前例的新金融体系的正式诞生。随着这个全新的金融体系的成长,也诞生了一批疯狂的信徒。

如果去比较卡辛斯基和中本聪这两个人的故事,会发现一些特别有意思的东西。他们身上有某种相似性,但最后却发展出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极端两人都有各自坚信的理念,这两个理念往前后方向伸展,目的都是为了远离现在这个原点。

这两个理念一定程度上也获得了某些相似的地方。令公众恐惧,或者令公众疯狂——暴力和利益从来都是一个社会最有效的管理手段。

唯一的问题是,无法预知躲在这些社会实验背后的人究竟是匪徒还是英雄。正如 “钱” 可以瓦解 “秩序”,也可以在“无序” 中建立 “有序”。在大量用户随机、投机、互相博弈的混乱中,“钱” 的力量可以用来搅乱人心,也可以用来激励正确的行为。

文档编号 107 档案类别:社会学类 保密等级:高
节选:【自由者同盟】

资源的问题一直是人类文明中,必须讨论的重点,各国的精英们喋喋不休的争论了很久,大家都在互相指着对方的错误,没人愿意牺牲自己,在人类社会当前的发展体系下,没人愿意改变发展模式。即使某些地方是有害的,会威胁到整个人类的兴衰存亡,但,谁又会关心一件几百年以后才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呢?

中国的一个著名学者,老舍先生曾写过一本书。书名叫做,《我的这一辈子》。

主角福海生于清朝末年,革命者吴先生从海外留学回来给他讲述人人平等、自由的新世界法则。
福海说,没有尊卑贵贱,人人都平等自由,那世界不就没规矩了?世界不是乱了套了吗?
他对吴先生说,我不能理解你在说什么,但感觉你做的事可能是对的。后来王朝变换,吴先生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民国了,他问福海,他这一辈子活着是为了什么,福海说,为了活的像个人,为了你当初说的平等自由。

为了活得像个人,解释了人类社会中大多数人的一个终极问题:为什么 要活着。

如何活得更好,老舍先生给了我们一个标准的答案,当然他不是唯一一个给出这个答案的人。
这个答案就是——拥有更多的自由。
人类对自由的追求步伐从未停止过,对自由的向往也推动着人类社会的变革。

自由者同盟for the freedom(简称FTF)最早就起源于这些变革者,他们属于精神贵族,以建立更美好的世界为精神纲领,意图创造了一个绝对自由的乌托邦世界。其成员主要来自高级知识分子阶层,也有相当一部是分来自政界和商界,他们都是人类社会中的精英。

对于自由者同盟,各国政府一直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有些国家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以为他们只是进行普通的商业交流。这个组织几乎是在公开活动,他们知道政府的保守和贫乏的想象力,对他们不会产生威胁。在掌握国家实际力量的那些人中,没有人会信他们说的那一套,只是将他们当成一个骗局。

也正是因为参与这个组织的人员层次之高,逐渐开始引起了各国的注意,由于复杂的利益链条,政府对待这个组织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当前错综复杂的国际关系的局势下,你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谁也不想当第一个出头鸟,让自己蒙受损失,都等着别人出手。

直到自由者同盟慢慢的在开始发展自己的武装力量,并宣称开始的建立自己国家时候,一些国家的安全机构才注意到它,进而发现该组织非同寻常,至于开始对该组织进行实质性的打击,也就是近几年的事。

自由者同盟,分为很多派别,但大多数都不成气候,有不少声称自己是自由者同盟的小组织,做的都是违背道德的事情。他们为的只是骗取一点蝇头小利,这些小组织里,聚集了不少极端的右翼分子,他们打着建立更美好世界的口号,进行走私,暗网交易,甚至是反政府,反人类的犯罪行为。

各国的安全机构没有证据也不能轻易的抓人,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个组织给那些极端分子提供了很好庇护,成了一个滋生病毒的摇篮。

但自由者同盟最坚实的力量,来着组织中的核心派,他们才是这个组织中,最纯粹的那一脉。

核心派:

这是秉承着去中心化思想、为了追求自由的,最为纯粹的一脉,在近些年他们从金融逐舞台渐转向政治舞台。其中的一些群体甚至在非洲宣布建立自己的国家,并且发展自己的武装力量。试图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来改变世界。

他们以建立更美好的世界为精神纲领,企图使用技术,来强制改变人类社会的现状,从金融领域入手,提倡财产的重新分配,消除贫富差距,从本质上来解决人类的资源问题,以此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乌托邦式的新世界。

核心派手中掌握的巨额财富,是他们发展的基石,据联合国的最近的一次《武器禁运追查报告》中显示,世界各地都有不少军阀向他们出售武器,而这些军火的来源,是联合国的五个常任理事国。

核心派依托自己的财富和推崇自由思想迅速发展,当它被察觉时,已成燎原之势。

再顺着记录往下面翻,大多数的文档,讲的都是关于自由者同盟的发展历程,它是如何一步一步壮大的,是如何依靠利益来俘获人心。

顾北峰想起刚进雷家的那会儿,自己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也不懂什么是人心。他想起来刚到雷家的时候遇到的一件事。

雷晓文的四叔名下有一块地,那块地是在杭州的一个旧城区,有很多老建筑。那时候的全国各地都在大面积的改造旧城区。只要有房地产开发商去申请改造,几乎是一律通过的,但在雷晓文看来,这些老旧建筑却是拥有诸多历史文化的遗产,她最见不得老东西被毁坏,就把这件事交给顾北峰去处理。

顾北峰多次往返杭州,对四叔晓以大义,希望四叔不要因为钱而卖掉这块地,可四叔根本不屑于听顾北峰讲话,两拨人也因此发生了冲突。

最后顾北峰还是没能阻止四叔卖掉这块地,不仅如此,几个跟着他去的伙计,也为顾北峰的年轻稚嫩付出了代价,他们在冲突中为了保全顾北峰而身受重伤,只得个在病榻上度过下半生。

虽然给予了巨额的赔偿,但顾北峰能感觉到,那些伙计的家人在看到他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的怨恨。

后来,顾北峰在雷晓文屋前的院子里,在那颗荔枝树旁,顶着暴雨跪了一夜,那天正是秋凉时节。直到第二天清晨,雷晓文才从屋里出来,递给他一碗桑葚酒。

她问顾北峰知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顾北峰说不知道。
雷晓文告诉他:你错在和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你错在不懂人心。

他就那样跪着,听雷晓文一字一句的教他:

别怪姐姐不心疼人,你办错了事儿,就该受到惩罚。如果不是那些跟去的伙计忠心耿耿,现在躺在医院里的人就是你。

你知道孙传庭吗?他是明朝末年的一个常胜将军,他打败了李自成很多次,李自成都没有被打趴下,但最后孙传庭只输给了李自成一次,明朝就亡国了。

你知道为什么吗?史书评论为人心所向,可什么才是人心呢。

李自成让跟着他的老百姓有饭吃,而大明朝的崇祯皇帝,让老百姓没有饭吃,在那个时候粮食就是人心。

但人心不足,社会也在进步,当你穷困潦倒,流落街头的时候,有人给你一个馒头,你就会感恩涕零。可当你锦衣玉食,衣着华贵的时候,有人再给你馒头,你也就看不上了,但道理,确是千百年来都没有变过的。

四叔是个精明之人,也是个商人。在他眼里,没有什么东西比钱更重要。他那种人,你跟他谈文化保护,跟他谈梦想,他是听不进去的。
雷家家大业大,四叔这种人不在少数,他们可不是光靠一两句漂亮话,就能对你唯命是从的。

你要问我人心是什么?那我只能告诉你。
利益就是人心,利益所向正是人心之所往。
你要知道,人心是靠利益推动,也是靠利益聚集的。

也许你会觉得这个世界很丑陋,可现实就是这样,可能以后,你会知道更多。你可能需要把很多,在这个社会里、在我们所受到的教育中、所接受的,根深蒂固的一些东西,从新挖出来,丢弃掉,然后你才会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但,北峰,我希望那个时候,你还是你。
就像你手里的这碗桑葚酒,他看起来浑浊,却不影响它的美味和功效。北峰,你记住:
酒勿嫌浊,人当取醇。

是啊,人心,多么丑陋的东西,想着人类社会中的大部分权力都是被这样丑陋的东西所掌控,这个世界怎么能够不乱呢,顾北峰暗自感慨道。

舷窗辺的太阳早已落下,顾北峰揉了揉眼睛看着窗外无边的黑暗,他想找到一两颗星星,可怎么也找不到,可能是被云层遮挡的住了,他又听到从身边传来的“咕咕“”的声音,侧脸一看,才发现熟睡中的陆薇踢掉了身上毛毯,整个人蜷缩在那里成小小的一团,胸口起伏着,发出咕咕的声音。

顾北峰起身过去,给她重新披上了毛毯,看着陆薇熟睡的脸庞上带着的笑容,笑的像个孩子。
顾北峰摇了摇头轻叹道,“这孩子,怕是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哎,世间的事物也不都是丑陋的,还是有如此美好之物。”

回到座位上,顾北峰又掏出怀表看了下世间,距离起飞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距到北京至少还有六个小时的行程,他毫无睡意,便又从桌上拿起pad继续向后翻去。

文档编号 201 档案类别:物理学\高能物理学 保密等级:机密
节选【粒子幽灵态】

早在80年代,中国就着手开始建立高能加速器,并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2020年,中国造出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粒子对对撞机–红星1号
红星1号项目由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负责。

2020年8月,红星1号,正式上线运行。在这么巨大的加速器下,中科院的科学家们,甚至还创造了微星黑洞,他们记录了它的存在。并验证了霍金辐射理论的正确性。

2020年10月,红星1号,进行超功率实验,在200Tev的能级对撞环境下,出现意外,靶标粒子消失。

2020年11月,红星1号,进行常规实验,100TEV能级,出现意外,靶标粒子消失。

2020年11月,红星1号,进行常规实验,50TEV能级,出现意外,靶标粒子消失,并检测到以2倍光速运动的新粒子。

2020年12月,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收到来自世界各地其他研究所的报告,在世界各地的粒子对撞机中,均检测到了靶标粒子莫名失踪的现象,他们将这种现象命名为:“微观粒子的幽灵态现象”简称“幽灵态”。

2021年1月,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接到上级指令,开始对幽灵态几个可能的成因进行测试。

2021年1月,红星1号,进行超功率实现,200TEV能级,实验目标,检测幽灵态现象发生的时候,是否有黑洞产生,检测依据:霍金辐射。

2021年,2月,红星1号,200TEV能级实验,累计次数: 100次,平均每天进行3次实验,检测结果,在幽灵态发生的时候,均无发现霍金辐射。结论:幽灵态现象,并非微型黑洞所致。

2021年,3月,红星1号,超功率实验导致了很多设备部件加速老化,经会议决定,实验方向进行转型。

2022年,3月,红星1号,常规实验,100TEV能级,实验方向转向幽灵态发生时,是否有检测到反物质泯灭的能量效应。

2022年,4月,红星1号,。。。。。。。。。。。。

一个点出现在了顾北峰的眼前,他不属于任何地方的地方。

他似乎存在于无限过去的过去,也属于无限未来的未来。

点在闪动,内部似乎有着某种变化,更近一点看,好像会有更多的细节,再近一点又有更多的细节,像一个圆环上嵌套的圆环,在圆环上又刻着更小的圆环,更小的圆环上又刻着更小的圆环,无限的延伸下去,叹为观止的复杂度,这种复杂度也许根本没有尽头。

这是哪里? 顾北峰感觉到了一丝恐惧,与其说是恐惧,不如说是无限的复杂度碰撞出来的随机结果。

一个圆,两个圆,三个圆,无数的圆,无数的圆,一动不动。顾北峰开始抓狂了。死寂,一片死寂,除了死寂就是圆,什么也没有。

慢慢的顾北峰发现了这些圆并非一动不动,而是他们运动的太快了,在一瞬间就完成了所有的运动状态,只要这些状态中,有一个状态可能使他们贴合在一起,那么最终他们都会贴合在一起。

当圆环表面的银白色逐渐退去,慢慢显示出流光溢彩的斑斓色彩时,顾北峰好像认出了这些圆环形状的物体是什么。那些圆环和他口袋里的那只衔尾龙手镯一模一样。

他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口袋,却怎么也摸不到,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他拼命的挥动着手,想要抓住点什么,终于他抓到了什么,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顾北峰,顾北峰,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醒醒。”
从梦魇中醒来之后,舷窗外的天空已经大亮,阳光从舷窗照射进机舱格外的耀眼,顾北峰眯起眼睛看着身旁的陆薇长吁了一口气。

顾北峰又看了看手中还握着的PAD,屏幕早已休眠熄灭,想起来昨晚的那个噩梦,只怪自己想了太多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起身理了理身上褶皱的衣服,对着陆薇问道。
“到北京了吗?”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在网站底部地址捐赠AE

喜欢 2
or

相关文章

更多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